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60章 王晋生背后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请司长史转告肃王殿下,本君明日定会准时赴约。”周昂微微拱了拱手说道,原本他以为肃王会过几日来请自己,没想到连夜就来了。

    司风雷将拜帖递给周昂,而后再次躬身口称告辞便走了。

    “这肃王久居西北,对整个西北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此急着邀请主公赴宴,恐怕不是接风洗尘那么简单。”崔文山躬身在一侧说道。

    按理说肃王这种身份,不可能主动邀请一个刚赴任的地方高官赴宴,无论是保持该有的矜持,还是为了避嫌,都应该等上一段时间,由这个地方高官主动去拜访才对。

    “反正不吃白不吃,又不是鸿门宴,明日大家一起去。”周昂对此到不以为意,反而露出了明显的笑容。

    而后一夜无话,第二日周昂又在布政司的大堂召见了西安城的主要官员,他也从这些官员口中对陕西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不过这第一日正式召见下属官员,周昂只是听着这些陕西官员汇报,却从未有半句指示,直到所有人都说完之后,周昂也只是说一切照旧各司其职,便不再多说什么。

    “王指挥使稍等片刻。”等到众多官员准备退下时,周昂忽然开口将王晋生叫住。

    王晋生闻言恭敬的立在堂下,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他才朝着周昂一拜说道:“不知使君有何吩咐。”

    “有一公一私两件事情。”周昂缓缓起身,说话之时绕过了堂案,向王晋生走去。

    王晋生闻言显得有些意外,他是没料到周昂说话一点官腔都不带,几乎就是开门见山。

    “无论于公于私,使君吩咐便可。”王晋生连忙答道。

    王晋生出身普通,他连进士都没有中过,以举人的身份能够在三十岁做到陕西布政司参政,除了他本身能力出众外,更多的则是靠了其妻陈氏。

    不过王晋生也清楚,大同陈氏虽然是百年望族门阀世家,但是其能量也最多将他送到三品地方官的位置上,要想再进一步几乎是没有可能了。

    但周昂却不同,别看周昂也只是二品官职,可如今的兴建伯是真正的手腕通天,一句话便能左右朝政。于公于私王晋生都希望能抱上周昂的大腿,甚至在得知周昂会出入陕西布政使时,他就将能成为周昂心腹当作了接下来的目标。

    “先谈公事,白莲教已经占据了四川,对此你怎么看?”周昂走到王晋生跟前,很认真的问了一句。

    王晋生闻言神色也露出郑重,他想了一下才答道:“白莲邪教狼子野心,他们一旦彻底掌控四川,定会出兵北上,那兵锋便会直指汉中。”

    听到王晋生的回答,周昂点了点头,这一点两人倒是不谋而合。

    “你是陕西都指挥使,整个陕西的府兵都归你节制,如果白莲教北出秦岭,你打算怎么做?”周昂又问了一句。

    “使君如何部署,下官便如何做。”王晋生想也没想的答道,他如此回答已经是毫不掩饰的在表忠心了。

    周昂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而后语气略微缓和的问道:“如今陕西还有多少府兵可用?”

    大宁朝除了九大藩镇加起来有几十万常备军队外,剩下的就是各府数百到上千不等的府兵,不过这些府兵大多战斗力低下,属于后备军队。

    “已不足一万。”王晋生低着头,语气也显得有些无奈。

    “那本君将郭北营调往汉中驻防如何?”周昂忽然说了一句。

    下一刻王晋生却连忙说道;“万万不可。”

    “为何?”周昂也没料到王晋生会是这样的反应。

    王晋生似乎也感觉自己表现有些过了,连忙后退了一步,而后惶恐的说道:“下官得知最近西安城外忽然多了许多妖魔鬼怪,使君安危不容有失,郭北营还是留下保护使君最好。”

    “哦?妖魔鬼怪,你是怎么知道的?”周昂大有深意的看着王晋生。

    “这......下官也是听人说的,或许道听途说,但下官恳请使君不要涉险。”王晋生目光忽然变得闪躲起来,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解释。

    周昂看到王晋生解释的很勉强,不过对自己的安危倒是真的很重视,于是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笑意,而后颇为玩味的继续问道:“你的道听途说倒是没错,那你对白莲教又知道多少?”

    “属下听说白莲邪教乃是传承上千年的组织,主要是蛊惑普通民众,他们内部虽然宣称人人平等,但实际上等级森严,如今统领白莲教的领袖,是一个神秘的女子,白莲教高层称其为‘圣女’。”王晋生微微松了口气,继续解释起白莲教来。

    此刻他还暗自庆幸,周昂没有继续追问自己是如何知道妖魔鬼怪齐聚西安的事情。

    然而听到王晋生口中介绍的白莲教,周昂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好奇,而后更是意有所指的说道:“看来你道听途说的本事很不一般啊,竟然连圣女都知道。”

    “啊......下官......下官确实是道听途说,还望使君恕罪。”王晋生心中一紧,他知道自己肯定又说漏嘴了。

    周昂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倒没有真的为难王晋生,而后换上了轻松的表情说道:“还是说说私事吧。”

    “今夜肃王邀请本君赴宴,想必你也收到了邀请,同时肃王妃还邀请了我夫人,我怕她一人孤单,想请王指挥使也带上夫人,她们同去也好有个照应。”周昂继续说道,原来所谓的私事只是要王晋生去肃王府是也将夫人带上。

    王晋生一听只是这样的事,便连忙答道:“属下遵命。”

    “好了,没什么事了,你也去忙吧。”周昂说了一句,又回到堂案后坐下。

    下一刻王晋生躬身退下,看着王晋生离去的背影,周昂目光渐渐变得深邃起来。

    这几句话下来,周昂确实从王晋生身上发现了几大疑点,他能知道西安妖魔环伺还勉强能够解释的通,但是白莲教圣女的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

    就连周昂知道白莲教如今是圣女主事,还是因为柳诚发现了李可灼家的密室,最后通过那枚令牌,他们又与那位神秘的圣女进行了一次短暂的隔空交手,这才对白莲教圣女有了些了解。

    但是这些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就连各地白莲教分舵,也只有老掌柜一级才能接触到圣女,其他人大多只知道白莲圣使和白莲令。

    而王晋生能够随口说出圣女,说明他身后至少有一个了解白莲教高层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可是每一个都不简单的。

    但周昂却是看不到,当王晋生转身离开后,他背对着周昂,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他那看似漏洞百出的表现,也是故意做给周昂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