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83章 上古祭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女鬼的动作很慢,似乎并没有真的要急着一口咬下去。

    忽然周昂缓缓的睁开眼睛,去没有扭头去看那女鬼,而是略带笑意的说了一句:“小谢姑娘,你可真是顽皮啊!”。

    女鬼闻言身体如一团破布般飞到周昂身前,那张恐怖的脸依旧紧贴着周昂,口中还发出低吼。

    同时她十指上的指甲也瞬间变长,仿佛十根利刃对着周昂脑袋抓去。

    此情此景活脱脱的一个索命女鬼出现在周昂面前,不过他依旧不为所动,反而脸色还带着笑意。

    女鬼看起来凶残恐怖,但偏偏迟迟没有下手,终于她实在忍不住身体向后一飘,而后身体扭曲,变得更加恐怖吓人。

    “玩够了没有?你的幻术对我不会有丝毫用处的。”周昂看着那极尽扭曲的女鬼,忽然起身走下了木床。

    “哼,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怕?”女鬼终于开口,声音确实是小谢的。

    下一刻她也散了幻术,又恢复本来面目出现在周昂面前。

    “我为什么要怕?”周昂饶有兴趣的看着小谢,问出了一句让小谢都为之一愣的话。

    小谢想了一下,而后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可是鬼呃!”

    “那你杀过人吗?”周昂一笑,又问了一句。

    小谢摇了摇头,显得有些茫然,不知道周昂为什么会问这些。

    “你连人都没杀过,我又为什么要怕你?”周昂又说了一句。

    听到周昂这句话,小谢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不过周昂接下来的一句,却是让小谢这个女鬼瞬间大惊失色。

    “不过我杀过人,另外死在我手下的鬼也有不少。”说这句话时,周昂又迈开脚步,向小谢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别......别过来......”小谢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原本她是打算来吓吓周昂的,可现在明显自己被吓到了。

    周昂停下脚步,随手对着身前一挥,接着一道无形的壁垒笼罩房间,小谢刚准备遁走,就感受到壁垒阻挡,顿时花容失色,看向周昂的目光变得畏惧起来。

    “你不是普通人?”此时小谢如何不知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你可知道鬼也是会死的?”周昂没有回答小谢,反而问了一句。

    小谢此刻大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周昂没有继续靠近小谢,而是如同先生给学生讲课一般的说道:“鬼死后就会成为聻,那时候你会仅余下意识,那里已经算不上一个世界了,因为那里没有时空的概念,无形无声,那是一种永恒的孤寂,更没有再转世的可能。”

    “我.....我不想死.....做鬼其实也挺好的,求求你别杀我!”小谢身前也只是个单纯的少女,死后也一直生活在这处宅院中,说到底她只是个贪玩又单纯的小姑娘。

    “那么喜欢做鬼?就不想做人吗?”周昂忽然大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小谢已经被周昂吓破了胆,想也没想的就答道:“做鬼无忧无虑,还可以不吃不喝,又没有生老病死,比做人逍遥多了。”

    然而小谢的这番话,却是让周昂的眉头一皱,

    因为他知道,如果阴魂不入地府,魂体是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消散的,要么修炼适合阴魂的功法,要么吸取活人的魂魄壮大神魂,但像小谢她们这样既不修炼,又不吸人魂魄的,理应是不应该存在的。

    “阴魂是不可能常驻阳世的,告诉我你们壮大阴魂的办法吧。”周昂脸上笑容消失,终于很认真的对小谢说了一句。

    小谢都快哭出来了,她真的只想吓一吓周昂,可现在周昂问她这些她都答不上来。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们白天都在古井下睡觉,晚上就出来玩,其它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秋容姐姐知道。”小谢慌乱的说道,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等等,你说什么古井?”周昂神色一动,注意到了小谢口中的古井二字。

    “就是天井中的那口古井,我们白天就是住在下面的。”小谢立刻答道。

    周昂再次挥动衣袖,那壁垒瞬间消失,而后他对着小谢说道:“带我过去看看。”

    “现在?”小谢哭丧着脸问道。

    周昂只是点了点头,自己就拉开门房走了出去。

    “你们守好这里,不用跟来。”周昂走出房门立刻对亲卫吩咐道,自己一个人走向了后院。

    很快周昂和小谢再次回到后院天井,这里烛光依旧亮着,而秋容还在忘我的临摹着周昂那几个字。

    秋容沉浸期间,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周昂到来,不过很快小谢大喊一声,终于惊动了秋容:“秋容姐姐快跑,这个姓周的不是好人。”

    小谢一声大喊,同时身形一窜跑到秋容身边,周昂站在原地,没有阻止小谢,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两个女鬼。

    “周公子?这么晚你还来这里做什么?”秋容放下手中毛笔,一脸不解的看向周昂。

    此刻秋容对周昂并无多少警惕之心,更没有表现出丝毫恶意,这半夜临摹,秋容心中对周昂只有敬佩。

    周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秋容身侧案几上的纸张,他看到那里已经有厚厚一摞秋容临摹的字迹,心中暗暗的点头。

    “在下想下古井一看。”周昂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道明来意。

    秋容闻言微微一愣,古井下算是她们这些孤魂野鬼的家,虽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忽然有一个活人说想去看看,她也总感觉怪怪的。

    “实不相瞒,其实我们都不是人而是鬼,那古井乃是我们的栖息之地,不知公子想看什么?”秋容也没有再隐瞒什么,对周昂也是如实相告。

    周昂点了点头,对秋容如此坦诚倒是有些意外,而后也直接说道:“还没见到你们时,便已知晓此地乃是鬼宅,不过你们并未作恶,我也不会为难你们,只是有些好奇那古井下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壮大你们的阴魂。”

    “古井下有东西?”秋容闻言也是一惊,她在古井下生活了近百年,可从未发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

    周昂再次点了点头,秋容也神色郑重的看着周昂,而后忽然说道:“我带公子下去。”

    “秋容姐姐......”小谢连忙开口喊道,似乎有些担心秋容会引狼入室。

    “周公子不是坏人,坏人绝对写不出如此坦荡的字,更说不出如此金玉良言,我相信他。”秋容看了一眼案几上的那幅字,而后认真的对小谢说道。

    秋容说完后还不忘将周昂那幅字卷起,而后小心翼翼的收入衣袖中,看起来颇为珍视。

    “那就有劳秋容姑娘了,姑娘也有颗赤诚之心,将来定会心想事成的。”周昂微微拱手说道,最后一句话却是大有深意。

    秋容带着小谢向周昂走来,听到周昂的话也微微一愣,而后浅浅一笑的问道:“公子知道我心中所想?”

    “哈哈,自然知道,你与小谢姑娘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都映照在了眼睛里,陶兄倒是好福气。”周昂一脸笑意的说道,他这一说却是让秋容和小谢下意识的对望一眼,两人眼中却都有些闪躲。

    秋容尴尬的一笑,人已经走到了了枯井旁,而后指着枯井说道:“这井约莫有七八丈深,公子可能自行下来?”

    周昂看到那是一个用石条镶了沿口的老井,石条历经风霜都已经风化了。

    “没问题。”周昂点头说到,他话音刚落,秋容和小谢便纵身跳下了古井。

    而后周昂走到井边,低头看向了井中,只见里面漆黑一片。

    但周昂能明显感觉到,从井口溢出的气流并不潮湿,相反还有些干燥,说明这古井之中并没有水。

    下一刻周昂也一脚跨入井口,而后人就如一片树叶,轻飘飘的朝古井下方落去。

    片刻之后周昂脚踏实地,已经落在了井底。

    “这里没有烛台等物,倒是要让公子摸黑了。”周昂刚落下,便听到秋容略带歉意的声音响起。

    周昂笑着摇了摇头,而后衣袖一抖,飞剑余鸾瞬间出现在他的头顶。

    飞剑一出立刻爆发出明亮的剑光,那剑光火红,仿佛一团熊熊火焰燃烧,瞬间便将整个井下空间照亮。

    周昂只让飞剑余鸾照亮四周,同时刻意压制了飞剑的威压,倒是没有让这井下的一群鬼感到害怕,不过看到周昂头顶的飞剑,包括秋容在内所有阴魂都一脸动容。

    这古井之下果然很宽阔,周昂看到这里直径至少有十几丈,此刻那些小鬼都挤在一起,站在秋容和小谢的身后。

    井底还有石桌石凳,也有用石头堆成的像床榻一样的东西,看来这些阴魂果然是长时间生活在这里的。

    周昂目光扫过井底,其实这里并无什么异常,看起来只是一个废弃了许多年的古井。

    “公子可发现了什么?”秋容见周昂下来以后只随意的看了一眼四周,而后便一直低头沉思,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秋容这一问,周昂点了点头,而后对秋容等鬼魂说道:“你们退后一些。”

    众鬼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下意识的退后,最后几乎贴在了古井的边缘。

    下一刻,只见周昂站到了井底中央位置,而后双拳紧握,忽然猛地抬起右脚,接着一脚重重的踏下。

    在周昂这一脚之下,整个古井底部一阵摇晃,接着秋容就惊愕的看到,原本的古井底部竟然再次塌陷,同时一股古老的气息从脚下传出,原本的底部竟然分崩离析,那些石块泥土开始坠落,很明显在古井底部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空间。

    古井底部的地面很快消失不见,周昂悬浮在虚空之中,在他的脚下是一处更大更古老的空间,也是一片漆黑幽暗。

    只是那里有一座古老的祭坛耸立,那组成祭坛的巨石上铭刻着古老而神秘的符文。

    古老祭坛的中央,还有一座四方的大坑,坑中堆满了无数的龟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