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1章 浩气长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停船。”就在周昂道出船上之人身份时,罗大业也看到了周昂,同时下令停船。

    罗大业并不认识周昂,不过他认得周昂身上穿的衣服。

    此刻周昂穿的还是那身进士袍,而在这个地方看到一个身穿进士袍的人,罗大业下意识的便想要与周昂见上一见。

    “公子,什么是国子祭酒啊?”姜小昙小声的问道。

    “国子监的主官,权职不大品级却不低,乃是从三品的大员。而且历任国子祭酒,大多数都是当世文坛领袖,算是天底下最有学问的人吧!”周昂同样小声的在姜小昙耳边讲到,他与罗大业其实并不认识,不过不久前周昂高中进士,却在翰林宴上见过罗大业一面。

    大宁朝的官员品级有两个重要的门槛,一个是五品,另一个就是三品。

    只有品级达到五品,才算进入了大宁朝的中层,而三品以上才能算高层,到了三品便有资格直接绕过六部和通政司直接上书皇帝,算是勉强进入了核心权利层。

    很快大船稳稳的停在了码头前,罗大业站在船上远远的对着周昂拱手说道:“不知阁下可否上船一见?”

    “恭敬不如从命!”周昂也是远远的回了一礼,而后带着姜小昙踏上了大船。

    很快周昂便带着姜小昙来到船上,一见到罗大业,周昂便率先恭敬的施礼道:“下官金华府郭北县令,拜见祭酒!”

    “你就是周昂?”听到周昂自报官职,罗大业微微一愣,竟然叫出了周昂的名字。

    倒不是周昂名声有多响亮,而是因为去年的殿试中,周昂名列进士最后一名,却被授予了七品县令,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不小轰动,加上他是烽烟将军的次子,罗大业自然也记住了这个名字。

    “正是下官。”周昂恭敬的回应,他倒不意外罗大业知道自己的名字,毕竟自己那点事他心中还是有数的。

    罗大业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周昂,似乎有些意外周昂还活着,不过片刻后他神色忽然一肃,再看向周昂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郑重。

    “你身为郭北县令,不在郭北县待着,为何出现在这兰溪县地界?”罗大业先是看了一眼姜小昙,又看着周昂问道。

    “下官是有公务前往府城的,此事说来话长,不知祭酒大人怎么来金华府了?”周昂随口答道,他对罗大业出现在这里也很好奇。

    “老夫已经告老还乡了,以后便不是什么祭酒了。我老家就在绍兴府!”罗大业一脸微笑着说道。

    “哦?怪不得常言道自古江南多名士,原来罗公是绍兴府人士!”周昂将罗大业的称乎改为罗公,不着痕迹的恭维了一句。

    “哪里哪里,周县令既然要去金华,不如就坐老夫的船吧,反正也是顺路。”罗大业谦虚的摇了摇头,以他的身份却是配的上名士之称。

    周昂闻言也是面色一喜,也不推辞的就说道:“那就打扰了!”

    罗大业以三品京官至仕,也攒下了丰厚的身家,这一艘大船也相当于在给他搬家,船上一应物件都非常齐全。

    当下罗大业便安排了酒水,就在船上招待起了周昂。

    “周县令在郭北县可还习惯?老夫听闻那个地方有些乱啊!”酒过三巡罗大业便不着痕迹的开始询问起来,郭北县的传闻官场之中可是人尽皆知。

    周昂端起酒水,故意做出一副惆怅的样子,他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而后语气也极其惆怅的说道:“唉.......说来话长啊!那郭北县民风彪悍,更有妖魔鬼怪盘踞,就在来金华府的路上,就有一个上千盗匪盘踞的山寨。若不是数日前,一位云游天下的剑修忽然出现,将那山寨盗匪尽数诛灭,下官也还被困在郭北县,恐怕性命也早已不保了!”

    “竟有此事?”罗大业闻言也是略显震惊,眼神之中难掩愤怒。

    罗大业久居京都,即便对天下疾苦有些耳闻,却也感受不到天下究竟糜烂到了何种程度。听到周昂的诉说,他自然无比震撼。

    “原本下官也是心生退意,可是一想到郭北县百姓,却又不忍离去,此番前往金华府,便是想找府尹寻求一些帮助。”周昂继续说道,并且讲明了前往金华的目的。

    “嗯,不错。不过你既然是进士出身,即便做了官也不可荒废了学问。”提到公事罗大业却是忽然话锋一转。

    周昂对此到并不意外,毕竟罗大业已经告老还乡,有些事情他不宜参和。

    “最近时常翻阅《容斋随笔》,倒是有些疑惑,还望罗公解惑!”周昂顺着罗大业的话题继续下去,两人很自然的从政事,转到了学问上来。

    听到周昂说《容斋随笔》,罗大业便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此书备受太祖推崇,你能静心潜学倒是不错,老夫也不敢说读懂此书,倒是你有什么疑问,我们可以探讨印证一番。”

    《容斋随笔》在读书人中名气很大,但真正能专研进去的人很少,这部书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名头,不仅因为本身出色,还因为本朝太祖对此书极其推崇。

    传闻太祖在世时,无论身在何处,《容斋随笔》必然携带在侧。

    甚至在太祖驾崩的前几日,那时候他已手不能抬,眼不能识,依然让人为他诵读书中文章。

    随后周昂便与罗大业谈起了《容斋随笔》中的一些疑惑,那罗大业不愧为当世文坛领袖,不管周昂提出什么疑惑,他自有一番见解。

    好在周昂如今也是念头顺畅,对学问道理也有独到的感悟,与罗大业交谈起来也是流畅自如。

    周昂在罗大业言谈之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而罗大业也在与周昂的交谈之中受到了不少启发。

    两人不知不觉便说了两个时辰,都有一种获益良多的感受。

    而水路顺畅,两个时辰便距离金华城也不远了。

    眼看金华在望,周昂便起身准备告辞。

    “承蒙罗公款待,下官感激不尽,他日定然登门拜访。”周昂客气的说道,当然这也只是一般的客气话,两人本无交集,加上身份悬殊,他也不可能真的登门拜访。

    对于周昂的客气罗大业也只是含笑点头,却没有做什么表示。

    很快船就停靠在了金华城外的码头上,周昂再次感谢,便带着姜小昙准备下船了。

    “周县令请稍等。”就在周昂即将下船的时候,罗大业却突然在身后叫住了周昂。

    “罗公还有何吩咐?”周昂有些意外的回身问道。

    罗大业顿了片刻,好像在心中做着决定,片刻之后才从袖中取出一个红色的小册说道:“你我虽是初识,却也一见如故,几日后便是老夫的七十大寿,家中并无子侄,恐略显冷清,如果周县令有空,不妨来府上坐坐。”

    周昂有些意外的看着罗大业,不过还是很恭敬的接过了请柬,对着罗大业躬身一拜道:“下官定然准时赴宴。”

    罗大业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目送着周昂与姜小昙下了码头消失在人群中。

    “开船吧!”待到周昂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罗大业才开口吩咐继续开船。

    此时他身后的老仆才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周木头的事迹,老奴也有所耳闻,老爷为何将请柬给他?”

    这个老仆一直跟在罗大业身旁,却从未说过半句话,直到周昂离开他才不解的问道。

    而周昂周木头这个绰号,连罗大业府上的仆人都知道。

    “一个身怀文气,更有浩然正气护身的人,可不是什么木头!”罗大业脸色露出了微微的笑意,目光依然大有深意的看着周昂消失的方向。

    “什么?浩然正气......可老爷不是说,浩气长河早已消失不见了吗?”罗大业身后老仆身躯一震,脸上露出极度震撼的表情,而从他的言语来看,他和罗大业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