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3章 四座封神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子想以天下为棋?以证圣道?”圣女目光思量,一副似有所悟的样子向周昂问道。

    周昂已经落在了城楼上,他目光从教宗、大祭司、圣女脸上扫过,与这些人一一对视,而后神色如常的开口说道:“谈不上什么以天下为棋,只是也想以实践检验圣道,就如你们立教传道一般,只有通过实践才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不对。若三位不愿意,今日也可以一起出手,在下不才自认也还有几分手段。”

    虽说周昂神色如常,不过最后一句话却柔中带刚。

    无论是教宗、大祭司、还是圣女,他们其实都开始触摸到了自己的圣道,而他们践行圣道的手段,自然就是各自创立的教派。

    萨满教沟通神灵,让原本不存在的神灵具现,这是教宗的手段,他的圣道或许就是立于众神之上,成为众神之神。

    精绝神庙同样是大祭司的圣道体现,他以信仰凌驾于世俗权利之上,似乎最终目的就是化为神灵。

    而体现白莲圣女的圣道就简单的多了,她同样以教义信仰来蛊惑民众,最终目的就是取得天下,让气运金龙归于己身,从而达到圣人的境界。

    不过这三人其实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他们的教义中都塑造出了神灵,但神灵也只是他们统治世人,用以证道的工具。

    很显然时至今日周昂也有了自己的圣道,只不过他还没有机会来实践,正如他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如今还只是知而没有行。

    说完那句话之后,周昂静静的等着,他没有十分把握教宗等人会同意自己的提议,但是也有七八分把握,毕竟到了教宗等人的层次,世间的一切其实都是浮云,天大地大唯有圣道最大。

    他们的对周昂圣道的了解,还停留在言谈层次,自然也想真正见识一下周昂如何践行圣道,而这个过程也会对他们自身大有裨益。

    “好,本宗原本也并未打算亲自出手,如今正好以西北为棋,与周子手谈一局。”依旧是教宗第一个接受了周昂的提议,而他也将西北战场当作了一盘棋。

    “似乎这样才更加有趣,小女子也很期待。”下一刻圣女的声音也跟着响起,自然也是赞同了。

    自此四人之中三人同意,就只剩下大祭司一人。

    很快这位向来言语不多的大祭司也简单的说了一句:“可以。”

    其实在教宗、大祭司、圣女三人中也没有什么很坚固的同盟,只是因为九州乃这方世界的中心,加上历来成圣者都是在九州证道,他们才会将兵锋指向九州。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周昂可以斩杀天孙夜玄,就难保不能斩杀他们中的其他人,到了他们的层次,没有十足把握又怎么会轻易与周昂交手。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无论是圣女还是大祭司,即便与周昂有过试探交锋,也是相隔极其遥远的距离,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的打算。

    周昂见三人尽皆同意,脸上一笑,对着三人点了点头,而后他忽然握住惊鸿笔,对着城外大笔一挥,接着就在护城河的一畔,一座高台瞬间拔地而起,顷刻间就形成了一座祭坛。

    祭坛一出现,周昂立刻凌空写下几个字,同时口中朗声说道:“今天道不彰,神祗陨落,本君欲以人道封神。凡此番战死之英灵,将入封神台,待功成之日,论功行赏,可受香火供奉,气运成神!”

    周昂如同口含天宪,说话之时整个西北人道气运剧烈翻滚,显然是得到了人道气运认可,而他凌空下的封神台三个字,也化作璀璨的光华落在护城河畔的祭坛上。

    下一刻祭坛上浮现出封神台三个璀璨大字,顷刻间祭坛也与整个西北人道气运相连。

    此时要塞附近的战斗大多已经停下,无数目光都注视着周昂和教宗等人,当封神台出现的时候,整个西北军民都是神情振奋。

    因为天人五衰,加上大宁朝风雨飘摇,王朝气运早已衰败到极点,大多数城池的城隍神祗之位都已空缺,而如今周昂立下封神台,让这些普通人看到了死后封神的希望。

    人都怕死,那是因为死后一切成空,所有的一切都将失去。

    可是如果人道封神再次出现,那死亡将变得不再可怕,这也是一种类似信仰的力量。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好一座封神台,此番论道必将成为万古盛世。今日本座也在北面立下一座封神台,凡我北狄勇士,英灵亦可成神。”忽然教宗仰天大笑起来,他站在北方祭坛上,身上的大袖古服迎风飘荡,说话之时手指对着虚空写下几个古怪的符文,而后符文同样化作璀璨光华,最后落在他脚下的祭坛上。

    随着教宗立下北方封神台,北狄大军之中也响起一阵阵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教宗金口玉言,在北狄的地位甚至还在那些神灵之上,自然没人怀疑教宗的话。

    “吾立西方封神台,凡西域勇者,英灵入了封神台,亦可受诸国供奉,入神庙重塑金身,坐享神位。”下一刻大祭司金黄的神甲一动,上面流淌出金色的流光,而后几个神文铭刻在他脚下的祭坛上,成为了西域的封神台。

    “如此盛况,又怎么能少的了我?白莲教众亦可入封神台,功成之日不仅可回归真空家乡,还能受无生老母点化,得享神位万劫不灭。”圣女紧随其后,说话之时身上涌出无数莲花,将脚下的祭坛重新凝聚一新,上面也多了封神台三个字,只是在这三个字下,还多了‘无生老母,真空家乡’八个字。

    白莲教的教义特殊,他们信徒的最高理想可不是什么成为人道神祗,而是与佛门有些类似,是要能回归真空家乡,一个类似与佛门极乐世界的地方,所以圣女在确立南面这座封神台时,与其它三方略有不同。

    自此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出现了四座祭坛,而四座祭坛的名字都叫封神台。

    随着四座封神台的出现,原本已经混乱的天机变得更加无序,甚至许多远离西北的强者,也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这场变化。

    不过在少数人眼中,他们所看到四座封神台的出现,可不是什么机遇,而是一场旷古未有的杀劫。

    “北狄大军后撤百里,改日再战。”教宗抬头看了一眼虚空,眼神之中变幻莫测,忽然对着封神台下的盖伊图等人说道。

    没人知道教宗为什么下令后撤百里,他下了这个命令后便身影化虚,直接离开了封神台。

    几乎在教宗下令的片刻后,大祭司和圣女竟然也下了同样的命令,都是后撤百里。

    很快三支大军纷纷后撤,甚至连同那三座封神台都拔地而起,向着后方倒飞了百里。

    “鸣金收兵。”周昂看着三座封神台飞离,也对身后下了收兵的命令。

    很快一道道人影飞回西北要塞,一个个身影出现在周昂四周,不仅有燕赤霞宁采臣等人,还有周芸陈婉儿这些转世鬼仙,以及从未现身的翩翩花城等人。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昂身上,其实在这些人心中,也有许多的疑惑和不解。

    尤其是四座封神台的出现,已经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按周昂和教宗等人的对话来看,这一次场西北大战,会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各方会不断的使出手段,似乎要在这场战争之中印证所谓的圣道。

    “我知诸位心中多有疑惑,我之所以立起这封神台,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底蕴不足,实在没有把握击败三教大军,我与诸位包括整个西北军民,都需要时间来发展。如今西北出现四座封神台,定然会掀起一场无边杀劫,此时若诸位想要离开,周某绝不相拦。诸位此番相助,周某感恩于心,若是诸位此时离去,我自当奉上此生修行的感悟,绝不藏私!”周昂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坦然的看着身前的众人。

    谁也没想到周昂此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这些话一出口,倒是引得众人面面相觑。

    现在谁都知道,周昂的修行感悟,那可能是包含有圣道感悟的无上妙法。

    不得不说周昂的话让一些人还是心动了,特别是像周芸和翩翩这类转世鬼仙和妖仙,她们原本的目的就只是接近周昂想要达到某些目的或分润气运,现在忽然有了一个看似不劳而获的机会,任谁都难免心中动摇。

    不过很快就有人用实际行动表明了立场,姜小昙无视这众目睽睽,直接伸手握住了周昂的一只手,俨然一副夫妻一体共同进退的样子。

    什么圣道不圣道,在姜小昙眼中自然不及周昂万一,或者说在姜小昙心中,周昂就是她的一切,就是她的圣道。

    而后便是距离周昂最近的燕赤霞和宁采臣二人,这二人也没说什么豪言壮语,只是面朝周昂郑重的躬身一拜。

    这一拜下去两人迟迟没有起身,显然是以无声的行动表明愿意誓死追随周昂。

    很快王晋生陈婉儿夫妇,崔文山葛良工等人都纷纷表示要与周昂共进退,这些大多是普通人,他们有各种理由,也有些是职责所在,不得不留在要塞御敌,这样的结果倒是没有丝毫意外。

    “如今天下恐怕没有比这里更热闹的地方了,俺就不走了。”忽然知秋一叶大大咧咧的说道,只是他留下的这个理由让人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崆峒历代祖训,便是守护九州,我与师妹可不是为了周子的圣道,而是职责所在。”周芸笑着对周昂说道,也是显得非常随意,只是她这话有几分可信就无人知晓了。

    直到此时便只剩翩翩与花城尚未表态了,罗宗保和江城有些紧张,又有些期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说来惭愧,我与花城原本确实带着目的接近周子的,不过今日方知知行合一,就算得了周子圣道之路,也只是镜花水月,不如与周子共进退,于杀劫之中悟知而践行。”翩翩也没让众人久等,很是坦诚的说了一句,似乎见识了周昂的手段之后,她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没有一人主动离开,这样的结果连周昂都微微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就一脸笑意的对众人说道:“如此便多谢诸位了。”

    周昂这句话说的很郑重,而他说话之时,眉心飞出一枚念头,而后这念头不断分化,顷刻间变成了成百上千的小念头。

    这些念头向着四周飞去,毫无阻碍的没入城头上每一个人的眉心中。

    “这里有我对《知行论》的注解,另外更多的则是我对自己圣道的阐述,如今我也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想法,这圣道之路不一定对,更不算完善,或许对你们的修行并无益处,不过或可相互印证。”念头没入众人脑海,周昂的声音又在众人耳畔响起。

    他竟然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对圣道的理解传授给了众人,这种举动可是前所未有的。

    正所谓‘道不轻传,法不轻授’,可周昂偏偏反其道而行,对自己圣道没有丝毫保留的传授给他人。

    “主公,如今三教大军虽然后撤百里,依旧可能随时对要塞发起进攻,不知接下来该如何部署?”许多人都还沉浸在周昂的圣道之中,但崔文山却直接提出了眼下最紧要的问题。

    “此事无须担心,当年吴王之乱,便有那么多奇人异士闻风而动。如今西北出现了四座封神台,九州十之八九的奇人异士恐怕都会望风而来,西北之战只会愈演愈烈。”周昂神色肃然的说道,他目光深邃,似乎已经看到了许久之后的景象。

    周昂话音未落,还不等众人反应,便又继续说道:“要塞有百万居民,这些普通百姓要尽快复工复产,如今我们还占据着陕西的半壁河山,这些地方都要利用起来,另外陕西与山西河南的道路一定要畅通,并且尽快回复商贸往来,仅靠陕西半省之力是肯定支撑不了太久的。另外正好可借此机会对陕西官场做出重大调整,让能者上位,让庸者淘汰,接下来需要我们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今日周昂与教宗等人有了约定,这一年之内他们都不能亲自出手。

    也就是说这一年之中,周昂只能隐居幕后,通过自己身边这些人,通过对要塞的建设,来参与这次旷古杀劫。

    他与教宗、大祭司、圣女,都成为了一张棋盘上的执棋者。

    (这几天在吃药,天天昏昏沉沉,更新和剧情都不给力,争取尽快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