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62章 半路截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既然兴建伯喜欢温婉如水,那便换上温婉如水。风雷,立刻换上兴建伯喜欢的。”肃王看起来兴致极高,直接对着西域舞姬挥了挥手让她们退下,而后对着长史司风雷吩咐道。

    司风雷连忙起身,很快又一队舞者来到殿中,这一次都是大袖长裙,一看就是九州的妙龄女子。

    “王爷为我一人换舞,倒是让我有些惶恐了,这杯酒敬肃王殿下。”周昂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些许歉意。

    肃王见周昂起身,自己也不托大,跟着站了起来。

    他也举起酒杯,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笑容,不过看起来也比先前正式多了。

    “兴建伯客气了,如今你又是陕西布政使,也算是本王的父母官了,往后肃王府在兴建伯治下,免不了多有仰仗兴建伯的地方。”肃王这几句话连语气也正式了不少,而今晚从始至终,肃王都称呼周昂的爵位兴建伯,从不以官职相称。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他与肃王都是明白人,如何不知道此刻两人说的话才是今晚宴会真正的目的。

    这杯酒两人都迟迟没有饮下,而后周昂继续说道:“王爷严重了,这西北如今烽烟四起,内有民生困乏,外有强敌环伺,单靠谁一人都难以支撑,要想保住陕西守住西北,下官也还需王爷鼎力支持。”

    “哈哈哈哈,如此说来本王与兴建伯这是同舟共济了?”肃王再次爽朗的大笑起来,看起来颇为高兴。

    “那就为同舟共济共饮。”周昂说了一句,终于举杯一饮而尽。

    “为同舟共济共饮。”肃王也跟着饮下。

    就连殿中其他人也感觉到气氛微妙,一起举杯干了下去。

    周昂与肃王交谈不多,不过好像几句话就达成了共识,随后大殿之中气氛也更加融洽。

    接着觥筹交错,王晋生等人也开始相互敬酒。

    不过这些人都没有主动上前向肃王和周昂敬酒,因为这两位还一直低头,在窃窃私语着。

    另一边距离大殿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宫殿,宫殿之中虽然没有肃王那里热闹,却也是灯火辉煌。

    伴着丝竹管弦之乐,一群身着华丽的贵妇,围坐在一张巨大的圆桌前。

    圆桌上摆着精致的美食和糕点,单论卖相比起肃王那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位美若天仙的,定然就是三郡主吧?”姜小昙看着对面一个二十出头,长得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的绝色女子问道。

    “呵呵,让乐平君见笑了,正是三丫头。”与姜小昙紧挨着的一个四十余岁的贵妇连忙说道,她穿的是王妃礼服,自然就是肃王的正妃。

    “若论美貌,乐平君才算是美若天仙,今日一见君上,我可是自渐形秽啊!”对面的三郡主也是谦虚的说道,她虽然看起来清冷,但说话却给人很好相处的感觉。

    这位三郡主虽然贵为郡主,但在姜小昙面前还是表现得很是恭谦,甚至她还尊称姜小昙为君上,身上看不到一点亲王之女的高傲。

    一个人的言谈举止与生活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按理说三郡主自幼在王府长大,这是个等级森严,一切以礼数为先的地方,但姜小昙在她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些江湖气息,这与她的身份可是极不相符。

    “其实无论是君上还是三郡主,都是美若天仙,你们二人在此谦让,可是让我们这些凡尘女子无地自容啊!”何婉儿契合时机的出言说道,既同时恭维了姜小昙和三郡主,又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一时间这些贵妇女眷间气氛也热闹了不少。

    很快这处宫殿之中也传出了一阵阵欢笑声。

    酒过三巡之后,周昂起身告辞,而后肃王又再三挽留,两人一个挽留一个推辞又过了小半个时辰。

    最后等到女眷那里差不多也散了,周昂一行人才出现在肃王府门口。

    肃王也是早有准备,为周昂和随行的官员准备了大量的礼物,其中三分之二又都是为周昂准备的。

    很快周昂的队伍在夜色下开始踏上了回城的路,只不过这一次队伍中多了一辆马车,那是三郡主的车驾。

    因为冯莫的府邸也在西安,他们也就顺道与周昂一起返回了。

    此时夜深人静,从咸阳前往西安的官道上早已没了行人,三辆马车在四十余骑护卫下走的并不快,其中多出来的那近十骑,自然是三郡主的家仆。

    那冯莫虽是一介商人,但三郡主身份尊贵,带几个护卫随行也是常理。

    马蹄和车轮声在黑夜中格外分明,整个队伍行进中也无人说话,无论是燕赤霞等人,还是那些周昂亲卫,一个个都神情警惕,似乎黑暗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很快队伍行了数里,也看不到背后咸阳城的灯火,车厢之中周昂忽然小声的开口说道:“肃王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的封地就在西北,若西北一失,他这个亲王便会被除国,于公于私他都没理由让西北糜烂,他应该可以成为我们的助力。”

    “如今西北有三大势力,一是夫君你,二是肃王,三就是周元让,现在便只剩周元让了,夫君打算什么时候对他动手?”姜小昙有些好奇的问道,她对周昂与周元让的会面可是期待已久的。

    “暂时应该......嗯?”周昂话刚出口,忽然神色一凝,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是一变,仿佛一柄随时出鞘的利剑。

    就在周昂察觉异常时,四面八方无数箭矢朝着队伍射来,顷刻间那些箭矢就如雨滴般落下,将周昂的车驾完全笼罩。

    这队伍之中共有三辆马车,但是唯独周昂的车受到了饱和攻击,显然这些人的目标只有周昂。

    “保护使君。”眼看箭雨将至,燕赤霞等人也立刻反应过来,不过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王晋生。

    王晋生第一时间抽出挂在马鞍上的佩刀,他手中佩刀在身前挥舞,挡下了大量的箭矢。

    下一刻周昂亲卫将马车保护的密不透风,接着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响起,那些箭雨被全部挡了下来。

    “杀。”然而箭雨未歇,紧随其后的便是一片喊杀声,接着数百身着夜行衣的黑衣人,从道路两旁蜂拥而出,这些人看起来训练有素,绝不是一般的山贼路匪。

    看到这些刺客蜂拥而来,王晋生一马当先,率先朝着刺客冲去。

    只见他手起刀落,所过之处一个个刺客身首异处,于此同时周昂的三十骑亲卫也加入了战斗,这些人围成一圈,即便刺客人数有十倍左右的优势,也无法冲破这道防线。

    刺客宁采臣和燕赤霞一左一右护住周昂的车驾,两人神情都一片凝重,目光并没有看向那厮杀的战场,而是看向了更远处的黑暗。

    “藏头露尾,吃我一刀。”忽然宁采臣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他口中一声轻呵,接着人在空中朝着黑暗中一刀斩出。

    下一刻层层叠叠的刀气如同一道巨浪朝着黑暗席卷而去,刀气一浪高过一浪,一出手宁采臣就用出了‘玄天九重斩’。

    然而玄天九重斩声势浩大,落入黑暗之中却无声无息,仿佛泥牛入海一般,好像有一头巨兽在黑暗之中吞噬了宁采臣的刀气。

    “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下一刻黑暗之中响起一声低吟,不知是何人诵了一句诗。

    随着这诗句声响起,那数百刺客身上也绽放出一朵朵白莲花,接着这些人眼神狂热,竟变得力大无穷,身体更是刀枪不入。

    “白莲教反贼。”崔文山还驻马立在周昂的车架旁,他神情凝重的低声说了一句。

    燕赤霞也是蓄势待发,赤霞飞剑早已盘旋在头顶,不过他看向的依旧是另一个方向。

    此刻周昂还未现身,车厢之中也异常安静,仿佛他与姜小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车外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