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98章 余鸾第二形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快烽烟军亲卫营便来到了周昂身前。

    周昂看到周元让正趴在陈副将的背上,两人身体还用绳索固定在一起,看样子这一路上都是陈副将把他背回来的。

    “你们先回要塞,这里交给本君。”周昂只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周元让,而后对陈副将挥了挥手,直接打马挡在了烽烟军的身后。

    “二公子......”陈副将是周家的老人,他属于家将,曾经也在周家见过周昂,此刻看到周昂毅然决然的为他们断后,眼眶也不禁湿润起来。

    二公子这个称呼在定西侯府是禁忌,原本是任何人都不能提的,但此刻陈副将还是说出了口。

    不过听到这个已经非常陌生的称呼,周昂却面色一沉,而后神色肃然的看着陈副将说道:“陈副将恐怕认错人了吧?本君乃是金华周氏之主,大宁朝兴建伯。不知你口中的二公子是何人?”

    陈副将听到周昂的话神情显得有些落寞,不过还是瞬间回过神来,对着周昂抱拳说道:“多谢伯爷相助,今日恩情我们烽烟军记下了!”

    说完之后,陈副将带着剩下的亲卫继续向西安疾驰而去。

    不过刚走不远,陈副将背后的周元让缓缓睁开眼睛,看他那样子似乎睁眼都花了很大的力气。

    “陈拱,传我军令,在我伤势未愈前,烽烟军全部听从兴建伯指挥,若有违令者军法处置。”周元让虚弱的声音在陈副将身后响起,陈拱就是他的名字。

    陈副将闻言身躯一僵,不过还是立刻答道:“末将领命。”

    周昂坐在马背上,看着越来越近的黄沙和飞蛇,神情自若看不出丝毫紧张。

    等到那黄沙飞蛇距离周昂还有百丈的时候,便停止了继续前行,在黄沙之中浮现出一个人影,同时飞蛇的蛇群分开,里面也出现一人。

    这两人都是身穿白袍,看不清面容,也不知是男是女,只是两人手中都拿着一柄权杖,权杖纯金打造,顶端镶嵌着一枚红宝石。

    “也不知你们能不能听懂我说话?出手打伤周元让的不是你们吧?大祭司既然已经出手,为何不现身?”周昂看着两个白袍祭司缓缓说道。

    两位白袍祭司对视一眼,并没有回答周昂,而是同时挥动手中权杖,接着那黄沙从天空席卷而下,瞬间变成一条咆哮的土龙向周昂冲来。

    而那些飞蛇也首尾相连纠缠在一起,组成一条体型巨大的毒蛇,向着周昂一口咬下。

    “哼,到了我的地盘还如此嚣张?”面对来势汹汹的两位白袍祭司,周昂不以为意的一声冷哼,而后衣袖一抖,飞剑余鸾瞬间化作一道火红的剑光冲天而起。

    往日周昂多是用飞剑余鸾施展《剑势》,但今日他将飞剑抛出,明显不是打算再用《剑势》。

    只见飞剑凌空,下一刻一声清脆的啼鸣声响彻天地,飞剑之上剑光暴涨,下一刻整个天地都被火红的剑光映照,而后剑光之中一支神鸟展翅,那啼鸣之声正是从剑光之中传出。

    那是一只浑身包裹着火焰的神鸟,它姿态高傲,仿佛俯瞰众生,巨大的身躯横贯在天地之间,双翼展开便能遮天蔽日。

    当这神鸟出现的时候,一股凌驾于众生的气息出现,就连西北要塞的军民也都看到了这只雄踞天地的神鸟。

    “这气息......难道这才是夫君飞剑的真正形态?”布政司衙门后院,姜小昙惊讶的看着飞剑余鸾所化的神鸟,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此刻不仅是姜小昙,就连隐没在云层中的妖仙翩翩和花城,同样心中震撼,因为同为妖族的她们,在感受到这只神鸟气息后,都本能的产生了敬畏之心。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神鸟伸出一只巨爪,朝着那黄沙凝聚的土龙一抓,只是轻轻的一抓之下,那黄沙瞬间瓦解,开始散落一地。

    几乎在抓碎土龙的同时,神鸟低头一啄,一啄之下无数的飞蛇被吞入腹中,还有一些则被火焰点燃,天空落下一根根焦黑的碳棍。

    只是瞬间,原本来势汹汹的两位白袍祭司便被破了神通,两人也无法再保持悬浮,被神鸟的气势一压,落在了地上。

    两人手中权杖光芒大炙,发出两道光幕包裹着身躯,如临大敌的盯着头顶的火焰神鸟。

    此刻周昂也有些意外的打量着神鸟,这种飞剑余鸾的第二形态,是不久前周昂便感觉到的,只是连他这个主人自己都没想到,第二形态的飞剑会如此强大。

    飞剑余鸾本就极有灵性,而且周昂早就发现,随着时间推移,飞剑的灵性越来越强,在不久前飞剑中的剑灵甚至能够主动沟通自己,而这种第二形态的变化,也是剑灵主动告诉周昂的。

    当飞剑余鸾化作神鸟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精绝神庙,那个扫地老人忽然停下了手中的扫帚,他那褶皱的脸上第一次变化了神态。

    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第一次显露出了动容之色。

    下一刻神庙之中狂风大作,已经被他扫在树干下的枯叶,被狂风卷上天空,顷刻间枯叶遮天蔽日。

    当狂风平地而起的时候,老人也扔掉了手中的扫帚,而后张开双臂,任由狂风吹打着自己苍老的身躯。

    神殿之中依旧匍匐着无数的信徒神仆,殿中萦绕着赞美神的吟唱声,当狂风吹进神殿的时候,整个神殿也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信徒们惊恐的抬头看向神像,此刻巨大的神像也开始摇晃,而且那纯金的神像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

    见到神像开裂,一种神仆信徒更加惶恐,纷纷匍匐继续吟唱着赞歌。

    然而这些信徒越是惶恐,那神像开裂的更加明显,终于神像一只手臂上托住的宝珠掉落,那宝珠也是纯金打造,落在神殿中直接将一个信徒脑袋砸烂,上面沾满了红白之物,又顺势滚落到另一个信徒身前。

    看着眼前的宝珠,信徒浑身颤抖,却依旧吟唱着赞诗,直到此刻也没有一个信徒跑出神殿。

    很快神像开始倒塌碎裂,他的手臂和上面的宝物砸死一个又一个的信徒,而他的身躯碎裂成一片片金色的碎片散落,就如同一件铠甲被人打碎散落。

    等到神像倒塌,神殿之中一片狼藉的时候,殿外广场上扫地的老人衣袍早已被吹的不知所踪,那狂风卷起的枯叶如同一片片利刃划过他的身躯,将他苍老的皮肤划破,也将他雪白的发须割断。

    老人的身躯似乎要被割裂,等待他的将是与神像一样的命运。

    忽然,神殿中的神像废墟中爆射出一团金光,接着那些金色碎片中飞起一片片规则的碎片,这些碎片看起来棱角像是被打磨过,不是那种自然无规则的开裂。

    很快越来越多的碎片悬浮起来,与这些碎片一同悬浮的还有原本放在神像六臂上的六件宝物。

    下一刻,在殿中信徒的注视下,这些碎片和宝物开始缓缓移动,竟然朝着殿外飞去。

    这些人下意识的跟着走出大殿,正好看到老人支离破碎的身躯,依旧张开双臂迎接着狂风枯叶的切割。

    只是此刻老人的身躯被完全割裂,露出的却不是森森白骨,而是一层如琉璃般的全新肌肤。

    狂风之中老人的身躯开始变得挺拔,竟然如同破茧重生一般,变成了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

    就在信徒们惊讶的目光中,那些飞出大殿的神像碎片,全部飞向老人,一片片的碎片紧贴在老人琉璃般的身躯上,如同一件金色的铠甲在自动重组。

    很快一位金甲神祗出现在广场上,那六件宝物也融入到铠甲的不同部位,看起来整套铠甲浑然一体。

    “大祭司......”人群之中终于有人叫出了一个名字,接着有信徒开始朝着广场上的金甲神人跪拜。

    金甲神人,或者说真正的大祭司并未理会这些信徒,他金甲一动,一只手臂猛然抬起,同时身前出现一层空间波动。

    下一刻大祭司覆盖着金甲的巨大拳头深入空间波动之中,接着跨越万里距离,一只金色的拳头出现在西北要塞之外,一拳砸向正准备对两个白袍祭司出手的神鸟。

    大祭司一拳隔空砸出,神鸟一声高鸣,接着两支巨大的爪子挡在金色铁拳前。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气劲席卷天地,除了周昂和两个白袍祭司,那些普通的士兵都被吹的东倒西歪。

    神鸟振翅倒飞一段距离,而那金色铁拳也猛地后撤,看起来二者都没有占到便宜。

    “大祭司兵锋直指九州,自己怎就藏头露尾了?”周昂对着头顶空间涟漪说道,开口却是调侃起万里之外的大祭司来。

    金色的铁拳缓缓收回,而那时空涟漪已经存在,下一刻从涟漪中传出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周子相邀,本座又怎敢不来?不日本座便亲自前来讨教一二。”

    神庙之中大祭司收回拳头,身前的空间涟漪也瞬间平复,接着他随手对着虚空一招,下一刻虚空之中一顶金色的斗篷飞出,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恭迎大祭司!”看到广场上那耸立的金色斗篷,无数的人从神庙四面八方涌来,对着大祭司纷纷跪拜。

    周昂看到头顶空间涟漪消失,他也对着余鸾所化的神鸟一招手。

    下一刻神鸟从空中落下,巨大的身躯开始缩小,最后变到只有寻常鸟雀般大小。

    神鸟的身上依旧燃烧着火焰,它顺势落在周昂肩头,那些火焰却没有烧灼周昂的衣服和头发。

    神鸟用头顶了顶周昂的脖子,又轻轻的啄了啄周昂的耳垂,看起来十分亲密和依赖。

    “好了好了,玩够了就回去吧!”周昂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神鸟,而后有些宠溺的说道。

    听到周昂的话,神鸟又顺势用尖嘴点了周昂手心几下,而后身上火焰渐渐敛去,接着身上爆发出一团剑芒,下一刻剑芒一闪,又成了一柄小巧的飞剑,瞬间落入周昂的衣袖之中。

    周昂拉住坐下战马的缰绳,战马四蹄转动,在原地转了一圈,周昂也借此环顾四周,见两个白袍祭司也已离去。

    忽然周昂开口对着虚空大声说道:“本君已建成要塞,静候诸位到来。”

    周昂对着天空说了一句,而后便不再理会,也不知道他对着天空说的那句话是对哪些人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