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82章 秋容小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鬼......鬼学堂?”葛良工一听到有鬼,吓得紧紧的抱着周昂的胳膊。

    “你连妖怪都不怕,怎么怕鬼?”周昂有些意外的扭头看着葛良工,他原以为葛良工不会害怕的。

    葛良工蜷缩着身子,紧紧的靠着周昂,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妖是活的,可鬼是死的,这能一样吗?”

    “额.....好像是有些不同。”周昂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你是跟我进去,还是跟他们一起在这里等我?”周昂又问了一句,很明显是打算独自进入宅院的。

    葛良工闻言将周昂胳膊抓的更紧,连忙说道:“我跟老师一起。”

    “那走吧。”周昂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伸出左手推开了院门,他的右臂还被葛良工拽着。

    周昂推门之时,却没有感觉到门上有明显的灰迹,看样子这个门还是时常有人推动的,也就说这宅院里应该还住有活人。

    大门推开,发出滋呀的摩擦声,接着一股阴暗腐朽的气息便从门后传来,果然是那种明显荒废很久的宅院。

    这宅院有照壁回廊,看起来应该是好几进的大宅子。

    那明显的灯火是从宅院最深处传来的,读书声也是从那里传来,周昂便带着葛良工继续朝着宅院深处而去。

    回廊上也长出了藤蔓,不过黑夜并不影响周昂的目视,他还能从那些藤蔓枝叶间看到,回廊上有精美的雕刻纹饰,很明显这宅院的主人在修建时花了不少钱财和功夫。

    “可惜啊,这么好的宅子就荒废了。”周昂小声的感慨一句,很快便带着葛良工穿过回廊,来到一个巨大的天井下。

    在天井的另一端,有许多人端坐期间,正在摇头晃脑的读着书。

    葛良工看到对面足有十余人,有男有女,年纪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小的只有七八岁,他们衣着鲜亮,看起来倒是与活人无异。

    周昂脚步走的很轻,早已被读书声掩盖,他无声无息的出现,一时间也没有引起注意。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仙事,凡事,妖魔事,事事关心。”周昂看着厅堂前柱子上的一副对联,忽然大声的读了起来。

    随着周昂开口,那厅堂中的读书声也戛然而止,而后所有人齐齐看向周昂,一些人更是起身慌乱的躲了起来,看起来十分害怕。

    “倒是一副有意思的对联,在下深夜造访,想寻个借宿的地方。打扰诸位还望海涵。”周昂朝着对面厅堂拱手,显得非常客气。

    周昂一眼望去,对面十几个人,就只有一个年近二十的男子是人,其它的竟然全是阴魂。

    “在下陶望三,这里是本是无主宅院,我等也是寄居此地,兄台寄宿一晚自然没什么问题。”那个唯一的活人上前几步,站在了一众阴魂的前面对周昂说道。

    周昂目光从对面一众阴魂身上扫过,发现这些阴魂道行都很肤浅,道行最高的一个也不过近百年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功法修炼,全靠吸纳阴煞之气自然成长的。

    那是一个长得秀丽脱俗,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女鬼。

    此刻这个女鬼也站在了陶望三的身旁,正一脸戒备的盯着周昂。

    而在陶望三的另一侧,同样也是一个女鬼,只是这个女鬼看起来要年轻一些,气质也是活泼灵动,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周昂和葛良工。

    周昂伸手拍了拍葛良工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拽的太紧,也是告诉让她安心。

    而后周昂带着葛良工绕过天井,出现在了陶望三面前。

    “在下周昂,看那对联似乎出自女子之手,不知是何人所写?”周昂自报姓名,而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陶望三身旁的两个女子。

    “哦,那是秋容写的。”那两个女鬼没有答话,倒是陶望三先一步答道,说话时扭头看向左侧的那个眼角长有泪痣的女鬼,显然她就是秋容。

    很明显这个陶望三已经许久没与外界接触了,竟然不知道周昂的身份。

    秋容见周昂盯着自己,心中有些莫名的忐忑,不过她没有在周昂身上感受到什么威胁,又仗着自己有近百年的道行,便上前一步,微微屈身施礼说道:“正是小女子所写,拙劣笔墨让公子见笑了。”

    “秋容姑娘过谦了,虽然这笔法确是稍显稚嫩,不过也足见下了一番功夫,已有章法所欠缺的只是火候了。加上这下联颇为有趣,倒也是一副妙联。”周昂一脸笑意的说道,对这个叫秋容的女鬼倒是大加赞赏。

    听到周昂的话,秋容低着头浅浅的笑了一下,不过陶望三另一侧的那个女鬼却有些不忿的说道:“听你的口气好像很了不起似的,要不你写几个字让我们见识见识?一来就指三道四的,真以为自己是书圣转世啊?”

    这女鬼一开口,陶望三和秋容都是一脸尴尬,不过周昂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而后对着女鬼一拜说道:“这位姑娘说的有理,倒是在下唐突了,姑娘真性情令人佩服,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叫我小谢就可以了,看你年纪也不大,顶多跟望三哥哥一样是个秀才吧?这大半夜私奔出来的?”小谢见周昂态度还不错,倒也没有继续为难,不过她大有深意的看着葛良工,脸上笑容有些别样。

    周昂到不会因为小谢几句话而生气,其实周昂还觉得小谢说的有理,虽然以他如今的文名,天底下不知道多少人希望得到他的点评。但眼前这些人鬼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自己直接点评秋容的对联,在不知情人的眼中,确实有些自视甚高的味道。

    “你怎么说话呢?谁私奔了?”周昂还没开口,葛良工倒是一下跳了起来,此刻反倒不像先前那么害怕了。

    “小谢姑娘误会了,良工是我的弟子,我们确实只是路过此地。”周昂伸手示意葛良工不要说话,而后一脸笑意的解释了一句。

    “弟子?哪有收女弟子的?再说你这么年轻.....”小谢似乎和周昂杠上了,每一句话都在跟周昂抬杠。

    听到小谢与周昂争锋相对,秋容连忙说道:“小谢,不得无礼。”

    “呵呵,陶公子不也收了你们这一堆的女弟子吗?”周昂依旧面带微笑,目光又在陶望三身后的那些阴魂身上扫过,那些阴魂中女鬼居多,男性阴魂倒是要少一些。

    周昂一句话让小谢一时间没有反驳,不过陶望三闻言倒是连忙摆手说道:“周公子误会了,误会了,陶某只是在此读书,与秋容小谢他们也是偶然认识,大家一起读书谈不上弟子先生的。”

    “不,周公子说的对,望三哥哥教我们读书写字,我们确实是你的弟子了。”秋容忽然一脸认真的说道,无论是她还是小谢,都称呼陶望三为望三哥哥,看起来颇为亲密。

    陶望三一脸尴尬的笑着,连忙对着周昂说道:“让兄台见笑了。”

    “好了,你们要住下可以,前面的几进院子都空着,房间还算干净,只是没有被褥什么的。”小谢似乎不想周昂和葛良工多待,连忙开口说道。

    周昂看着小谢点了点头,不过却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虽是无主之宅,但你们确实先来,今夜叨扰有些过意不去,奉上金银又未免俗气,不如周某写几个字赠予诸位吧。”

    说话之时周昂已经向厅中案几走去,他看到哪里正好有笔墨纸砚。

    葛良工也是非常懂事,抢先一步上去为周昂研墨,这一次周昂倒没有拿出惊鸿笔,而是直接用陶望三的普通毛笔沾上了墨汁。

    看到周昂落笔,秋容和陶望三等人都围了过去,也有些好奇周昂会写些什么?

    “一念开明,反身而诚。”

    周昂笔走龙蛇,只写下了简单的八个字。

    这八个字写成,并没有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异象,只是陶望三和秋容看到这几个字明显神色动容。

    倒是小谢对此不屑一顾,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周昂的字颇有气象,除了神情不屑之外,倒没有当即说什么抬杠的话。

    写下这几个字,周昂便没有继续留下,而后出去将那些亲卫叫了进来,开始收拾前院的几间空房。

    “这位周公子不简单,今夜都不许去前院玩耍,阿七你去前院守着,有什么情况立刻来报。”等到周昂离开,秋容看着周昂留下的那幅字认真的说道。

    秋容在这群阴魂中威望极高,平日里也是靠她约束这些阴魂,那个叫阿七的小鬼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听到秋容吩咐立刻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陶望三也仔细的打量着周昂留下的字,这八个字意思很简单,但陶望三总感觉这幅之中隐含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让他不由得心生膜拜之情,就仿佛看到了古代圣贤的真迹。

    有此想法陶望三连忙摇了摇头,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太过荒谬了。

    “秋容姐姐,这个周公子好像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原来他们不是两个人来的,刚才在院外还有三十来个随从,这些随从气血之力极其旺盛,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我连靠近都不敢。”阿七刚走片刻,忽然又一脸惊惧的折返回来,几句话让一屋子的阴魂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厉害?我去看看。”小谢一听立刻打算到前院一看。

    不过她刚一动身,就被秋容一声喝住:“回来,不要任性,他们住一夜就走了,不要惹是生非。”

    秋容的话在这些阴魂中还是很好使的,虽然小谢心中无比好奇,但听到秋容的话还是停了下来,不过心中的好奇确是越发的重了。

    “今夜都不要出来了,回去吧。”下一刻秋容又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就在她说话的时候,那些小鬼们身形渐渐隐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望三哥哥也去睡吧,我们明晚再见。”看到小鬼们消失,秋容又对陶望三说了一句。

    陶望三闻言点了点头,便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小谢看着秋容做了个鬼脸,而后嬉皮笑脸的一转身,接着身形也渐渐隐去消失不见。

    看着瞬间空空如也的厅堂,秋容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而后她转身看向周昂的那幅字,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片刻后秋容也拿起了毛笔,重新铺开一张白纸,竟然一脸虔诚的临摹起来。

    前院的房间很快便收拾好了,葛良工有些不情愿的进了房间,看起来还有些害怕。

    “别怕,外面一直有人的,为师也住在你旁边。”周昂看出了葛良工的害怕,笑着宽慰道。

    “要不......要不我在老师房中坐一晚吧,学生是真的怕啊!”葛良工哭丧着脸,像极了一个怕鬼的孩子。

    “胡闹,你都是大姑娘了,就算我们是师徒也不行,听话没什么好怕的。”周昂脸上笑容消失,语气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葛良工将周昂如此决绝,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委屈巴巴的说道:“好吧,那再问最后一句,老师为什么非要住这里?”

    周昂闻言神秘的一笑,而后小声的说道:“因为这个宅院不寻常啊,那些阴魂不懂修炼,长久滞留此地道行却能与日俱增,问题肯定出在这宅院中,留下来看看又何妨?”

    “好吧,那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葛良工十分不情愿的往屋里走去,最后还一脸可怜巴巴的央求着。

    周昂感觉有些好笑,不过还是对葛良工点了点头。

    “你们的气息太过明显了,今夜都收敛气息吧。”周昂亲手为葛良工关上房门,转身之后又对屋檐下几个还在警戒的亲卫说道。

    亲卫们微微躬身,而后身上的气息不断收敛,最后那一身气血隐藏起来,看起来仿佛不存在了一般。

    周昂推开了旁边的房门,那房中只有一架木床,已经被亲卫们收拾的干干净净,上面铺上了干草。

    看了看空荡荡的房屋,周昂走向木床,而后直接坐了上去。

    周昂坐在床上双目微闭,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便到了三更。

    此刻整个宅院一片寂静,连一丝虫鸣之声都没有,唯有后院还亮着烛火,秋容还在伏案临摹着,好像已经深深的沉浸期间。

    木床上周昂气息平稳,似乎已经睡着。

    忽然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周昂身后,那是一个身穿破烂衣衫,脸色煞白,双目空洞无神,眼角还流着两行血泪的恐怖女鬼。

    女鬼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周昂身后,身躯几乎贴在周昂的后背,一张吓人的鬼脸一点点的前移,似乎要咬向周昂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