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2章 万丈红尘斩天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东躲西藏蛰伏了无数岁月,没想到最后还是只能躲在这铠甲中。如此心境便是拥有无尽的岁月又如何?”周昂手中握着飞剑余鸾,一脸不屑的看着夜玄。

    毫无疑问夜玄身上的琉璃铠甲就是他专门找来克制余鸾的。

    “你屡屡坏我好事,今日便来做个了断。”夜玄心中虽然对教宗等人置身事外颇有不忿,但是他也知道今日是个难得的机会,因为周昂的所有帮手此刻都被牵制住了,而周昂的大多数底牌也都已经用出。

    夜玄说话之时,手中也握住了一把古朴长剑,长剑之上也有雷霆萦绕,看起来很不简单。

    周昂也不再废话,将手中飞剑一抛,而后余鸾瞬间展现第二形态,巨大的神鸟出现在天空展翅翱翔。

    看到余鸾显现第二形态,夜玄目光微变,当年天族覆灭一战他并不在场,只知道斩神剑之名,却也不知道这神剑还能变成一只鸾鸟。

    余鸾化为神鸟,立刻朝着夜玄冲去,她一出现便本能的对夜玄产生了敌视,似乎杀死夜玄也是她的使命。

    “哼,神剑化形,我也有!”见余鸾巨大的铁爪向自己抓来,夜玄将手中宝剑一抛。

    下一刻宝剑化作一条巨大黑龙出现,这竟然也是一柄能够化形的神剑。

    巨大的黑龙毫不示弱,张牙舞爪的在空中翻腾,瞬间便与余鸾战成一团。

    两柄神剑在空中交战,最后又剩下周昂与夜玄目光相遇。

    “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夜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狠厉,说话之时毫不犹豫的一拳猛然击出。

    周昂身形一闪,堪堪避过夜玄这一拳,以修为而论周昂确实与夜玄相差甚远。

    不过面对余鸾被牵制,夜玄恐怖的真仙气息笼罩自己,周昂依旧没有丝毫慌张。

    躲开了夜玄一击,周昂脸色忽然露出一丝笑容,而后很随意的说道:“你以为我只有这一柄剑吗?”

    周昂忽然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夜玄一头雾水,对于周昂他可谓调查的一清二楚,周昂有什么宝物,修炼的什么神通,这些他都烂熟于胸。

    只见周昂说话之时,右手朝着南方虚空一抓,而后口中大喝一声:“剑城隍”。

    就在周昂喊出剑城隍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郭北县,城隍庙中忽然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这道剑气升起的同时,整个江南地区人道气运疯狂的朝着郭北县汇聚,那庞大的气运瞬间令天地变色。

    城隍庙中,系在剑城隍剑柄上的披风无风自动,随着那庞大的人道气运灌入,残破的锈剑在石基上疯狂的颤动。

    随着剑身剧烈的震动,原本锈迹斑斑的剑身开始落下斑驳的铁锈,顷刻间一柄明亮耀眼的宝剑出现。

    那剑身明亮如镜,上面有无数光影流转,光影之中有市井的车水马龙,有村落的炊烟袅袅,剑身之上就仿佛有亿万生灵,有万丈红尘与众生百态。

    郭北县早已人杰地灵,加上剑城隍是周昂所立,这里自然香火鼎盛。

    此刻也有不少的郭北县百姓在城隍庙上香,这一幕都清清楚楚的落在了百姓眼中。

    当剑城隍冲天而起,向着西北方向飞走时,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剑城隍显灵了......”很快剑城隍显灵的消息传遍郭北县。

    不提剑城隍飞走,在郭北县甚至江南引起的轩然大波,只见那剑城隍数千里距离瞬间而至,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周昂手中。

    当剑城隍出现在周昂手中时,那滚滚的人道气息铺天盖地,整个天地之间仿佛都响起市井的嘈杂声,满满的都是人间烟火气。

    “万丈红尘,人间烟火,何人可承其重?”忽然周昂口中念念有词,似低声自语,又好似在叩问天孙,而后手中剑城隍朝着夜玄当头斩下。

    周昂这一剑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更没有什么绚丽耀眼的光芒,只是无尽的红尘烟火之气如一道洪流向着夜玄席卷而去。

    这气运洪流无形物质,本质上不会对人造成任何实质伤害,而剑城隍这一剑斩向夜玄,他也确实没有出现什么损伤。

    只是夜玄此刻被人道气运笼罩,他的四周无数的市井百态浮现,而他唯一显露在琉璃铠甲外的双眼,此刻也是不断变化,双眼之中好像也有万丈红尘在不断闪烁。

    在旁人眼中,周昂一剑斩出,夜玄只是呆立虚空,好像什么变化都没有,不过这种情况只出现了刹那,刹那之后夜玄的琉璃铠甲上有丝丝血迹溢出,他的眼角也出现了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巨大的疑惑出现在所有人心中,就连教宗等人也眉头微皱,显然眼前一幕也让他们大为意外。

    “当年我在山河图中落入你的幻境,却也让我凭空得了一场造化。我这人向来恩怨分明,今日便让你也落入这尘世幻境,你若能从这万丈红尘脱身,便是你的造化。”下一刻周昂就自己开口解释了起来,竟然还牵扯到了画壁中的幻境。

    然而眼前的变化虽然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但在夜玄的意识中,这刹那之间却仿佛经历了极长的时间。

    在他的意识中,自己原本是高高在上的上神,是俯瞰亿万众生的天族太子,然而周昂那一剑之下,他发现自己被打落神坛,一身神力竟然完全消失,自己则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凡人。

    夜玄自己一直以上神自居,即便天族覆灭,在他眼中这些凡人依旧是蝼蚁般的存在,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与这些蝼蚁为伍。

    所以天族覆灭之后,他愿意活在山河图的幻境世界中,也不愿意出现在红尘中与凡人为伍。

    在红尘之中,夜玄也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但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将自己看作是高高在上的上神,对尘世的一切都不屑一顾。

    他不会与人交际,甚至对待自己身边的人也没有好脸色,渐渐的身边的人都疏于他,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依旧孤傲的活着。

    但是很快夜玄发现,一个普通人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其实非常的艰难,可是他又不屑去做那些最简单或者最卑微的工作,他依旧沉浸在自己上神的荣光之中。

    作为一个普通人,夜玄很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饥寒交迫,可此刻他依然无法放下身段去做一些事情,此刻他依旧只是怨恨天道不公,怨恨那个将天族覆灭的人。

    “可惜啊可惜!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它’也早就给过你机会了,你不仅错失了数万年的时光,如今连最后的机会也失去了!”看着夜玄在幻境中饥寒交迫濒临死亡,周昂忽然无比叹息的说了一句。

    他此话一出,无论是教宗还是圣女等人都是恍然大悟,而后看向周昂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钦佩之情。

    到了教宗等人的高度,自然对夜玄的来历多少有些了解,甚至也隐约知道天族覆灭的一些蛛丝马迹。

    周昂的一句话让这些人明白了,夜玄之所以能在天族覆灭下继续存在数万年,其实也是被网开一面了。

    因为以那位覆灭天族存在的手段,要多杀一个夜玄不过翻手之间的事情,但是整个天族覆灭,那位存在却没有斩杀夜玄,其实就是给了这位天族太子一个机会。

    如果他放下过往上神的身段,融入随后的文明世界之中,以他无尽的寿元,必然可以做到真正的学贯古今,甚至在文王、在孔圣、在阎罗大帝、在妖族兽神这些圣人之前悟出属于自己的圣道。

    可惜数万年时光过去了,夜玄只是沉浸在自己天族上神的高傲之中,他失去了无数次成就圣位的机会,直到这一次成为了周昂的试金石。

    然而即便周昂其实也没有完全剥夺夜玄的机会,因为剑城隍那一剑万丈红尘,正是周昂给夜玄的最后一次机会。

    或许正是周昂体会到了,那个‘它’当年在亲手毁了天族后的遗憾。

    周昂也不想看到天族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种族就此覆灭,希望夜玄在万丈红尘之中最后醒悟,哪怕他只是迈出一小步,以他拥有无尽寿元这样的先天优势,迟早也是能够踏足属于自己的圣道。

    然而无论是‘它’还是周昂,最终都还是只收获了失望。

    数万年的文明变迁,还有一幅妙用无穷的至宝‘山河图’,加上周昂积攒数年的一剑‘万丈红尘’,这些都没有让夜玄产生一丝的改变,到此时连周昂也只剩深深的失望。

    下一刻只听周昂有些怅然的说道:“朽木尚且争春,以求再发生机。你本为璞玉,任凭雕琢却依旧甘做顽石,不知此时你能否明白?毁你天族的不是‘它’,要杀你的也不是我!”

    随着周昂这句话出口,夜玄身上的琉璃铠甲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碎裂,与此同时余鸾一声高鸣,下一刻她巨大的身躯再次变大。

    顷刻间大半个天际都被余鸾的身影占据,此刻那条黑龙落在余鸾脚下仿佛一条滑稽的小蛇。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余鸾低头一啄,一口便将黑龙叼在嘴中。

    很快天地间响起金属碎裂的声音,在余鸾口中黑龙被咬成几段,而后又变成那柄古朴的宝剑,只是宝剑也碎成了碎片,被余鸾嘎吱嘎吱的吞入腹中。

    琉璃铠甲从夜玄身上碎裂坠落,很快又现处他一袭黑袍的样子,不过此刻他的气息无比混乱,显然还没有从‘万丈红尘’中走出。

    显然如今周昂已经不会再给夜玄任何机会了,下一刻余鸾俯冲而下,在天际化作一道火红的流光。

    那巨大的流光直接冲向夜玄,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要燃烧虚空,最后毫无阻碍的从夜玄身上透体而过。

    余鸾身上的火焰似乎极其霸道,夜玄的琉璃玉身也被这火焰点燃,很快那无漏无垢的琉璃玉身都被烧成灰烬,一阵风雪过后,连一点痕迹都不复存在。

    夜玄这位最后的天族彻底消失在天地间,一时间所有人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一位真仙陨落,天地竟然没有出现异象,而周昂斩杀一位真仙的手段更是让人又敬又畏。

    余鸾再次化为飞剑出现在周昂的身侧,而他的另一侧是剑身如明镜的剑城隍。

    两柄宝剑一左一右,为周昂衬托出了一种内圣外王的独特气质。

    夜玄一死,朱尔旦立刻大惊失色,他用手中画杆方天戟挡开周芸,身形一闪遁入天宫之中,而后天宫化作微尘,瞬间远遁而去。

    看着遁走的天宫,周芸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连周昂也只是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根本没有出手阻拦朱尔旦的意思。

    或许是周昂和周芸都觉得,天孙夜玄都死了,朱尔旦一条走狗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也或者周昂心中还有什么其它的打算?

    “我见人人如圣,原以为只是周子随口一说,此时看来倒是我等见识浅薄了,今日论道老朽输的心服口服。”北狄祭坛上,教宗再次对着周昂拱手一拜,最后周昂杀死夜玄的那番话,让这位传奇的教宗感触很深。

    此时的周昂气质绝伦,更是让所有人都心生敬意。

    如果周昂是以雷霆手段,或者强大的术法神通斩杀夜玄,那最多让人产生一丝畏惧。

    但他这种让人自取灭亡的杀人方式,俨然做到了真正的以道杀人。

    “三位也不必担心,这剑城隍的万丈红尘杀不了你们,甚至这一招连一个普通人都杀不死。先前我已经说了,今日论道并未真正分出胜负,这道也无高低贵贱之分,在下其实也很想与诸位真正论道。”周昂伸手握住剑城隍,竟然直接了当的告诉教宗等人剑城隍并不是杀人之剑。

    说来也奇怪,自从夜玄被杀后,周昂整个人的气质大变,这种感觉与崔府君身上的气质极其相似。

    “不知周子还想如何论道?”大祭司非常好奇的向周昂问道。

    他们都知道,周昂口中的论道肯定不是虚空道场中大家各抒己见那么简单,一个踏足了圣道的人,根本不可能停留在夸夸其谈上,他们只会以实际行动去印证和践行自己的圣道。

    “我与三位做个约定,一年为期,一年之内我等四人不再出手,若一年之中你们攻破了这西北要塞,我自然就输了。”周昂一边说着,一边从天空缓缓落下,最后又落在了城头之上。

    只不过当周昂这个提议一出口,整个天地间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周昂提出了一年之内他们四人不再出手,可偏偏没说如果要塞能守住一年会怎样?而教宗等人竟然也都无人问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