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6章 安幼舆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布政司衙门内,周昂坐在公案后,他的房中如今除了崔文山,更多了一个葛良功。

    此刻葛良功正拿着一本账册,一脸笑意的对周昂说着:“这次有肃王爷帮忙,西北的食盐基本都被我们收购了,共计食盐八千三百六十五石,预计足够未来陕西八个月的用量。”

    “另外此番收购的盐价远低于市价,即便往后以九成市价出售,也可得利白银七万余两,肃王爷说这些钱愿与恩师平分。”葛良功继续说道。

    这才两三日时间,她已经接手了部分崔文山的事务,还颇有几分账房先生的样子。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愉悦的笑容,而后说道:“第一个月按公告说的低价销售,后面还是恢复市价,这物价稳定也并非越低越好。”

    “恩师说的有理,学生也正想说此事。如果恢复市价的话,此番食盐的利润,我们差不多能得到白银十二万两。”葛良功也笑容灿烂的说着,此番她全程参与了食盐收购计划,这些食盐入库都经她之手,对此她也颇有成就感。

    “以后这些钱便由你打理。无论你想做什么,为师都全力支持。”周昂直接开口,直接给了葛良功极大的权利。

    布政司衙门自然有一套钱粮账目,这些有专门的吏员负责,而且这些钱粮并不属于周昂个人,周昂不可能让葛良功接手这些,但是另外独立建立一套府库账目却是没问题的。

    葛良功闻言喜形于色,立刻对着周昂一拜,有些激动的说道:“学生定不负老师厚望。”

    虽然葛良功天资聪慧,更是管理后勤的奇才,但说到底她也还是个半大孩子,自然渴望得到认同,如今周昂的举动自然是对她最大的认同和鼓励,她又如何不高兴。

    “主公,今日有件事情颇为蹊跷。”崔文山见盐业的事情说的差不多了,便开口说起了其它话题。

    “什么事?”周昂好奇的一问,在崔文山那里可不是随便什么小事都会汇报的。

    “三郡主的那位夫君,珠宝商冯莫昨夜突患眼疾,今日眼睛直接瞎了。”崔文山也是有些愕然的说道,这个消息任谁听了都觉得有些蹊跷。

    “奇怪?怎么早不瞎万不瞎,偏偏这个时候瞎了?”周昂喃喃自语的说道,也是陷入了沉思。

    周昂的话让崔文山和葛良功更加意外,似乎在周昂眼中冯莫眼瞎的时候也不对。

    “恩师莫非知道什么?”葛良功若有所思的问道。

    “本来打算这两日去拜访冯莫的,想让他替我看一样东西,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周昂对此并未隐瞒,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

    而且周昂说话的同时,衣袖一抖还将飞剑祭出。

    飞剑余鸾吞吐着剑光在周昂身前沉浮,看得崔文山和葛良功目瞪口呆。

    “这是传说中的飞剑?”葛良功更是上前两步,好奇的打量起飞剑来。

    周昂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说道:“听说那冯莫的眼睛能辨别宝物,这柄飞剑的来历与我有莫大关系,所以.....”

    说着说着周昂无奈的摇了摇头,自然是原本的计划也泡汤了。

    “连恩师自己都不知道来历,恐怕这飞剑很不简单啊。”葛良功对飞剑越发好奇,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触碰飞剑。

    不过飞剑余鸾灵性十足,似乎除了周昂之外,它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葛良功的手还未触碰到,飞剑余鸾就一个闪烁跑到了周昂手边。

    “她很有灵性的,就连夫人都触碰不得。”周昂有些宠爱的看着飞剑余鸾,而后手指轻轻一招,飞剑余鸾便乖巧的落在了他掌中。

    葛良功看着飞剑安静的躺在周昂掌心,那剑芒吞吐好像一个孩子在呼吸,更觉飞剑神异,不过一想到连姜小昙都摸不到这飞剑,便又瞬间失了兴趣。

    周昂也只是谈到这里随便一说,而后手掌一缩将飞剑余鸾放回衣袖之中。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剑光落入房中,那剑光如一抹晚霞,径直落在周昂身前,而后剑光之中竟然传出了燕赤霞的声音。

    “大人,城外发生蹊跷命案。”

    燕赤霞的声音传出,不仅周昂听到,崔文山和葛良功也都听到了。

    一听是蹊跷命案,周昂豁然起身,接着伸手一抓,将晚霞般的剑光捏在掌中。

    “恩师,学生也想去看看。”周昂已经走到门口,葛良功也跟着走了几步,急切的开口说了一句。

    周昂脚下一顿,而后问了一句:“可会骑马?”

    “会的,会的。”葛良功连忙答道。

    很快布政司衙门中便有数十骑鱼贯而出,除了周昂和葛良功,还有他那三十亲卫。

    周昂捏着赤霞剑光,自然能感应到燕赤霞的方位,很快便出了城,来到了城北的一处山崖下。

    这里距离西安已有二十余里,平日里人迹罕至。

    远远的周昂便看到一群按察司衙门的官差出现在山崖下,他这数十骑狂奔还是有些显眼,那些官差也早就发现了周昂到来。

    “大人,死者你也认识,正是按察司佥事安宏博的公子安幼舆。”燕赤霞迎上了周昂,带着周昂向案发现场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听到死者的身份,周昂脚下一顿,安幼舆他可是印象深刻的。

    顿了一下周昂继续前行,很快便来到了山崖下,那里一具尸体用一块白布遮盖着,在尸体旁安宏博已经瘫坐在地。

    周昂还没有掀开覆盖尸体的白布,他先是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四周并无打斗痕迹,而白布下一双赤足露出,连小腿也露出一截,似乎安幼舆是赤裸着身子。

    “怎么发现的?”周昂问了一句,却不是问的燕赤霞,而是问的安宏博。

    听到周昂发问,安宏博强忍着心中悲痛起身,对着周昂一拜后说道:“回使君的话,犬子最近总是茶饭不思,整日都是神情恍惚,昨天夜里趁夜跑出,今日一早府上人才发现,后来几经寻找,才在这里发现尸体。”

    “良工你先转过身去。”周昂神色凝重的看向尸体,而后对葛良功摆了摆手说道。

    葛良功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自己转过身去,不过还是听周昂的话转了过去。

    下一刻周昂伸手揭开了白布,果然见到地上躺着一具未着寸缕的尸体,容貌正是安幼舆。

    只是周昂发现,已经绝了生机的安幼舆,双眼深陷,看起来瘦骨嶙峋,似乎一身精血都被吸干了。

    “立案吧。死者,男性,全身赤裸,弃于荒野,四周无明显身份识别物,无打斗痕迹.....”周昂蹲在安幼舆的尸体旁,一边打量着尸体,一边开口说道。

    周昂说话的同时,一个按察司的书吏已经拿笔开始记录。

    而葛良功听到死者全身赤裸时,脸颊一下就红了,身体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心中还暗暗庆幸周昂让她先转过了身子。

    “死者神情安详,体表无明显创伤.....”周昂继续说着,与此同时双手带上了一副白色的手套。

    周昂带上手套,伸手翻开安幼舆的眼睑看了一眼,而后又微微提了一下鼻孔,接着搬开嘴唇看到了口腔。

    “口鼻无异物.....”周昂继续说道。

    不过当说完这句话后,周昂忽然神情一变,他眉头微皱,凑近之后刻意的打量了一番安幼舆的口腔,接着继续说道:“死者口腔咽喉部位,有两处针孔创伤,疑似精血流失而亡,此为妖邪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