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0章 主公在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周昂一切如常的出现在布政司衙门内办公,崔文山正在对他说着什么。

    “已经查到了,上任都指挥使和按察使都与白莲教有染,十有八九确实是白莲教的人。现在看来也幸亏他们提前被杀了,不然很可能陕西会和四川一样都被白莲教占据。”崔文山心有余悸的说道,随着调查的深入,陕西暴露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周昂神色同样有些凝重,现在想来如果不是陈婉儿先一步对陕西官场高层斩首,让白莲教不敢轻举妄动,恐怕四川白莲教起义的时候,陕西也会出现与四川一样的局面。

    现在看来肃王会如此急切的联络自己,肯定也是感受到了陕西局势危急。

    “陕西官场被白莲教渗透的很严重,现在开始暗中调查所有陕西官吏,不过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周昂吩咐了一句,他之所以一直没有什么施政举措,其实也是深知陕西官场的问题。

    “属下已经开始着手了,另外今日西安城的盐价比昨日又上涨了一成。”崔文山躬身说道,又提起了盐价的问题。

    这一次周昂脸上倒没有了忧色,只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再有两日宗保应该就收到我的书信了。”

    听到周昂提起罗宗保,催文山便不再多问,他估计周昂那封信就是让浙江盐场往陕西运盐的。

    对于浙江的了解,崔文山其实比周昂还清楚,浙江盐场每年的产盐量他更是心知肚明。

    按浙江盐场的产盐量,或许可以解陕西用盐的燃眉之急,但是路途遥远,加上数量有限,却不可能长期靠浙江运盐来填补陕西市场。

    而且最重要的是,运输的成本造成浙江盐场食盐的价格,在陕西根本没有竞争力。

    除非周昂大量的贴钱低价售卖食盐,但这种方法绝对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就在周昂和崔文山提到盐价的时候,西安城中几位大商人也正聚集在一起,而他们讨论的也是盐价问题。

    “大家看看,这就是兴建伯的信,一字一句都没有遗漏。信中他要求调浙江食盐10000石到陕西,诸位应该知道,这一万石的食盐,可是足够整个陕西一年的用度了。”说话之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富商,也是如今的陕西首富石万钧。

    陕西商人喜欢抱团行商,因此也被世人称作陕西商帮,而石万钧作为陕西首富,自然也是陕西商帮的领袖。

    “我们几家囤积的食盐也差不多达到了一万石,这可是压了我们不少资金啊,如果兴建伯将这些食盐以市价投放市场,那我们这些高阶食盐定然无人问津,到时候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又一个陕西富商一脸担忧的说道。

    这些商人都是惟利是图之人,原本是想着借战争的机会发一笔横财,可如果周昂真运来一万石食盐,那这些商人手上的食盐可就真砸在自己手上了。

    “我倒是有个疑问,这一万石食盐可不是小数目,他真能说调就调?”这些商人之中还是有对周昂提出质疑的,怀疑的就是周昂并没有那么多食盐可用。

    石万钧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确实有些不正常,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此事我们必须早做打算,依我看不如直接半路上给他......”

    后面的话石万钧没有说出来,不过却对众人做了一个割喉的姿势。

    一见石万钧的动作,众人如何不知道他的意识,顿时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这是不是太冒险了?那兴建伯位高权重,更是手握重兵,如果真把他惹怒了,我们恐怕承受不起啊!”石万钧的提议很快便遭到了质疑。

    虽然这些大商人的手也不算干净,但他们也不是真就无法无天了,尤其是直接截杀周昂的盐队,后果肯定是很严重的。

    石万钧扫了一眼其他几人的脸色,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太过冒进了,于是语气缓和的说道:“倒也不用真那么做,不过是派人去探探虚实,如果是假的我们就当作不知,到时候让兴建伯无盐可卖。如果是真的,我们也能提前知道,到时候将手中食盐提前抛售,那样我们也不会有太多损失,反而能对兴建伯造成巨额亏损。”

    听到石万钧的解释,所有人都神色大喜,石万钧这一招简直是一石二鸟,无论成败吃亏的好像都是周昂。

    周昂没盐卖就会激起民变,就算真有万石食盐,但路途遥远怎么也要十天半月才能运来,到时候陕西商人提前抛售,等周昂运来食盐也只会造成巨额亏损。

    “石老板这计妙啊!”很快便有人开口恭维起来。

    随后这些陕西商帮的商人又商议了如何截杀罗宗保护送的盐队,地点他们首先放弃了陕西,而是选择了必经之路的河南,具体的伏击地点定在了河南的南阳府一带。

    周昂自然不知道陕西商帮正在商议如何对付自己,甚至他对石万钧等人都还没有了解,对于这些商人周昂也不是特别在意,他在意的还是那些不断出现在陕西的妖族和一个个转世鬼仙。

    “启禀使君,都指挥使求见。”忽然屋外有吏员前来通报,王晋生终于还是来见周昂了。

    “请他进来。”周昂对屋外说了一声,而后看着崔文山点了点头。

    崔文山会意,立刻起身收拾好案几上的公文,躬身退出了房间。

    等到崔文山刚退出去,王晋生便身着盔甲走进了房内,下一刻崔文山很自然的从外面将房门关上。

    “属下拜见使君。”王晋生入内立刻单膝跪拜,他跪下之后低着头,没有立刻起身。

    周昂看着王晋生,没有立刻开口,而后身体后仰靠在了座椅上,又过了片刻才对着王晋生一挥手,而后一颗人头滚落在王晋生跟前。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此大礼,尊夫人想要从本君这里得到什么?”周昂将崔化成的人头丢了出去,直接开门见山的一问。

    这一问不是问的王晋生,而是问陈婉儿。

    王晋生闻言缓缓抬起头来,似乎也是有备而来,他神情肃然,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夫人说在这大争之世,唯有与势同行,而使君便是她选择的势,这也是大同陈氏的选择,我等愿追随主公共建大业!”

    与其说这些话是王晋生的回答,不如说是陈婉儿代表大同陈氏的表态,而最后一句话中,王晋生对周昂的称呼也变成了主公。

    “好一个大争之世,你们可想好了?有些决定一旦做出便无法更改,再改便是万劫不复......”周昂目光如炬的盯着王晋生,大有深意的说道。

    王晋生也看向周昂,两人目光相交,而后王晋生神色坦然的答道:“属下绝无二心。”

    “你们的心思我已明白,虽然本君如今正值用人之际,但我也不会什么人都用,能不能与我同舟共济,就要看我们的缘分了!”周昂有些模棱两可的说道,既没有欣然的笼络王晋生,却也没有直接拒绝。

    不过王晋生听到周昂如此回答,倒是面露喜色,而后再次郑重一拜,口中说道:“主公在上,请受属下一拜!”

    周昂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坦然的受了一拜,而后挥了挥手示意王晋生退下。

    王晋生立刻会意,拾起地上的人头,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就在王晋生离开后不久,西安城城楼上悬挂起了三颗人头,同时一份加盖了陕西布政使大印的告示贴满了西安城。

    告示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原陕西布政使,都指挥使,按察使都是白莲教逆贼,已全部伏诛。

    而告示最后特别提了一句,原陕西布政使崔化成,虽然逃往四川白莲教大本营,依然斩首伏诛,以此警告天下白莲教逆贼,在这大宁朝没有法外之地。

    同时又号召白莲教普通教众,若现在向官府投案自首,还可从轻发落,一意孤行者迟早会被绳之以法。

    别说周昂用这三颗人头加一张告示,还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一时间白莲教人心浮动,许多地方的白莲教甚至出现了小规模的内讧,原本由燎原之势的白莲教起义,短时间内竟然有所遏制。

    就在西安城悬挂起三颗白莲教逆贼的人头的第二日,布政司衙门又发布了第二份告示。

    这一次告示的内容就变成了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告示一出百姓们奔走相告,纷纷称赞布政使周大人是个好官。

    因为这份告示的内容,就是告诉百姓,兴建伯已经急调浙江一万石食盐入关中,十日后食盐就会全部运抵,而且这些食盐都会以市价销售,绝不多卖一文钱。

    这份告示一出,原本无限上涨的食盐价格瞬间戛然而止,而一些正准备抢购食盐的普通百姓,更是强忍着不买,等着周昂的浙盐运来。

    一时间那些囤积食盐的陕西富商再难卖出一两食盐,而一纸告示就让百姓们不再恐慌购买,也印证了周昂这位布政使在百姓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至少在这个时候,百姓们首先相信的还是布政司衙门,相信的还是周昂这位兴建伯能够运来一万石食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