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3章 半师半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葛良功的美貌远近闻名,往年绿菊文会大半青年才俊也是冲着她来的,只是葛良功一直躲在帷幔后,至今也无人见过她的真容。

    今日葛良功终于走出了帷幔,还是在许多人的注视下。

    然而葛良功从出现的那一刻就只看向周昂,对其他人完全视若无睹。

    “不会又是鬼仙转世吧?但她身上感觉不到高深的修为,连气运也很普通,莫非还未觉醒?”周昂心中默默的想着。

    他细细的打量着葛良功,虽然对着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此看有些失礼,但这个葛良功确实引起了周昂的好奇。

    周昂对葛良功的容貌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葛良功虽然漂亮,也不及姜小昙的万一。

    而且葛良功太小,不是周昂喜欢的类型,他更关心的是葛良功会不会也是鬼仙转世?

    葛良功自然也注意到周昂不断打量自己,不过她依旧对着周昂浅笑。

    而葛遂良看在眼里,更是心花怒放。

    “听葛公说这种分餐而食的方式是良工小姐独创的,我很好奇良工小姐是如何想到的?”等到葛良功走近,周昂好奇的问道。

    葛良功坐在了葛遂良的身旁,正好与周昂相对而坐,听到周昂发问,她便很认真的说道:“因为传统的方式会造成很大的浪费,以前家中的饭菜许多上桌之后并未吃完,但是这些吃过的饭菜便只有倒掉,虽然每日看似不多,但经年累月下来却十分可观,加上不久前异族兵锋直指陕西,我便预料物资会开始紧张,便想着如何减少浪费,更合理的安排府中这数十人的日常用度,这种分餐而食的办法便应运而生。”

    这番话让周昂看向葛良功的眼神更不寻常,在周昂看来,这葛良工明显就是一个后勤管理的奇才,更难得的是她一个深闺女子,竟然能在异族入侵开始就妥善应对。

    而且听葛良功之言,似乎葛园除了在吃饭的方式有所改变,在其它地方也有很大改变。

    “让兴建伯见笑了,这葛园平日里确实都由小女打理,自从小女接手葛园后,这所需开销足足减少了三成,而且比以前更加井井有条了。”葛遂良也在一旁陪笑着说道,一说起自己的掌上明珠,这位老父亲也是无比自豪。

    葛遂良的一句话让周昂更是心中一动,要知道葛府这样的府邸每日开销肯定是极大的,而能做葛府的管家肯定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但是葛良功可以凭空让家大业大的葛府减少三成开支,并且在不影响原有的生活水平下,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能力若放在一县一府,甚至是一省一国那该是何等巨大的变化?

    此刻那些青年才俊看向葛良功的神色也有些别样,毕竟葛良功这种既有美貌,又是一个管理后勤的好手,正是所有男子梦寐以求的贤内助。

    忽然周昂问出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来:“不知良工小姐师承何人?”

    葛家父女都是一愣,没料到周昂会突然这样一问,不过葛良功眼神变幻,而后大有深意的一笑,依旧笑盈盈的对周昂说道:“是家父给良工启蒙的,此后便未曾拜师,只是平日里喜好看书。若真要说师承的话,兴建伯也算是良工的半师了!”

    “半师?这从何说起?”周昂好奇的一问,同时所有人都无比好奇的看着葛良功。

    “数月前初见《知行论》便爱不释手,读完之后更是获益匪浅,始知如何方为自我!从此以后,方才算活得明明白白。所以良工虽未亲聆伯爷教诲,伯爷却对良工恩同再造。这至少也算半个恩师吧?”葛良功很认真的说道,说话之时再次起身,话音落下再次对着周昂大礼参拜,这一次更为正式。

    周昂连忙起身,这次没有坦然受礼,口中还说着:“不敢当,不敢当。”

    “伯爷不必谦虚,良工知道自己一介女流入不得伯爷法眼,今日能让伯爷知晓,良工心中将伯爷视作恩师便已知足了。”葛良功继续说道,似乎这才是她今日出现的真正目的。

    葛良功一口一个恩师,周昂却神色变得古怪起来,葛良功的这些举动和这番话,周昂如何看不出来此女不简单?

    片刻后周昂忽然再次说道:“我至今尚未收半个弟子,今日才说有教无类,更不该限于男女之别,既然你认我这个半师,那我便收下你这个半个弟子又何妨?”

    谁也没想到周昂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些文人士子多是羡慕的看着葛良功,周昂这番话一说,葛良功便算真的有了周昂弟子的身份。

    只是可惜葛良功是个女子,若是换个男子有了周子弟子的身份,不用科举也足够平步青云了。

    但此刻的葛遂良却微微的叹了口气,显然有些失落。

    “老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葛良功却是欣喜若狂。

    “快快起来,今日乃是绿菊文会,再这样便是我喧宾夺主了。”周昂伸手微抬,一股柔和的力量涌向葛良功,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得出来周昂对这半个弟子很是满意。

    感受到涌向自己的奇异力量,葛良功一脸惊喜的看向周昂,她站起身来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对着周昂一笑,而后从新走向池中凉亭。

    “恭喜周子今日喜得佳徒。”人群之中有人开口朝周昂恭贺。

    紧接着剩下的人也是一脸喜庆的恭贺起来,还好这只是半个徒弟,若是周昂正式收弟子,那肯定是要有非常隆重的仪式。

    葛良功离开片刻便又返回,这次她怀中抱着一盆奇特的绿菊。

    随后她将绿菊放在场中,一时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连周昂也好奇的打量着绿菊,果然那菊花已经绽放了七八成,绿色的花朵鲜翠欲滴,看起来隐隐泛着绿色的光芒。

    “好一株绿菊,当真是人间独一无二,此情此景若再配上温举人的琴声,便是绝妙!”周昂看着绿菊由衷感慨,忽然想起了那日在古寺听到温如春弹的琴曲。

    温如春闻言一笑,而后拱手说道:“伯爷有令,学生莫敢不从。”

    说着温如春就取出古琴云扫,将其放在了案几上。

    他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手指拨动,琴声便悠扬响起。

    温如春的琴声确实是一绝,只听琴声响起,便让人感觉和风徐徐,许多人听到这琴声再看到绿菊,更是文思泉涌,一时间诗兴大发。

    很快便有人坐在案前,开始提笔书写,整个文会因为绿菊的出现和温如春的琴声,终于达到了高潮。

    琴声悠扬,时而婉转时而激昂。

    周昂还注意到,伴随着温如春的琴声,那绿菊似乎加快了绽放的速度,那绿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深,真如传闻之中一般,颜色渐渐变成了墨绿。

    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师,城北的礼部衙门外也是热闹非凡,一个长长的队伍直接从礼部门口排到了朱雀大街上。

    而且这些排队之人,无一不是身着锦衣长衫,明显是有着举人身份的读书人。

    今日是恩科报名的第一天,整个顺天府有资格参加恩科的首先亲自到礼部来登记了。

    这其中一半是顺天府京师之地的举人,还有一半则是客居京师,原本打算两年后再参加会试的外地举人。

    恩科取仕自然也是十分慎重的,这每一个都需要验明正身,除了要查验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护帖’,每一个人都还要经过礼部官员的问询,防止有人替考或者舞弊。

    不过一般替考的还是很少,毕竟有能力在会试脱颖而出的,早就自己考了会试,去了殿试很容易便混个同进士出身,基本没有可能还来帮别人考的。

    礼部衙门的大门下有一左一右两张案几,两边是同时开始登记问询的。

    “什么名字?”左侧的礼部官吏看着手中的户帖,一边在册子上登记,一边头也不抬的例行问了一句。

    他这完全多此一举的一问,便是那有些敷衍的例行问询。

    “江西举人孟龙潭。”案几前的锦衣男子小声的答道。

    不过听到这个自称是孟龙潭的声音,那礼部官员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因为这声音很是轻柔,似乎少了一些男子应有的阳刚之气。

    “哟,长得可真白啊,你这相貌比女子还俊。”礼部官员口无遮拦的说道,虽然说的很是无礼,不过却也是实话。

    只见眼前这个孟龙潭身形瘦弱,一张脸更是雪白细腻,看起来比女子肤色还好。

    “呵呵,让大人见笑了,学生只知埋头苦读,所以在房中甚少外出,这数月不见阳光,可能是白了些。”自称孟龙潭的男子随意的说道,这理由倒是也勉强说得过去。

    只是他说话之时下意识的抬了抬手,去捋了捋耳畔的发丝,这个动作正好被那个礼部官吏无意看到。

    这一看之下,那礼部官吏瞳孔一缩,心中却是猛地一惊。

    因为他正好看到,这个孟龙潭的手腕上露出一截紫色的龙纹衣袖,这位官员虽然品级不高,但身在礼部见识却不少,他知道那一抹紫色龙纹布料,可是真正的云锦龙纹。

    云锦龙纹乃皇室专用,而紫色的更是极少。

    “这紫色龙纹的好像只有兴建伯在用,莫非这个孟龙潭是兴建伯什么人?瞧这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他身上又有兴建伯的衣物,莫非兴建伯好这一口?”一抹布条顿时让这礼部官吏浮想联翩了许多。

    不过很快他连忙低下头,浑身一个激灵的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后怕的想到:“不可乱想,不可乱说,此事会招来杀身之祸。没看见.....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此人将心中的念头强行压下,而后飞快的对孟龙潭登记,然后有些恭敬的双手将户帖还给孟龙潭,那前后态度判若两人。

    “登记好了,预祝孟举人金榜题名。”礼部官员脸上堆满了笑容,最后还不忘说上一句祝福的话。

    孟龙潭身后排队的几个人一脸见鬼的看向那官吏,只觉得此人前后反差太大了,许多人也有意无意的看向孟龙潭,猜测此人可能大有来头。

    “多谢。”孟龙潭随口说了一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后转身便离开了礼部衙门,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