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66章 脸上有疤才像大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进屋细说。”周昂说了一句就率先走入屋内,而后两人走入房中,将房门关上。

    屋内周昂和姜小昙各自落座,周昂认真的问道:“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的?”

    “一开始我就将目标放在了王晋生那里,不过自然不会去直接调查他,我是从他的夫人陈婉儿那里入手的。”姜小昙有些得意的说道,看样子她倒是真花了不少心思。

    周昂看着姜小昙,赞赏的点了点头,不过没有立刻说什么,还在等着姜小昙继续说下去。

    接着姜小昙便继续说道:“今日我又去王家拜访了陈婉儿,果然让我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原来那王晋生不是每晚都住在府上的,他几乎隔一晚就会去城外的书斋居住。”

    “书斋?”听到姜小昙的这些话,周昂也明显露出了好奇。

    在城外修建书斋,倒是这个时代上层文人很流行的事情,按理说王晋生在城外有书斋也不算什么,不过他每隔一夜便去住上一晚就有些频繁了。

    一说到书斋,周昂其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王太常。

    据狐狸小翠说,当年王太常就是在书斋居住,才让她奶奶有机会躲在王太常书桌下避过天劫,似乎这书斋也是一个多狐仙女鬼故事的地方。

    “那书斋我还没去过,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王晋生在书斋之中金屋藏娇,因为最近他时常在城中水粉铺购买女子用的胭脂水粉,而这些并不是给陈婉儿买的。”姜小昙继续说着,看来这半天时间她已经调查到了很多。

    不过姜小昙说的这些,在周昂看来也不算什么,毕竟王晋生在西安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要调查并不难。

    “这最多证明王晋生在书斋金屋藏娇,又如何能与雪妖联系到一起?”周昂听了许久,虽然对姜小昙短时间能发现这么多也很赞赏,但是还是不明白如何与雪妖联系到一起的。

    “因为陈婉儿偶然说了一句话,她问我有没有什么方子能补体寒多梦,据她说王晋生最近总是手脚冰凉,而且半夜多梦。我想这会不会就是王晋生与雪妖相处太久的原因?”姜小昙有些神秘的说道。

    “真是陈婉儿这样说的?”周昂闻言却是皱了皱眉头,他总感觉这件事透露着古怪。

    姜小昙被周昂一问也是愣了一下,好像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劲,而后又回忆了一下与陈婉儿交谈的经过。

    “她是这么随口一说,难道夫君怀疑她?”姜小昙也有些不确定起来了,深宫后宅的尔虞我诈,让这位乐平乡君也早已不是那个单纯的小妖精了。

    “既然指向了王晋生的书斋,那我们晚上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到时候一切自见分晓。”周昂倒是没有过多去纠结其中疑点,反正有了线索追查下去就是了。

    姜小昙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一个雪妖她与周昂联手到不怎么担心。

    片刻后周昂和姜小昙的卧室之中,两人都重新换上了衣服,姜小昙换了一身浅色劲装,作江湖侠女的打扮。

    而周昂则换上了一身灰色长袍,身后还背了一把宝剑,此刻姜小昙还在为周昂黏着胡须。

    粘上胡须之后,姜小昙还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周昂脸上一阵捣鼓,最后周昂在镜子中竟然看不出自己原本的样子了。

    此刻的周昂看起来就像一个三十出头的剑侠,他双鬓有两缕长发垂下,颔下胡须三寸,面容略微有些黝黑,看起来饱经风霜,看不出半点周昂的样子。

    “为什么你换个发型换身衣服就行了,却要把我弄成这个样子?”周昂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看着姜小昙,他也没想到姜小昙最后会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别动,这里再画个刀疤就更像了。因为你演技差嘛,就要靠易容来掩盖你拙劣的演技,而我自然不需要了!”姜小昙把周昂脑袋一搬,又在他颧骨位置画了起来。

    “啥?还要画刀疤?有这必要吗?”周昂彻底凌乱了,他甚至都没注意到姜小昙说自己演技差的话,好像打扮自己让姜小昙发现了什么很好玩的事,而自己的脸完全成了姜小昙任意发挥的地方。

    姜小昙却是毫不在意周昂的抗议,还一脸认真的在周昂脸上描绘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这样才真实嘛,现在你是一个江湖大侠,斩妖除魔的那种,但是大侠一开始都是小虾米对吧?初入江湖受点伤不是很正常吗?这刀疤就是你年轻时候受的伤。”

    “我.......”周昂这次完全无话可说了,他没想到姜小昙居然连人设背景都给他安排好了,于是他干脆不说了。

    好在也没过太久,姜小昙就为周昂易容成功,而后两人直接从布政司衙门的侧门出去,很快便融入到人群之中。

    易容之后两人果然就像是江湖中人,丝毫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王晋生的书斋位于西安城北十里外,那里有一座山名为翠屏山,向来景色宜人,在西安城也算小有名气。

    不过到了翠屏山姜小昙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她根本不知道王晋生的书斋究竟在什么地方?

    翠屏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只是在山中盲目寻找,那还真需要一些运气。

    神念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神念之下如果遇到了道行高深的妖魔,当你发现别人时别人也就发现你了,万一雪妖真在王晋生书斋中,到时候它一走了之,周昂和姜小昙就等于前功尽弃。

    “现在怎么办?”姜小昙有些尴尬的看向周昂,此刻她们都收敛了气息,如果不是距离够近肉眼见到,她们也不容易被发现。

    “怎么姜女侠也束手无策了?”周昂一脸好笑的看着姜小昙,好像终于报了自己被姜小昙折腾的面目全非之仇。

    两人自从去了京城,倒是很少能像现在这般轻松,可以放下身份,肆无忌惮的斗嘴玩笑。

    一时间竟让姜小昙想起了两人在郭北县的时光,那段最初的时光,其实也是姜小昙最开心的日子。

    回想起那段算是热恋的时光,姜小昙竟然忘了和周昂斗嘴。

    “把手给我。”忽然周昂又说了一句,而后自己先伸出了手。

    姜小昙看着似曾相识的一幕,下意识的将手递给了周昂,她以为周昂真要给她来个什么浪漫的举动。

    不过当姜小昙的手被周昂握住时,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只见两人双手握住时,周昂身上一阵气息涌动,接着两人的气息神魂完全连在一起,下一刻姜小昙脑海中浮现出前几日在按察司案发现场感受到的雪妖气息。

    当这丝气息一出现,周昂的神魂之中便自动运转起一门秘术,而后通过这一丝气息感应,发现在山腹之中有一道一模一样,只是更为浓烈的气息显现。

    这不是周昂第一次用这种秘术,当年在郭北县时,他就是用这种秘术,顺着自己的县令气运,找到了郭北县令大印就在黑山鬼域之中。

    “这不就找到了。”周昂松开姜小昙的手,有些得意的说道。

    轻松找到了雪妖的踪迹,不过姜小昙并没有显得很兴奋,反倒有些失望的瞪了周昂一眼,而后还颇有怨气的抱怨了一句:“真是个木头!”

    姜小昙说完便直接朝着雪妖气息传来的地方走去,倒是留下周昂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