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9章 上金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接下来的半刻钟时间,便是一场杀戮的盛宴。

    山寨之中竟无一人是周昂一合之敌,即便人数再多,在飞剑面前也只是徒劳。

    无数的人头滚滚落下,飞剑划过便有一片片的尸体倒下,即便这些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这超凡的力量面前也毫无抵抗。

    周昂第一次体会到超凡力量带来的快感,甚至随着杀死的叛军越来越多,这种快感越发的明显,那种随意掌控他人生死的快感,更让人有种渐渐成瘾的感觉。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只要坚守本心,心存正气,又怎么可能入魔?”周昂杀戮之时隐隐感觉有些杂乱的念头产生,不过这种念头刚一产生,就被他纯净的念头镇压。

    周昂知道这就是修行之中的魔障,许多修士在获得超凡力量之后,就会迷失本心,从而坠入魔道。

    当最后一个叛军倒下,飞剑余鸾如一道流光一般飞回周昂身边,等到神魂归窍之后,虽然隔着三里远,也能闻到浓郁的血腥气。

    很快周昂便真身出现在山寨之中,他没有忙着去清点山寨的收获,而是首先下到矿井之中,将里面的百姓解救了出来。

    当看到自己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周昂也有些震惊。

    因为这矿山之中,竟然还有两千多人,而这大部分人都是郭北县的百姓。

    “本官便是郭北县令,刚才有位剑仙路过此地,如今这些山贼已尽数伏诛,你们都各自回家吧!”周昂看着这些百姓,并没有告诉他们山寨之中的是叛军,而是依然告诉百姓这里是山贼。

    随后百姓们千恩万谢的跪拜周昂口中的剑仙,相互搀扶着返回了郭北县。

    接下来周昂才开始在山寨中寻找起来,果然他在山寨中央的大帐之中,找到了几本账册,还有几封往来的书信。

    当翻看了书信的内容后,也算完全印证了周昂心中的猜测,因为书信中对这座山寨发号施令的,全部都来自吴王府。

    这也与周昂猜测七将军的身份时一模一样,在整个浙江,最高长官自然是从二品的浙江布政使。

    但是在这浙江地界,却有一人是布政使也管不了的,那就是宗室亲王,分封于浙江的吴王。

    周昂不认识吴王,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王爷,只是知道这位王爷风评还不错。

    在传闻和大多数人的认识中,吴王素有贤名,以博学仁慈而闻名,是一位不错的贤王。

    现在周昂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吴王装出来的,而且如果周昂没猜错的话,那所谓的贪狼军,就是吴王私设的一支军队。

    随后周昂将山寨之中清点了一番,这里粮草倒还剩了不少,以三千人的用量,也还有足足两月的用量。

    而已经锻造完成的兵器,山寨之中还有一千余件。

    周昂将这些兵器全部存放到了一条矿洞之中,而后他又用飞剑轰击矿洞,让矿洞坍塌,将上千件兵器全部埋在了洞里。

    至于那些粮草和有用的东西,周昂则用神识御物将它们全部搬到了空地上,而后他直接一把火,将这山寨付之一炬了。

    第二天周昂便组织郭北县的百姓,将山上的粮草物质全部运回了县城。

    如此多的粮草周昂没有将之纳入府库,而是全部分发给了郭北县百姓,这一次还包括城外几个村庄的百姓。

    因为山寨中被囚禁的百姓返回,郭北县如今也有了几千人,原本人烟稀少的村庄也恢复了一些生机。

    重建郭北县是一个漫长而重大的工程,好在现在人慢慢的有了,加上冯良家中和山寨中的钱财物质,许多事情周昂也开始做着了。

    比如县衙已经招募了几个衙役,还有一个管理文书账目的账房先生。

    随后的几天,周昂又让百姓修缮了县学和县狱,当这一切都做完之后,郭北县的人道气运终于正常运转起来。

    看着头顶如华盖般笼罩整个县城的气运,周昂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姜小昙站在周昂身后,看到周昂面露微笑,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公子,这些日子累坏了吧?”姜小昙满脸关切的问道。

    她眼中露出心疼的神情,这几天周昂忙前忙后,却是让姜小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身为县令,这些不正是我该做的吗?郭北县终于有了一些该有的样子,我自然高兴了!”周昂也是心情愉悦,同时他也感觉到无形之中属于自己的县令气运也更加壮大了。

    “那公子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我听说别的县尊整日里就是养养花溜溜鸟,倒是你这个县尊,不仅要打打杀杀的,还要操心百姓有没有吃的有没有住的。”姜小昙一脸无奈的说道,也有些为周昂打抱不平。

    “恐怕没有时间给我休息了!贪狼军被灭的消息想必吴王已经知道了!”周昂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郭北县的情况略有起色,但周昂心中其实一点都没放松。

    关于山寨和吴王谋逆的事,周昂并没有隐瞒姜小昙,不过整个郭北县周昂也只对姜小昙一人说过。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姜小昙很是担忧的问道。

    “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同时想办法让朝廷相信吴王要谋反。”周昂小声的说道,他其实也一直在心中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唯一令周昂庆幸的,就是吴王并不了解自己,甚至周昂可以肯定,冯良和七将军对付自己的事吴王也不知道,就算吴王怀疑自己,也只当自己是个普通县令。

    更关键是吴王并不知道自己修炼神魂,并且拥有飞剑,结合山寨被灭,吴王并不会第一时间来怀疑自己这个普通的县令。

    “现在吴王还没完全准备好,谅他也不会仓促起事,所以表面上他也会竭力掩盖山寨发生的事。”周昂继续分析道,倒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公子为什么还不写奏折说明此时,你有贪狼军的账本和与吴王府的往来书信,朝廷没理由不相信啊!”听到周昂如此说,姜小昙反倒越发疑惑了。

    这几日也不见周昂有写奏折之类的。

    “我一个县令的奏折,需要层层转交最后才能到达皇帝面前,恐怕还在半路上就被吴王知道了。现在必须想个安全可靠的办法!”周昂早就想过了这些问题,结果最后发现,以目前的情况,他根本无法安全的将吴王谋反的证据呈给皇帝。

    说起来周昂的身份确实有些尴尬,因为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系,同样也就无法借助武将、文官、阉党的渠道来传递奏折。

    “那公子的办法是什么?”姜小昙倒是从不怀疑周昂,她觉得不管什么困难周昂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目前还没有办法,不过我们眼下需要去金华府一趟。”周昂摇头摇头说道,突然提到要去金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