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59章 雪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按察司衙门占地极大,安宏博封锁的自然只是后宅的凶案现场,刚一到后宅周昂就看到一群披麻戴孝的人跪在灵堂前,不用说这些人肯定是死了的那个按察使的家眷。

    这些人一见周昂便围了上来,跪在周昂身前请求周昂查出凶手,而周昂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好不容易安抚了这些家眷,周昂才来到了真正的案发现场,昨夜按察使死亡的房间。

    房门已经上锁,门口还有两个衙役守着。

    “打开房门。”周昂目光先在房门和窗户上扫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而后命令将房门打开。

    等到房门打开,里面一片漆黑,周昂也没要烛台之类的,反而对着安宏博等人说道:“你们在外候着。”

    随后周昂迈入房中,只有姜小昙跟在身后,对此安宏博等人倒是没有过多意外,因为兴建伯夫人女中豪杰的名声也是由来已久。

    毕竟数月前姜小昙在伯爵府门前羞辱剑南军少将军林绍良,还有大夫人何氏的故事早就传遍了天下,加上她与当今太后私交甚密,这位乐平乡君的名头可一点都不小。

    两人走入房中后,还将房门关上,里面虽然漆黑一片,不过却并不影响二人所见。

    周昂站在门口没有继续上前,而是细细的打量着房中的每一处细节,最后才看向了靠墙的床榻。

    只见床榻上躺着一人,那胸口位置一片血迹,远远的就能看到有个窟窿。

    “夫人可有发现?”周昂目光依旧在四处游走,同时询问起姜小昙来。

    其实刚一近门是姜小昙就眉头微皱,目光最先落在窗户上,听到周昂问自己,她便开口答道:“有微弱的妖气残留,不过这种妖气......我从未见过,是一种闻所未闻的妖类。”

    “这妖类无外乎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再特别一些的就是山石、器物等机缘成精,连你都不知道的妖类,会是什么呢?”周昂一脸思索的说道,既然姜小昙感觉到了妖气残留,那说明是妖类作案无疑,只是连姜小昙都不知道的妖类,更加让周昂好奇了。

    “这天地造物神奇,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妖怪也不稀奇,既然它已经连续做了两起案,作案的动机就绝非偶然,我想它一定还会继续作案,或许下次就是我们抓它的时际。”姜小昙也在不断的打量着房中细节,也从两起案件中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迈开脚步向床榻走去,等他站在床榻前时,目光一直盯着尸体的胸口。

    “夫人说的有理,你来看这胸口,心脏被掏出的地方不像是利器所为,窟窿边缘的骨肉都是粉碎的,而且以伤口为中心,还有无数的裂痕延伸,正常情况下可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啊?”周昂发现尸体胸口那个窟窿边沿骨肉都是呈现粉碎状的,而且整个胸膛都布满裂痕,按理说就算直接掏出心中,胸口的肉也应该呈龟裂状。

    姜小昙也看向了尸体的胸口,而后又看到了尸体的头部,只见死者面容安详,那神情好像还在睡梦中一样。

    “确实是在睡梦中被杀死的,不过即便动作再快,取出心脏的时候也应该醒来啊?咦,这胸口的伤痕是这样的,我倒是想到了一种可能。”姜小昙忽然目光一动,从死者的神情和那个胸口的窟窿上发现了端倪。

    周昂看向姜小昙,好奇的问道:“什么可能?”

    下一刻姜小昙将手指放在死者的胸口,而后指尖亮起一点光华,于此同时低声说道:“如果将人瞬间冰封,那么就算死去他也会保持生前最后一刻的神态,而冰封的尸体一定会变得如冰块一般坚硬,此时直接打碎胸腔取走心脏,不就是眼前这样吗?”

    “夫人言之有理,也就是说此妖擅长冰系神通了,不如就暂时称它为雪妖吧!”周昂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姜小昙的分析基本接近事实了,只是那妖类的身份还有待确认。

    等到周昂的肯定,姜小昙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而后颇为满足的说道:“这么说我也不是一无是处了?总是能为夫君分忧的吧?”

    “哈哈,谁敢说夫人一无是处啊?夫人乃是女中豪杰,日后可是还有许多仰仗夫人的地方。”周昂闻言笑了起来,看到姜小昙有些邀功的样子,也不吝言辞的夸奖起来。

    “那这个案子交给我如何?这西北事务繁多,你也无暇分身,与妖族打交道,或许我比你更合适。”姜小昙立刻说道,原来说了这么多她也是有目的地。

    周昂一愣,总算反应过来自己入了套,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而后有些好笑的说道:“都依你,不过还是小心些,或许是个什么厉害的大妖也说不定。”

    查看了案发现场后,周昂与姜小昙便回到了布政司衙门。

    陕西布政司衙门本是前朝一座王府改建的,后宅甚至有许多院落,周昂和姜小昙自然住了最好的一处,而这一次燕赤霞、宁采臣、甚至崔文山也都住在了布政司衙门的后院。

    这种安排本就是到陕西前周昂就定好的,主要还是为了安全考虑。

    毕竟陕西是如今九州最乱的地方,加上那个专杀陕西要员的雪妖,周昂都有些不放心自己的属下和幕僚安全。

    回府之后,周昂又将三人叫到了一起,当夜便开始部署起接下来的工作。

    在周昂的安排下,宁采臣接手布政司衙门的主要工作,因为按察司现在也是群龙无首,周昂就让燕赤霞暂代陕西按察使一职。

    至于崔文山,他并无官职在身,依旧做着周昂的高级幕僚,负责所有的往来文书和机要。

    因为他们是初到陕西,所以眼下并未制定什么具体的计划,毕竟人生地不熟的,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摸清陕西的情况。

    几人简单的商议完毕后,周昂又将对雪妖的推测告诉了几人,说到这个雪妖时就连燕赤霞和宁采臣都是眉头紧皱。

    “除了雪妖,还有一件事你们要多加留心。据玄鉴司的消息,那个朱尔旦很可能也来陕西了。”忽然周昂面色凝重的开口,语气比提及雪妖时更加严肃。

    “会不会雪妖就是那个天族余孽搞出来的?”燕赤霞很少开口,此时却面色凝重的说了一句。

    中元鬼市之战,燕赤霞和宁采臣都是见过朱尔旦的,他们对此人也是非常重视,知道朱尔旦是个难缠的对手,行事狠辣诡异不说,为人还异常谨慎。

    “这个还真不好说。以我对那朱尔旦的了解,就算雪妖不是他们搞出来的,他既然来了陕西很可能也会主动联络雪妖,此人不会放过任何对付我的机会,希望这次能在西北将此人绳之以法。”周昂目光深邃的说道,在他心中朱尔旦和那个天族余孽夜玄,一直是他的心腹大患。

    一说到朱尔旦几人都沉默了起来,毕竟朱尔旦身后可是一位真仙,还是一个对周昂恨之入骨的真仙。

    片刻的沉默之后,周昂忽然对崔文山说道:“崔先生明日用我的笔记给太后上个折子,就说新皇帝登基,请求来年开一场恩科。”

    听到周昂的话,宁采臣等人都是一愣,这开恩科就是临时增加一场会试,他们想不明白周昂怎么会突然想到开恩科?

    “这恩科通常是皇帝为了亲自选拔人才培养势力的,如今小皇帝刚登基便开恩科,不知主公此为何用意?”崔文山虽然是新加入周昂麾下的,但他早已扮演起了一个幕僚的角色,一些燕赤霞和宁采臣都不好问的话,他却可以毫无顾忌的问出来。

    燕赤霞和宁采臣名义上还是朝廷命官,他们的官职都是朝廷授予的,有些话自然不好说。

    但是崔文山不同,毕竟他可是称呼周昂为主公的人。

    “经过中元事变和红丸案,朝中其实已有许多职位空缺,如今太后垂帘,这恩科取士后,太后便可安排一些职位,这些人如果不是太蠢,便应该知道该心向何处。我们如今朝中势力单薄,增加太后的势力,对我们也有好处。”周昂娓娓道来,对这几个心腹他没有丝毫隐瞒。

    原本朝中职位是不可能出现空缺的,但是这两次事件波及实在太广,而李长善、魏思贤等人虽然党羽密布,但他们也都是心如明镜的人物,一些重要的职位上,这些人也不可能真用一些庸碌无能之辈。

    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成为权臣,他们至少还知道,即便是用贪官污吏,也要用有些真本事的贪官污吏。

    听了周昂的解释,崔文山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补充说道:“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随后属下便联络傅尚书和王太常、贺寺卿等人,一定让主公此番上书声势浩大,让这一届的恩科士子都知道,他们是承了主公的情。”

    “哦,崔先生这番考虑倒是更为周道了,你看着办就行。”周昂闻言也是一喜,自从有了这崔文山后,这些朝中琐事周昂确实轻松了不少。

    随后几人又商议了一些这两日接到的公文,主要内容就是如今九州声势浩大的白莲教起义,虽然朝廷和各布政司极力镇压,但是一些地方的起义还是渐渐形成了气候。

    其中最让周昂等人忧心的,便是四川白莲教起义,根据今天下午刚收到的信息,剑南军林家父子竟然被白莲教刺杀,整个剑南军六万精锐全部归降了白莲教。

    如今巴蜀之地白莲教号称有十万大军,而他们这次也有别于历史上那些邪教起义,不再是一路烧杀抢掠,反而安抚百姓,并且接手巴蜀之地的衙门,似乎打算建立一个政权。

    “使君,肃王爷宫中来人了。”就在周昂等人商议时,屋外有下人来报,说是肃王派人来了。

    “有请。”周昂对屋外说了一句,而后站起身来看向了屋外。

    很快一个五品文官便出现在周昂面前,这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官员。

    他一见周昂便躬身一拜,手中还呈上了一个拜帖:“下官肃王府长史司风雷,奉肃王之命,恭请使君和诸位大人明日前往肃王府赴宴,王爷备了酒宴歌舞,为使君和诸位大人接风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