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91章 黄河水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天下午庆阳城中就筑起了一座高台,台上插着旌幡,还有供桌贡品等物。

    除了那些必要的守城士兵,庆阳城中七八万的人都围在了法坛四周,连附近的屋舍房顶都是站满了人。

    在城北人工挖出了一个大坑,大坑原本就是个巨大的池塘,似乎打算用来蓄水的。

    以这大坑的容量,如果装满水的话,加上城中已经截断的几条河流,还有一些水池,足够城中百姓使用一月有余。

    在数万人翘首以盼下,周昂一袭紫袍缓缓的走出了府衙,他的身后姜小昙和葛良工保持着一段距离。

    看到周昂出现,人群渐渐安静下来,都静静的看着周昂一步步登上法坛。

    这祭拜神灵求风调雨顺,历来也是常有的事,不过大多只是一种心理安慰。

    百姓们更多的只是看着热闹,倒是内心深处有些期待,但不是特别强烈。

    周昂缓缓登上法坛,也不见他手中拿祭文什么的,等他走到供桌前时,自己从怀中掏出一支毛笔来。

    接着周昂左手对着身前案几轻轻一指,那案几上一沓黄纸便飞起一张,直接悬浮在周昂身前。

    下一刻周昂直接伸出毛笔,在黄纸上凌空书写了起来。

    因为隔得较远,大多数人都看不到周昂在纸上写的究竟是什么,不过他只写了片刻,看起来字数并不多。

    写完字迹后,周昂对着黄纸轻轻一弹,接着那张黄纸就缓缓的升上高空,最后越飘越高。

    虽然大多数人都看不到上面写的什么字,但是姜小昙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当她看到上面的字后,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黄河水君见字如晤。”这是姜小昙看到的第一行字,整句话倒是很正常。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姜小昙大大的始料未及。

    “我,周昂,下雨。”第二句话只有五个字,也是最后一句话。

    姜小昙不敢相信,周昂会写这样一句话给黄河水君。

    从这句话就几乎可以断定,黄河水君看到后肯定不会为庆阳降雨的。

    黄纸越飘越高,最后已经离开了视野,而周昂还站在法坛上,负手而立望着头顶天空。

    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黄纸上的文字飞出纸中,而后揉成一团璀璨的光华,又从天空落向了黄河之中。

    光团落入湍急的河水之中,黄河万里流域都仿佛沸腾了起来,最后光团顺着水流到了一座巨大的水府之中。

    那水府宫殿绵延,看起来非常气派,不过虚空之中十二道水柱从四面八方延伸到水府之中,似乎这些水柱又将水府给封锁了。

    透过这十二道水柱看向水府之中,只见偌大的水府空无一人,连应有的虾兵蟹将也没有,只是在水府中央的大殿上,一个鱼尾人身,满头银发的妖异男子,被十二道水柱困在一个巨大的光幕中。

    这男子上身赤裸,下半身覆盖着鳞片,不过这些鳞片如同琉璃一般,与真仙的琉璃玉身非常相似。

    这位被困在水府中的自然就是黄河水君冯夷,他被这十二道封印已经困了千年时间,这千年来他不断炼化封印,加上人世变迁,这些封印的力量也在衰减,如今已经到了他挣脱封印而出的时候。

    就在冯夷即将破印而出的时候,周昂的那几句话也出现在了冯夷的水府之中。

    这些字无视十二道封印的阻拦,直接落入了光幕之中,最后这些字再次依次排开,又形成了一段简短的讯息出现在冯夷面前。

    看到开始那句,‘黄河水君见信如晤’时,冯夷还微微一愣,以为是自己以前的老朋友知道自己要出来了。

    不过再看到后面几个字时,冯夷顿时怒火中烧,一只拳头重重的打向周昂的那几个字,顿时如惊涛骇浪一般将这些字冲散。

    “本神千年不出,这天下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对我指手画脚了?周昂是谁?本神马上就来见见你。”冯夷一拳砸散那些字,而后双手朝着两侧重重撑开。

    随着冯夷撑开光幕,那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十二道水柱,也在一点点的变得衰弱起来,好像有些后继乏力,难以支撑的感觉。

    顷刻间整个黄河水系的河水更加沸腾,一些干流上掀起了巨浪,最后一道巨浪涌起,直接在天际形成了一道水流组成的桥梁。

    那桥梁跨越天际,向着庆阳方向而去,顷刻间便延伸了数百里。

    巨浪前端黄河水君冯夷立在浪头,他依旧是上身赤裸,一头银发肆意张扬,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柄三叉戟。

    “谁是周昂,胆敢挑衅本神?”冯夷出现在庆阳上空,俯视着满城百姓,最后目光落在法坛之上,大声的询问起来。

    冯夷的出现不仅让庆阳百姓大惊,就连城外的剌靼大军也看到了这位踏浪而来的水神。

    百姓们是没想到周昂真的请来了神灵,不过盖伊图听到冯夷语气明显不善,目光是幸灾乐祸起来。

    “本官陕西布政使,就是你口中的周昂。”周昂站在法坛上,目光直视冯夷,没有半分畏惧。

    “大言不惭,本神今日就让你们全部去死。”冯夷立刻怒气冲天,手中三叉戟朝着庆阳重重落下。

    一开始冯夷还觉得奇怪,他看到庆阳城中筑有法坛,按理说这些人类应该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可法坛上的周昂对自己毫无敬意,加上那祭文中言语嚣张,冯夷压抑了千年的怒火便全部倾泻到了庆阳城中。

    随着冯夷三叉神戟落下,巨大的浪头从天际落下,眼看下一刻就要将整个庆阳淹没。

    不过就在此时,周昂忽然一撩衣摆,对着法坛上的供桌跪拜下去。

    就在周昂跪拜的同时,他的怀中飞出一卷古籍,同时古籍上散发出一股股神圣厚重的气息,接着书香充盈天地,下一刻璀璨的光华从古籍上投射而出。

    接着一道道光华在虚空中交汇,顷刻间仿佛无数的河流胡泊虚影交织,那一条条江河蜿蜒,形成一座大阵笼罩在庆阳上空,就连黄河水君冯夷掀起的滔天巨浪,也被这大阵轻易的吸收。

    “这是什么?”冯夷大惊失色,同时感受到九州水脉运行图对自己的克制。

    只是《水经注》是在冯夷被西门豹镇压后完成的,所以他并不认识这卷奇书,更不知道人族有了‘九州水脉运行图’这种可以克制他的东西。

    冯夷的力量如泥牛入海般融入到九州水脉运行图中,而此刻周昂已经恭敬的对着天地一拜,同时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

    “本官陕西布政使周昂,今筑法坛祷告天地,黄河水君冯夷,德不配位,窃居黄河水君之位,而不思造福黎明,恭请天地剥夺其黄河水君之位!”周昂的声音响彻天地,却是听得冯夷和百姓都不知所措。

    片刻后这些人才意识到,周昂筑法坛根本不是祭拜黄河水君,而是要祷告天地,为的竟然是剥夺冯夷的黄河水君之位。

    “哈哈哈哈,真是好笑。西门豹也只能将本神困住千年,你算什么东西?竟大言不惭的要天地剥夺本神的神位?”冯夷怒极反笑,反而被周昂的举动给逗乐了。

    周昂对冯夷的嘲笑毫不介意,视若无睹的再次叩首。

    这第二拜之后,飞剑余鸾从周昂衣袖中飞出,化作一道剑光射向天际。

    没人知道周昂此时将飞剑祭出是要干什么,冯夷看到飞剑虽然微微一愣,但他乃是真仙境界,对一柄飞剑也不是很在意,而且飞剑余鸾出现明显不是朝着他而去的。

    飞剑升上高空,吞吐着剑芒,看上去似乎变成了一支毛笔,而后飞剑在天空飞舞,又将周昂先前说的那段话写成了一个个文字。

    火红的文字浮现在天际,还是那些请求剥夺冯夷黄河水君的话,只是这些话悬挂在天际,比起周昂口中说出,让人更加觉得震撼。

    冯夷眉头微皱,心中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

    下一刻周昂再次一拜,恭敬的完成了三叩首。

    只不过直到此时除了天际多了一段火红的文字,也没再多出什么异象,倒是天地间许多大能都被飞剑余鸾写下的这段话给吸引了,而这些人无一不是达到或者接近真仙境界的存在。

    周昂完成了三叩首,终于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的目光也看向天际,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容,而后很是随意的说道:“我从未求过你什么,这是第一次求你,也将是唯一一次,不会让我失望吧?”

    周昂似乎在与谁说话,不过没人知道他在和谁说?

    只是当周昂说完这句话后,飞剑余鸾倒飞而回,天空那些字一下飞入苍穹消失不见,整个天地一片平静。

    足足过了数息,天地间还是没有什么出现,所有人都以为周昂只是故弄玄虚,连冯夷也一脸鄙夷的看着周昂。

    不过就在冯夷准备开口时,他的头顶忽然出现一道紫色的雷电,那紫色雷电足有水桶粗细,刚一出现便令天地失色。

    紫色雷电毫无征兆的出现,下一刻直接劈在了冯夷的身上。

    刹那之间,巨大的雷声震动天地,整个天地都仿佛在颤动,那些相隔万里正看着这里的大能,一个个被吓的噤若寒蝉。

    只是瞬间,天地间一片寂静,庆阳上空早已看不到冯夷的身影,那滔天巨浪也仿佛被掐断,只有一朵巨大的浪花落下,正好填满了城中的池塘水渠。

    (昨天头疼一天,欠的章节后面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