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1章 葛园三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周昂的房间中便亮起了烛光,这早起的习惯倒是一直未变。

    很快便有侍女端来热水,等到周昂洗漱之后,姜小昙一如既往的亲自为他穿上了衣服。

    今日周昂又穿上了那身紫色莽龙袍,连貂蝉冠也带上了,腰间甚至挂上了那枚兴建伯玉印,看起来颇为隆重。

    “听说那葛遂良家有个美若天仙的女儿,夫君一定很期待今日的文会吧?”姜小昙为周昂系上玉带,口中却有些调侃的说道。

    周昂似乎已经习惯了姜小昙对其她妙龄女子的敌意,立刻一脸正直的说道:“哪有那么多美若天仙?动不动就美若天仙,那这天仙岂不也成了凡俗之人?我就是去看看这些西北才俊,毕竟咱们正是用人之际嘛。再说那么多青年才俊,人家葛家小姐恐怕都挑花眼了。”

    “就你理由多,早去早回吧。另外宗保他们今日便启程了,应该十日后就能到西安了。”姜小昙白了周昂一眼,倒也没有一直纠缠绿菊文会的事情。

    听到姜小昙提起罗宗保和江城,周昂也笑着说道:“许久没见这两个孩子,倒是真的很想念了。”

    “此番他们回来,该传他们修道入门之法了吧?这普通人寿元终究有限,我可不希望看着这些孩子一天天老去,这生离死别最让人难受,反正我是不愿看到。”姜小昙上下打量着周昂,同时语气有些坚决的说道。

    一直以来周昂都禁止姜小昙传授江城修行之法,而他自己也从不教授罗宗保修行之法,虽然两个孩子没说什么,但姜小昙却是一直颇有微词。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自然有人教他们的。”周昂故作神秘的说了一句。

    “嗯?你是说哪两个妖仙?她们要出现了?”姜小昙一听便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周昂点了点头,而后大有深意的说道:“再不出来,她们这辈子都别想还掉因果了,你夫君我的因果岂是那么好欠的?”

    姜小昙看着周昂,神情忽然变得古怪,而后点了点头,故作认真的说道:“确实不好欠,有些人就撑了下伞,就骗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娘子,这天底下欠谁的都好,可千万别欠兴建伯你的!”

    “哈哈,夫人又调皮了。”周昂闻言哈哈大笑,两人除了相敬如宾之外,也并不缺少这些嬉笑打趣。

    用过早餐之后,周昂便坐着官轿出了西安城。

    葛遂良的府邸并不在西安城内,因为他是在城外修建的庄园,而且据说这位附庸风雅的葛侍郎,还是按江南园林的风格修建的庄园。

    在西北之地修建江南式园林,葛家的府邸也是远近闻名。

    出城不到五里,周昂就看到一片白墙灰瓦的墙院,那院墙上还有植被覆盖,远远的就能感受到草木繁盛。

    此刻通往葛府的路上已是车水马龙,许多身着长衫的文人或骑马或坐轿,似乎都是来葛府参加文会的。

    原本绿菊文会也没这么大的名气和规模,不过因为今年有周昂参加,而且他的《知行论》又成了来年恩科的必考内容,自然更多的士子闻风而动,都想来聆听周昂的教导。

    周昂的官轿并不招摇,他没有出来倒也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不过等他官轿落在葛府门外时,他那一身紫色莽龙袍就尤为显眼了。

    今日来的最差也是秀才,这些人自然一眼就猜到了周昂的身份,一见周昂便吩咐上前见礼,也不忙着先进去了。

    “学生李寿拜见兴建伯。”

    “学生卫东来拜见使君。”

    一声声问候此起彼伏,有人称呼周昂爵位,也有人称呼他使君,他的到来反倒让葛府门前先热闹了起来。

    “诸位快快免礼,今日可没什么兴建伯,也没什么使君,大家都是读书人,我也只是这绿菊文会的客人。”周昂对着众人回了一礼,言辞谦虚让人如沐春风,瞬间便在这些士子心中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周昂虽然是对着众人一起说的,不过每一个士子脸上都是欣喜无比,毕竟周昂与他们平等相待,今日这经历以后拿出去也是能吹上一吹的。

    “学生温如春,拜见使君,几日不见使君风采更盛。”忽然人群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周昂循声望去正是那个人如其名的温如春。

    周昂对温如春印象极深,不仅因为此人弹得一手好琴,更因为那古琴本就不是凡物,加上他后来半路遇鬼,周昂又与他有些交往,两人也算旧识。

    “温举人别来无恙,看来今日又能听到那绕梁三日的仙曲了!”周昂也对温如春微微拱手,他看到温如春依旧背着古琴云扫,便开口称赞起温如春的琴技。

    旁边那些士子一见周昂竟然与温如春认识,也纷纷与温如春见礼。

    温如春在陕西本就名声不小,他人间琴圣的雅号更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于是便有人也跟着恭维起来:“温兄琴技已入化境,就连文采也是西北翘楚,今日我等可是有福了。”

    “哎呀,诸位兄台折煞温某了,李兄的辞赋也是当世一绝,温某这点墨水在李兄面前可是贻笑大方了。”温如春也是无比谦虚的说道,又对恭维自己的那个书生赞不绝口。

    花花轿子众人抬,文人见面一开始都免不了相互吹捧,虽然还未进入葛府,这一波商业互吹也是非常成功的,至少气氛是相当融洽。

    “兴建伯大驾光临,老朽有失远迎,真是罪过罪过啊!”终于葛遂良这个主人及时的出现,总算让一帮士子结束了你来我往的商业互吹。

    “葛公客气了。”周昂拱手回礼,他其实在门口站的也有些尴尬,不过主人没出来,那一帮士子又兴致正高,他也不好就直接往里走。

    葛遂良今日精神头十足,毕竟能请来这么多有名有姓的文人,又有如日中天的周子亲临,他自然觉得脸上有光。

    “诸位,地方已经备好,快快里面请,来兴建伯这边请。”葛遂良先对着所有人说了一句,而后又亲自站在周昂身前伸手向府中一引。

    今日的主角自然是周昂,此刻所有人也都等着周昂先行,等到周昂和葛遂良动身了,其他人才一路有说有笑的跟着入府。

    一入葛府,周昂便看到花木繁盛,而且这些花木修剪雅致,一些奇石散落,第一眼还杂乱无章,但细看之后别有一番景致。

    “兴建伯久居江南,不知老朽这葛园可能入法眼?”一路走来葛遂良注意观察着周昂神色,等到绕过前庭来到回廊时,葛遂良开口问了一句。

    周昂点了点头,由衷的赞叹道:“葛园已得江南园林之精髓,花木繁多布局有法,建筑淡雅朴素,叠石理水交相辉映,就算放在江南也是一等一的园子,葛公运来这些太湖石怕是代价不小吧?”

    葛园自然就是葛府的别称,而这园中建筑花木都还好说,要请江南的工匠来修建也不是太难,但园中那些假山山石都是出产自太湖的奇石,这些大的足有房屋大小,要运送上千里的距离,这其实比起修建一座园林更难。

    “哈哈哈哈,能得兴建伯谬赞老朽也算知足了。这葛园花了二十年方才建成,乃老朽的三宝之一。”葛遂良也是爽朗的笑了起来,这葛园得到过无数人的称赞,但他从没有像今日这般高兴过。

    周昂听到葛遂良说三宝,顿时也来了兴趣,一边走一边问道:“哦?不知葛公这三宝其余两宝是什么?”

    这一次葛遂良却故意没有回答周昂,不过也只等了片刻,两人身后便有一个士子开口说道:“这葛园三宝其一便是这园子,另外两宝便是葛公的掌上明珠良工小姐,还有那天下独一无二的绿菊。”

    周昂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原来这三宝之中有一宝是葛良功,怪不得葛遂良不好亲自开口告诉周昂,毕竟直接夸自己女儿还是有些不妥的。

    这些话让旁人来说却是再好不过。

    葛遂良陪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还是颇为得意。

    周昂看向了身后说话之人,这一看原来也是个熟人,正是在华山下有过一面之缘的安幼舆,那个按察司佥事安宏博的公子。

    “原来是安公子,今日倒是见到不少熟人,这又要感谢葛公了。”周昂对着安幼舆微微点头,而后又一脸笑意的对葛遂良说道。

    “学生见过使君。”安幼舆立刻恭敬施礼。

    今日无论是温如春还是安幼舆,或者其他士子,在周昂面前都是自称学生。

    而周昂也注意到,今日安幼舆看起来明显有些憔悴,而且明显有些郁郁寡欢,与今日整体的气氛格格不入。

    很快一行人穿过回廊,回廊的尽头是一扇拱门,过了拱门之后更是别有洞天。

    周昂也没想到,这门后竟然是一方巨大的池塘,池塘之中荷叶田田,水中还有鱼儿嬉戏。

    整个池塘用青石栏杆围起,在池塘的四周已经摆满了案几,看起来这里就是举行文会的地方。

    而一条石桥从池塘边缘延伸到池中,那里还有一座雅致的凉亭。

    凉亭四周垂着轻纱帷幔,隐约可见有一人端坐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