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0章 各出手段(7000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哼,别以为你有斩神剑就大言不惭,便是神剑也要看在谁人手中?”夜玄怒极反笑的看着周昂,最后目光又落在飞剑余鸾上。

    此刻这位天孙到没有第一次见到余鸾时的那般惊恐,估计这些日子他也想明白了,斩神剑之所以令天族本能畏惧,还是因为当年手持神剑的人太过强大,神剑虽然厉害但周昂却是个连元神都没凝聚的普通人。

    也或许这位天孙已经找到了克制余鸾的办法?

    说完这句话后,夜玄衣袖一甩竟然直接向天宫深处走去,只留下朱尔旦站在南天门下。

    朱尔旦一脸微笑的看着周岸,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折扇,看起来是玉质的扇骨,扇面打开上面有山河风雷,显然是一件厉害的宝物。

    打开折扇的同时,朱尔旦直接朝着西北要塞一挥,而后要塞上空顷刻间电闪雷鸣,与此同时南天门外出现一个个银甲神将,这些神将与当年画壁之中出现的那些傀儡一模一样。

    朱尔旦出手之时,其它三个方向也默契的同时出兵,无数的号角声此起彼伏。

    三个方向的大营之中,无数的军队涌出,一排排攻城车在缓慢的移动。

    周昂已经坐回到案几后方,此刻大地震动,就连案几上的东西都在颤动。

    不过周昂不为所动,在此时从怀中掏出一册古籍,他将古籍郑重的放在身前案几上。

    很快从古籍上散发出一股股神圣厚重的气息,接着书香充满西北要塞,下一刻璀璨的光华从古籍上投射而出。

    一道道光华在要塞上空交汇,顷刻间仿佛无数的河流胡泊虚影交织,那一条条江河蜿蜒,连在一起好像一座奇妙的大阵笼罩要塞。

    原本从天空落下风雷被江河虚影挡住,这九州水脉运行图一出现,天地间无数的水灵之气开始向着西北要塞汇聚,阵法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加强。

    攻城的大军继续向着要塞进发,这些先头部队已经越来越近,此刻周昂手中忽然出现‘惊鸿笔’,而后他将笔尖在墨汁中一滚,又在案几上写下了一行字。

    “黄河之水天上来。”周昂只写了七个字,这几个字一完成,立刻从纸上浮空而出,变成一个个璀璨的文字,而后顷刻间融入到了九州水脉运行图中。

    只见那图中原本的黄河水脉忽然变得更加明亮,而后一道璀璨的光华从黄河水脉上飞起,这道璀璨的光华延伸,最后落在了西北要塞的位置。

    这一切只在九州水脉运行图上变化,但是下一刻巨大的涛声从天外滚滚而来,声音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而后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北边天际如同天河倾倒,巨大的水浪从天际落下。

    这水浪直接落在西北要塞外的沟壑中,这里原本是妖仙翩翩和花城用神通改变的地貌,随着黄河之水的灌入,顷刻间成为了一条宽阔的河流。

    这河流最宽处足有百丈,窄的地方也有四五十丈,江河蜿蜒直接将西北要塞环绕,形成了一条天然的护城河。

    当这条护城河形成的瞬间,周昂又伸出右手插入到九州水脉运行图中,只见他手指轻轻的拨弄了几下,原本在西北要塞附近的几条小河流,都与这条护城河连在了一起。

    顷刻间护城河也融入到了九州水系之中,那水灵之气升腾,与天空的大阵呼应,力量更是源源不断的融入到大阵之中。

    护城河一出现,立刻阻断了大军攻城的步伐,那些大军只能隔河相望,一时间难以寸进。

    看到周昂随手改变地貌,引动黄河之水形成护城河,要塞中的百姓和士兵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这种喜悦的气氛也只维持了刹那,很快北狄大军方向一道横贯天地的精气狼烟出现,而后那精气狼烟急速向着要塞而来,正是雪狼大将盖伊图。

    而在盖伊图的身后,足有三千骑兵紧紧跟随,这些骑兵坐骑不是战马,而是一头头通体雪白的巨狼。

    到了今日,盖伊图终于出动了他的雪狼军团,而这支军团真正强大的就是那些雪狼坐骑。

    雪狼军团冲到护城边,竟然直接一跃跳入河中,而这些巨大的雪狼踏在水面,却没有沉入水中,反倒踏着水面继续狂奔,直接无视护城河的阻挡,继续朝着要塞而去。

    “宁采臣。”忽然周昂开口喊到了宁采臣的名字。

    而后宁采臣转身对着周昂一拜,躬身抱拳道:“属下在。”

    “出城迎敌。”周昂神色如常的说道。

    “末将领命。”宁采臣再次领命,而后咧嘴一笑,转身就向着城墙走去。

    宁采臣走出几步,就有亲兵为他递上佩刀,自然还是那柄看起来有些残破的砍头大刀。

    今日宁采臣穿的是四品绯色官服,他本是文人出身,如果不是那柄大刀,看上去还是非常儒雅的,只是当他拿上大刀的时候,整个人气质就变得有些古怪。

    宁采臣一跃而起,在空中直接一刀斩出,而后一道巨大的刀气朝着盖伊图的雪狼军团而去,与此同时宁采臣踏上刀气,直接出现在了城外。

    “本将刀下不斩无名之辈,你是何人?”盖伊图带着雪狼军团已经出现在临近要塞的一侧,他拔出弯刀,一脸郑重的看向宁采臣。

    虽然宁采臣只有一人,但此刻头顶精气狼烟直冲霄汉,那精气更是不断变幻,仿佛有一只猛兽要从中一跃而出。

    宁采臣原本只是普通命格,甚至连做官的气运都没有,但是他遇到周昂又得了树妖本命精华后,气运命格就得到了提升。

    后来在郭北县与枉死城大军交战时,他悟出了武道神通‘斩鬼神’,气运命格又再次突破。

    而今他的气运融合进了精气狼烟之中,更是到了化形的边缘,一旦气运化形,宁采臣的气运将彻底升华,那命格也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气运并非独一无二,因为天下显贵之人不在少数,那些一品大员都是气运浓烈之辈,但是普天之下能够气运化形的却少之又少。

    在周昂的众多的部属之中,目前也只有一个贺康气运化成了仙鹤。

    而贺康的气运化成仙鹤之后,便出现在了气运金龙旁,成了就九州人道气运的一部分。

    “本官宁采臣,陕西布政司右参议。”宁采臣持刀指向盖伊图,倒是难得的正经了一次。

    盖伊图一跃而起,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手持弯刀朝着宁采臣斩去,他凌空之时,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雪狼虚影浮现,响起一阵阵狼啸声。

    “一头畜生安敢放肆,天罗地网斩鬼神!”宁采臣立在原地,手中大刀挥舞,无数的刀气在身前交织,先是凝聚出了偷学的天罗地网势,而后双手持刀,将一身精气全部融入刀中,用出了自悟神通斩鬼神。

    只是出招之时叫出招式名称这个毛病,宁采臣是越陷越深,估计这辈子都改不掉了。

    宁采臣与盖伊图交战,顿时方圆数里之内都是狂暴的刀气纵横,两人你来我往也是精彩纷呈,不过看起来二人势均力敌,倒是一时难分胜负。

    就在宁采臣和盖伊图掀起一阵阵飞沙走石时,西域联军的祭坛上,大祭司金色的手臂向前一挥,接着十二位身穿黑色战甲的骑士越众而出,这十二位骑士坐下的战马也套着漆黑的铁甲,只露出一双幽暗的眼睛。

    这十二位骑士手中都拿着大剑,剑柄顶端都镶嵌着一枚红宝石,看起来与四位白袍大祭司权杖上的宝石极其相似,这十二人自然就是神庙的暗黑圣骑士。

    十二位暗黑圣骑士对着大祭司一拜,而后他们坐下的战马忽然伸出一对黑色羽翼,那羽翼展开足有七八米长,下一刻羽翼震动,飞马冲天而起,目标自然是西北要塞。

    十二位暗黑圣骑士,每一个都有媲美元神境的力量,而这十二人配合无间,加在一起早已超越了寻常元神境层次。

    “三郡主,有劳了!”看到十二位暗黑圣骑士来势汹汹,周昂又叫出了三郡主。

    三郡主和周芸其实远在咸阳城中,她们正站在肃王宫的最高处,这里如今也成为要塞的一部分,很快周昂的声音跨越几十里,传到了三郡主的耳中。

    听到周昂的声音,三郡主望着周昂所在的方向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看了一眼身旁的周芸。

    周芸也对三郡主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安心的笑容。

    而后三郡主双手交织,她的身侧出现一紫一青两柄宝剑。

    下一刻肃王宫中紫青二色剑光冲天而起,两色剑光融为一体,很快挡在了十二暗黑圣骑士前方。

    三郡主显出身形,她的手中还掐着剑诀,不过左右两侧却已不是紫青二色的剑光,而是身着紫衣与青衣的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全身都由剑光凝聚,似乎就是那雌雄剑的剑灵。

    很明显这雌雄剑也拥有第二形态,远非寻常飞剑可比。

    很快三郡主便与十二暗黑圣骑士在空中激战,她们这里比起宁采臣与盖伊图看起来更加激烈。

    精绝神庙的神通多与天地自然气象有关,十二暗黑圣骑士出手也是风霜雷电等力量,看起来那是声势浩大,而三郡主的雌雄剑剑灵似乎也是走的剑客路数,他们并没有华丽的神通术法,倒是刁钻纯粹的剑术。

    “莲儿你也去吧,看看接下来周子会派出谁来?”白莲圣女忽然开口说道,她说话的时候指尖绽放出一朵莲花虚影,那莲花虚影从法坛上落下,最后落在一个白莲圣使头顶。

    莲花虚影直接没入圣使体内,而后那圣使缓缓起身,对着圣女一拜,脚下一动便凌空虚渡的走出了大营。

    这位白莲圣使看起来身形娇小,脸上同样也蒙着面纱,很明显是位女子。

    白莲圣使的数量有多少没人知道,周昂也不止一次与这些圣使交手,甚至柳诚还曾经击杀了一位圣使,不过当这位圣使出现的时候,周昂明显感觉她与以前遇到的有些不同。

    周昂看着一步步从虚空走来的圣使,竟没有第一时间安排对策。

    “不如让妾身去吧,这位好像有些不一般,如果所料不差,她与一般的白莲圣使可能不同,极有可能是圣女的亲近之人。”就在周昂思量之时,陈婉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主动开口请战。

    原本在周昂的计划中,陈婉儿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因为她的‘斗转星移’神通可以破解绝大部分神通术法,如果这么早就派出陈婉儿,对自己一方其实是很不利的。

    周昂看着陈婉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客气的说了一句:“如此便有劳了。”

    无论是陈婉儿还是周芸等人,与周昂都没有隶属关系,对于这些人肯出手相助,不管其目的是什么,周昂都是心生感激的。

    陈婉儿点了点头,而后身形轻轻一动,脚下出现一团白云,就这样直接飘出了城头,迎面向着那个叫莲儿的白莲圣使而去。

    两人很快在城外相遇,陈婉儿一直显得很是从容,她也没有主动出手,而是先开口问道:“那夜的伏击,就是你操控的那枚佛像法器吧?”

    陈婉儿忽然开口,这一问却是大出对方所料,那一夜陈婉儿虽然没有出手,但在马车之中也感受到了外面的一切。

    “我是圣女的侍女,有圣女在的地方自然有我。”莲儿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开口答了一句,也算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说话之时莲儿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色的佛像,那佛像上面金光熠熠,一出现便闪耀着万丈光芒,瞬间将大半天空都映照成金色。

    而后那佛像迎风便涨,最后巨大的金色佛陀端坐虚空。

    佛陀缓缓的睁开眼睛,眼中同样金光爆射,而后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直接拍向陈婉儿。

    陈婉儿立在白云之上,看起来依旧像个普通人,不过随着佛陀巨掌落下,他的身后忽然出现一片星空,那星空与现实融为一体,看起来只是一片光影。

    然而当佛陀巨掌要落在陈婉儿身前时,那巨大的金色手掌却忽然变得缓慢起来,那一掌仿佛距离陈婉儿相距无数时空,金色的巨掌在星空中前行,却怎么也无法靠近陈婉儿。

    陈婉儿的神通一展示,无数的目光都显出动容,就连白莲圣女等人都表现出了一丝兴趣,至少在她们看来,即便自己亲自出手,也无法轻易破解这种神通。

    “周子当真气运浓烈,短短数月时间,麾下便汇聚了如此多的能人,若此番我等技不如人,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要称您一声周圣了!”白莲圣女目光从陈婉儿身上移开,隔着数十里的距离对周昂说道。

    她的声音空灵,却不会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非常舒服,而且她从始至终对周昂的评价都是极高。

    听到白莲圣女的话,周昂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他知道别看这个女人说话客气,但真当自己露出破绽的时候,恐怕她会毫不犹豫的取自己性命。

    此刻北狄西域白莲教三方都已进行了第一轮出手,唯独天宫之上的天族还没有出招,而此时无论是教宗还是大祭司或者圣女,他们也都没有继续出手的打算,似乎都在等着天族。

    “往日称你为周大人,今日便也称你一声周子,学生不才也想向周子讨教一二。”朱尔旦将手中折扇一合,而后一步跨出天宫,将折扇握在手中对周昂说道。

    听到朱尔旦与自己说话,周昂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一条天族余孽的走狗,也配向我讨教?”

    周昂没有丝毫身份的回应了朱尔旦一句,一改他平和的语气,与先前完全判若两人。

    对朱尔旦周昂确实没有一丝好感,当初得知朱尔旦开窍后就嫌弃自己发妻胡氏,央求陆判为胡氏换头时,周昂就对此人万分鄙夷。

    看到周昂如此态度,心高气傲的朱尔旦如何受得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而后手中折扇再次打开,什么也不说就对着下方一挥。

    那折扇之中山河具现,仿佛有一方世界落下,那些山川顷刻间落在九州水脉大阵上,都开始挤压大阵,似乎连这种汇聚九州水脉的阵法都难以抵挡朱尔旦手中这件天族宝物。

    “阁下的天族宝物倒是有些意思,便由我这崆峒门人来见识见识吧。”就在朱尔旦手中折扇向下一压的时候,肃王宫中又一道人影缓缓升起,同时一个温婉端庄的声音在要塞上空响起。

    周芸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九州水脉大阵外,她的身上一道道霞光闪过,整个要塞上空都布满霞光,那些山岳河川被这霞光一扫,竟然纷纷消失不见。

    朱尔旦看着周芸神色微变,他将折扇翻转,再次对着周芸一扇。

    下一刻无数的天风雷霆从折扇中涌出,直接奔着周芸而去。

    而周芸的身形依旧一点点上升,仿佛一步步的走向天宫。

    只是此刻她原本的衣裳已消失不见,身上变成了一件古朴而华丽的衣裳。

    那无数的霞光就是从她的衣裙上散发而出,就算那些天风雷霆一接触到周芸身上的宝衣,也瞬间消弭于无形,似乎任何法术神通都无法加身。

    “杀了她。”朱尔旦见手中折扇无用,便将折扇一收,而后对着四周的银甲天将一声令下,同时手中又出现了那柄画杆方天戟。

    银甲天将只是高级傀儡,听到朱尔旦的命令瞬间前赴后继的朝着周芸冲去。

    周芸看着这些银甲天将不以为意,她只是随意的伸出一根手指,接着手指对着这些银甲天将指出。

    下一刻从她的指间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那光芒一闪而过,沿途的银甲神将纷纷炸裂,最后金光落在天宫之上,将天宫的墙壁都直接洞穿,而后力量依旧没有停歇,还在向着更远的地方延伸。

    这些银甲神将对周芸根本无法造成丝毫威胁,她所过之处无数的银甲神将支离破碎,而任何攻击落到她身上,都被那件古朴华丽的衣裳给挡住。

    “她的衣服是什么了不起的宝物?”城头上葛良工侍立在周昂一侧,她的手中拿着照妖镜,身旁还摆着那株绿菊。

    “崆峒至宝扫霞衣。”周昂的目光慢慢从周芸身上收回,道出了她身上宝物的名字。

    此刻周昂的神情越发的严肃起来,虽然对手的每一次进攻都被轻易的挡下,但是这也越发预示着,距离几位真仙出手也越来越近了。

    果然看到周芸一人在天宫外大杀四方时,教宗忽然开口对着伊稚邪大主教说道:“伊稚邪,你们都去吧。”

    教宗一句话整个北狄大营瞬间动了起来,一阵阵吟唱之声和萨满手鼓的声音不断响起。

    很快整个北方天际都变得昏暗起来,渐渐的所有光明都消散,除了那些燃烧的篝火,北方天地一片漆黑。

    首先漆黑的北方天际上一轮明月出现,接着一个曼妙的身影从明月中缓缓走出,正是那位与姜小昙有过短暂交手的月亮女神。

    几乎在明月出现的同时,漆黑的北方天地忽然开始飘起了纷飞的大雪,那雪花充斥天地,无数的雪花更在虚空凝聚成一个女子的身形。

    纷飞的大雪之中,一个披着冰雪长袍,连头发都是雪白的少女从虚空中走出,她裸露着双足,轻轻的踏在纷飞的雪花上。

    她就是北狄信仰中另一位女性神灵,掌控冰雪之力的冰雪女神。

    一声鹰啼响彻北方天地,黑鹰神也出现在北狄大营上空,接着还有狼啸,狮吼等声音出现,一个个北狄信仰的神灵开始纷纷登场。

    这些神灵之中,尤以月亮女神和冰雪女神气息最为强大,尤其冰雪女神一出现,整个天地都瞬间变得寒冷起来,就连前一刻还奔腾的护城河,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封起来。

    除了这些北狄神灵登场,整个北方大地也是地动山摇,那些巨型半兽人大军,还有一些巨兽军团也纷纷出现在视野中。

    “我想会会那个月亮女神。”忽然姜小昙手中握着飞剑,目光不善的盯着笼罩在圣洁光辉中的月亮女神。

    周昂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没人能够置身事外,姜小昙也应该去迎接属于她的战斗。

    看着姜小昙冲天而起的遁光,周昂终于缓缓的站起身来,他一步步向前走去,目光落在了冰雪女神身上。

    等到周昂出现在墙垛处时,他的衣袍迎风摆动,任由那漫天的雪花落在自己身上。

    周昂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冷峻起来,因为不仅是北狄大营高手齐出,就连西域和白莲教的大营中也开始蠢蠢欲动。

    下一刻周昂毫无征兆的开口说了一句:“小唯,这个冰雪女神就拜托你了。”

    听到周昂叫出小唯的名字,王晋生微微一惊,而其他人则是一头雾水。

    不过就在周昂话音落下的时候,周昂案几的屏风后,忽然走出一个披着银色斗篷的身影。

    这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只是当她出现的时候,原本寒冷的空气变得更加冰寒。

    银色斗篷一步步向着周昂走去,她所过之处地面响起微弱的声响,那是冰层凝固的声音。

    当她走到周昂身后时,那银白的斗篷随风飘起,直接被风雪吹走,而后一个身躯完全由寒冰组成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小唯目光死死的盯着冰雪女神,她也不多话,只是身形一转,接着化为一道冰雪风暴就卷向冰雪女神。

    就在小唯飞向冰雪女神时,知秋一叶主动的站了出来,他对周昂一拜后说道:“那些巨兽军团交给俺吧。”

    周昂点了点头,知秋一叶也不再像个话痨一样多说什么,口中念起咒语,紧跟在小唯后面飞向了北狄大军。

    “燕赤霞。”知秋一叶刚一动身,周昂又开口了。

    “属下在。”燕赤霞越众而出,赤霞飞剑早已握在了手中。

    “郭北营准备迎敌。”周昂一声令下,不过他对燕赤霞的命令却不是孤身迎敌,而是统帅郭北营迎敌。

    “属下领命。”燕赤霞毫不犹豫的说道,而后身化剑光直接落在了城中郭北营所在的地方。

    此刻城楼之上一片肃杀,一个个身影飞离城楼,而城外天地一处接一处的战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斗,不知不觉间真正的大战已经开始了。

    “王晋生。”周昂几乎毫无停顿的喊着一个个名字。

    “属下在。”王晋生躬身应道。

    “这里暂时就交给你指挥了。”周昂头也没回的说道,却是忽然将要塞的指挥权交给了王晋生。

    “属下领命。”王晋生也不多问,立刻领命。

    而后他转过身去,看着眼前一排军中将校,口中大声的喊道:“各归其位,誓与要塞共存亡!”

    剩下的这些多是普通人,他们所能做的只是传统的守城,不过此刻气氛感染,即便四面八方都是惊天动地的神通法术,这些人也渐渐的麻木起来,甚至也开始热血沸腾起来。

    王晋生站在周昂的身侧,他看到此刻的周昂一动不动,一枚念头从眉间飞出,而后周昂的双目中神色迅速暗淡下去,好像只留下一句躯壳。

    此刻与周昂相似的一幕还发生在三处大营和天宫之中,同样的教宗、大祭司、圣女、天孙等人也有一枚念头遁入虚空,而他们的本体更像是一具躯壳。

    下一刻等到周昂等人再次出现,却已不是一个世人常见的时空。

    在这里似乎没有了时空的概念,整个世界都由一根根纵横交错的线条组成,虚空之中五枚念头齐聚,而后无数线条围绕着五枚念头交织,由这些线条又组成了五个人形的轮廓,隐约能够分辨出正是周昂等人。

    这也是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即便在他们五人的念头中,也只有灰白二色。

    实物为灰,虚空为白。灰色是线,白色是空。

    似乎这才是他们眼中的真实世界。

    (因为这几章分开感觉不连贯,可能会有几天大章节,过了这段剧情就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