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0章 罗大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我们?公子是要带我一起吗?”听到周昂说要去金华府,姜小昙表现的极为惊讶,不过她关注的重点却不是为什么去金华府。

    “难道你不想去吗?”周昂故作认真的问道,还做出一副将要反悔的样子。

    “想.....当然想了!公子你等着,我这就去收拾东西,很快的!”姜小昙生怕周昂改变主意,立刻丢下一句话拔腿就跑。

    看到姜小昙欢快的背影,周昂也是微微一笑。

    如今郭北县初步走上正轨,周昂这个县令要离开一段时间,倒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很快姜小昙就收拾好了一个包袱,一脸欢快的出现在周昂面前。

    “好啦公子,咱们走吧!”姜小昙显得很幸福,仿佛那种从来没出过远门的人。

    周昂也已收拾妥当,他除了打好了一个包袱之外,还将那柄纸伞也带上了。

    很快周昂和姜小昙就从郭北县东门离开,踏上了前往金华府的路程。

    走了不过半个时辰,两人就来到了扁担坡,远远的姜小昙就看到了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山寨。

    “翻过这里,再走四十里就到兰溪县了,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乘船前往金华,不过今晚我们只能夜宿山头了。”到了扁担坡周昂也有些可以回避这个地方,于是便随便找了些话题和姜小昙说了起来。

    浙江地处江南,这里有江南水乡的美称,所以除了起伏的丘陵,这里最多的反而是纵横交错的河流水网。

    水路历来也是最便捷快速的交通方式,只可惜郭北县被丘陵环抱,是整个江南地区少有的不通水路的县。

    “坐船好玩吗?我还从未坐过呢!”听到周昂说要坐船,姜小昙顿时来了兴趣。

    “还好吧,不用走路自然没有那么辛苦,不过有那么少数人,却是会晕船的,那滋味可不好受!”周昂船坐的次数也不多,不过也曾遇到过那种晕船的旅客,便与姜小昙闲聊了起来。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去讨论山寨的事情,姜小昙则是好奇的不断询问,还一副生怕自己也晕船的可怜模样。

    “好了好了......别装了,如果你真晕船,我陪你继续走旱路就是了!”周昂早已了解姜小昙的性格,陪她演了一会后,周昂都快演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说道。

    “公子真好!”听到周昂的话,姜小昙顿时喜笑颜开,还下意识的挽住周昂的胳膊。

    就这样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很快便翻过了扁担坡,等他们翻过山岭,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好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座废弃的驿站,这里原本就是为前往郭北县的行人准备的,因为路程的原因,大多数情况都需要在这里歇息一晚,所以这个驿站一直存在着。

    也是因为三年前盗匪堵住了山路,这处驿站才荒废了。

    很快周昂和姜小昙就简单的收拾出了一间房,因为荒郊野外的,所以两人并未分房睡。

    周昂心中坦荡,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而姜小昙更是毫不避讳,甚至因为要和周昂同睡一屋,反而显得很高兴。

    “你笑什么?”周昂和衣枕着包袱,靠在一个木板铺成的土炕上,本已打算睡去,却看到相隔不远的姜小昙,还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公子给我讲讲故事吧!”姜小昙没有回答自己为什么笑,而是一脸期待的向周昂说道。

    “讲故事?这我可不会!”周昂笑着摇了摇头。

    “不讲故事,那就讲讲公子小时候的事情吧!”姜小昙继续说道,更是显得一脸期待。

    周昂沉默了片刻,而后才语气怅然的说道:“你真想听?”

    “嗯!”这一次姜小昙只是认真的嗯了一声,也没了先前的嬉皮笑脸。

    片刻之后,周昂便开始语气平缓的说道:“我出生在一个武将世家,我的生父名叫周元让,如今是手握八万大军,镇守西北的烽烟军统帅。如今整个大宁朝,只有九位封号将军,而他便是其中之一。不过我从出生到离开周家,也只见过他几面而已........”

    周昂说的很平静,虽然讲的是他自己,却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姜小昙一直默默的听着周昂讲述,虽然心中也越发的愤恨,却不曾打断周昂。

    “母亲死后我便立志要考取功名,让周元让颜面扫地。也是因此他将我踢出了周氏族谱,对外宣称没有我这个儿子,从那以后我便搬出了周府。说起来我能活到今日,还要感谢我那位三妹,她叫周秀儿。后来我才知道,我离开周府后住的那个废弃小院,其实也是她安排的,甚至我能得中进士,也是她在背后用计促成的。”周昂讲了近一个时辰,才讲到自己如何中进士,又如何被任命为郭北县令。

    “秀儿小姐可真是个好人啊!这周府的人也太坏了,除了秀儿小姐,竟然无一人顾念公子的血脉亲情!”姜小昙不忿的说道,听完周昂的过往,姜小昙也将整个周府恨之入骨,唯独对周秀儿另眼相看。

    “傻丫头,这个世界哪有单纯的好人啊,秀儿对我有恩不假,却并非纯粹的顾念兄妹之情,如果我猜的没错,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欠下与她的因果!”周昂忽然一笑,有些宠溺的称乎姜小昙为傻丫头。

    “因果?何为因果?”姜小昙听到因果二字却是一愣,倒是露出了少有的郑重。

    “种善因得善果,我欠了她,将来自然要还了,这便是因果!”周昂随着修为越深,加上读书明理知道的越多,已经开始慢慢明白一些天机命理,他知道欠周秀儿的迟早有一天要还。

    “那因果要怎么还?”姜小昙似乎对此事极为好奇,又继续问道。

    周昂也没多想,便直接开口答道:“或还一物,或是为她办一件事,亦或者还上我的性命!”

    这一次周昂说完,却没有听到姜小昙再问什么,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你怎么了?”过来许久之后,周昂也没有听到姜小昙在说话,便小声的问道。

    “没什么.......我是在想,我欠了公子那么多,这辈子恐怕是还不完了!”姜小昙的声音没了先前那般活泼,反而少有的严肃。

    周昂闻言也是微微一愣,他还很少看到姜小昙这样,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随后周昂玩笑般的说道:“胡思乱想什么呢?因果只是佛门的说法,也不一定对呢!再说了秀儿于我有恩,或许是她前世欠我的呢?而我虽然有恩于你,也可能是我前世欠你的。”

    “真的吗?那我这辈子就不能对公子报恩了,只要我一直欠你的,这样就能生生世世缠着公子了!”听到周昂的开导,姜小昙一下又变回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

    听到姜小昙这番话,周昂也是心中好笑,不过眼看时间不早了,周昂便开口说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赶路,就此歇息了吧!”

    而后两人一夜无话,因为身处荒郊野外,周昂虽然闭目养神,却并没有真的睡下。

    不过好在他修炼神魂,哪怕几天不睡觉,第二天也能保持充足的精气神。

    第二日两人继续踏上了前往金华的路程,而半日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兰溪县的一处码头。

    这处码头便是距离郭北县最近的,从这里上船便能前往江南地区的大多数地方。

    码头上人并不多,这里并不是那种交通要道,只有那些途径此处的客船会顺道捎上一些旅客,一般情况船只都很少在这里停泊。

    码头之上姜小昙与周昂并肩而立,姜小昙好奇的打望着江水,一路走来她表现的对什么都很好奇。

    此刻河风轻拂,吹动着两人的衣衫,远远看去却是一幅极有诗意的画面。

    一个是青衫儒巾的翩翩公子,一个是素衣长裙的款款佳人,两人倒是应了那句郎才女貌!

    “公子你看,好大的一艘船!”忽然姜小昙指着河道上游兴奋的说道。

    周昂顺着姜小昙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河道中一艘双层大船缓缓顺流而下。

    那船顶还有一面旗帜,上面绣着一个罗字,昭示着船的主人姓罗。

    “这船上可载了不少东西啊,你看船舷吃水很深,不过能用上这种大船的,也是非富即贵之人。”周昂看了一眼大船,闲聊一般的与姜小昙说道。

    这种大船注定与周昂他们毫无交集,两人只是如同欣赏风景一般的看着大船缓缓使过。

    不过随着大船越来越近,周昂和姜小昙都能看到,似乎船上也有人站在围栏边,也如同看风景一般的看着船外。

    那大船在周昂和姜小昙眼中是与江河一体的风景,而在船中之人眼中,周昂和姜小昙也是与码头一体的风景。

    “是他?”等到大船距离周昂所在的码头只有十余丈时,周昂也看清楚了船上凭栏而望的人。

    “公子认识那人?”姜小昙很是好奇的问道,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周昂会认识那船上的人。

    “国子祭酒,罗大业。”周昂口中说出一个官职和名字,他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大船上的人,那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