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7章 先下手为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恢复片刻之后,周昂伸手在壮汉的尸体上一阵摸索,很快便从尸体上摸出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一枚金属的令牌,令牌一面雕刻着一个狼头,另一面写着“贪狼军”三个字。

    周昂看着令牌面露疑惑,因为在周昂的认识中,大宁朝并无贪狼军这样一支军队。

    而另一样则是一封书信,打开书信周昂看了几眼顿时面色难看,因为这书信正是冯良写给此人的,内容就是要他来杀自己。

    书信之中,冯良对这位表现的很是恭敬,不过称呼却是七将军,似乎这也只是此人的一个代号。

    而整封信中根本找不到与他们背后势力相关的信息,看起来这些人非常谨慎。

    “这些人如此急着要我死,一定是不想我发现什么?这三年来郭北县令都活不久,肯定也是这个原因,也就是说这个秘密就在郭北县,难道是那个地方?”虽然没有直接得到有用的信息,但周昂不断分析,却也找到了一些头绪。

    很快所有的疑惑都集中在了距离郭北县不远的扁担坡。

    这个地方也是三年前开始出现盗贼的,时间与郭北县的巨变很吻合。

    而最让周昂怀疑的,就是冯良曾说,扁担坡的山寨已经聚集了上千匪徒,可是要长期养活如此多的匪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加上郭北县荒废,这些匪徒也没有可以劫掠的目标,上千人是如何生存的?

    “与其说他们据守扁担坡,切断了金华府与郭北县的联系,现在看来倒有可能是他们在那里守卫着什么?”周昂越分析越觉得接近真相,心中更是生出了要去山寨一探究竟的想法。

    很快周昂便将七将军的尸体,还有残破的百鬼幡焚烧掉了。

    这个七将军身份非比寻常,既然对方也不是明目张胆来的,周昂现在也不想将事情闹大。

    周昂心中大概猜到了冯良和七将军背后的势力是谁,现在周昂确实还不是时机与对方撕破脸皮。

    “不过有了这封信,我倒是可以对冯良出手了,勾结盗匪暗杀朝廷命官,就算我直接杀了冯良,朝廷那里也说得过去了。”等到七将军的尸体化为灰烬,周昂拿着那封书信,眼中再次杀意涌现。

    周昂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他一直在找机会除去冯良,而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

    所谓先下手为强,恢复片刻之后,周昂便直接出了县衙,他跃上房顶,几次跳跃之后便出了郭北县城。

    “哈哈,没想到我一个朝廷命官,却喜欢做这快意恩仇的事情,莫非是母亲的遗传?”夜色之中周昂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内心之中他倒喜欢这种仗剑而行,高来高去的感觉。

    很快周昂便出现在冯良的庄园外,通过神念周昂便能感觉到,这小小的庄园之中戒备森严,庄园的正中,冯良和杨武,还有一个麻脸的道人正聚在一起。

    三人在房中偶尔交谈着,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

    “看来他们还不知道七将军已经被我斩杀,既然他们请求七将军出手,看来这里也没有能够威胁到我的人,那么我便没什么顾忌了!”周昂心中略一思量,便知道杨武和麻脸道人也不过一般货色,否则他们也不至于还要请求七将军出手。

    心中有了计较,周昂也不再隐藏,直接一跃而起,人就如风中的柳叶一般,轻飘飘的落在了院顶之上。

    “什么人?”周昂没有隐藏气息,麻脸道人立刻便感应到了,当下一脸警惕的看向屋外。

    看到麻脸道人反应,冯良和杨武也是望向屋外,不过他们以为是七将军归来,脸上还有期待的表情。

    “取你们性命的人!”周昂落在屋外,一脸戏谑的看着屋内三人。

    见到来人是周昂,冯良和杨武皆是脸色大变,此刻周昂出现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七将军的结局了。

    “呵呵,县尊可真会开玩笑,不知县尊深夜造访,有何吩咐?”冯良到底是官场老油条,短暂的惊愕之后,立刻一脸恭敬的对周昂施礼。

    周昂上下打量着冯良,此刻的冯良还能故作不知,倒是让周昂都有些佩服,

    “实不相瞒,本官就是想来问冯县丞一个问题。”

    “不知县尊有何问题?下官定然知无不言!”

    “冯县丞为官数十载,对大宁律一定非常熟悉吧?本官就想问问,谋杀朝廷命官,这样的罪名该怎么判?”

    周昂与冯良一问一答,两人此刻看起来还是客客气气,如果不是场合有些不对,甚至真会以为两人是在讨论公务。

    听到周昂的问题,冯良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他此刻如何不明白周昂话里话外的意识,这正是让他不敢回答的。

    见冯良迟疑不答,周昂便直接开口说道:“既然冯县丞不说,那本官就告诉你吧。按大宁律,谋杀朝廷命官形同谋逆,其罪当夷三族!”

    “下官不知县尊是何意?”冯良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同时不断的向杨武和麻脸道人使眼色。

    周昂对他们的小动作并不在意,这些人胆大包天,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不过以周昂如今的修为,要杀这些人并不费劲。

    “不知何意?冯县丞可真会演戏啊!你看这是什么?”周昂不禁有些失笑,他将从七将军那里得来的书信扬了扬,这冯良当真是他见过脸皮最厚的人了。

    “你杀了七将军?你可知道他的身份?”这一次冯良还未开口,倒是杨武有些惊讶的说道。

    周昂好奇的看向了杨武,倒是显得有些意外。

    不过就在周昂看向杨武时,冯良连忙拉了杨武衣袖,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看来你们是不会说了,既然如此那么本官便不客气了,郭北县丞冯良,三年来谋害多位郭北县令,其罪当诛。县衙捕头杨武,助纣为虐,为冯良共犯,安律当诛!”周昂知道这些人死也不会说,便不再与他们周旋,直接朗声宣布道。

    “动手。”听到周昂的声音,冯良知道事情已无转圜余地,当下也是心一横。

    随着冯良一声令下,不仅杨武和麻脸道人身形一动,直接朝着周昂出手,同一时间暗处十余个弓箭手突然瞄准周昂,下一刻四面八方响起破空之声,十几支箭矢朝着周昂射来。

    “哼!”周昂一声冷哼,下一刻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迅速将余鸾剑拔出几次。

    几乎刹那之间,不断地有惨叫之声响起,院落四周一个接一个的尸体滚落而下,而庭院之中杨武和麻脸道人也直接身首异处。

    周昂瞬间杀了十几人,却唯独留下了冯良,他收起飞剑余鸾,一步步的走近冯良。

    或许是杨武和麻脸道人的无头尸体给冯良的震撼太大了,他终于无法保持固有的从容,在死亡面前终于吓得六神无主瘫软在地。

    “现在还不愿意说吗?”周昂走近冯良,最后又问了一次。

    冯良一脸恐惧,却依旧绝望的摇了摇头,始终什么也不愿意说。

    “那告诉我官印何在?我给你个痛快!”周昂微微有些失望,又换了一个问题。

    “哈哈,你越想要我就偏不告诉你,就算你手段通天,也别想拿回官印了!”这一次冯良没有选择沉默,不过说到官印他忽然有些得意起来,似乎在他看来周昂永远别想拿回官印。

    看到冯良的态度,周昂便也不再废话,忽然毫无征兆的一剑挥出,下一刻冯良便也身首异处了。

    自此明面上郭北县与周昂对抗的势力全部被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