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58章 疑案频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些人看到周昂庞大的队伍,明显也是一愣,不过那锦衣青年反应倒是够快,连忙下马朝着周昂一拜说道:“学生安幼舆,拜见兴建伯。”

    因为周昂队伍已经集结,那些旌旗立起,任谁都能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这个安幼舆能够一眼知道周昂身份。

    锦衣青年自称安幼舆,说的是一口还算标准的官话,不过也带着一些秦腔,看样子是个有些背景的本地人。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周昂一路走来,附近几里都没有看到人家,对这个安幼舆突然出现也有些好奇。

    “回伯爷的话,学生是来提亲的。只是......只是找不到进村的路了!”安幼舆神情尴尬的说道。

    按理说这提亲是不应该自己来的,原本安幼舆也请了一个至交好友来帮自己提亲,可好友带着聘礼前来,连村子都没找到,最后无奈安幼舆才亲自带着仆人前来。

    “这附近好像并无村庄啊?安兄不会和我一样遇到鬼了吧?”安幼舆才一说完,温如春就神色不自然的说道。

    安幼舆听到温如春的话也是一愣,不过随即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位兄台说笑了,那章家小姐可不是什么鬼,我见她时特意观察了她的影子,若是鬼怎会有影子呢?”

    这安幼舆本是心思缜密之人,加上对花姑子是一往情深,只当温如春是玩笑话。

    周昂听到安幼舆的话,也微微的点了点头,鬼确实是没有影子的,仅此一点也可以看出这安幼舆很不一般。

    “那便祝公子早日抱得美人归,我等先告辞了,不过这荒郊野外的也别逗留太久。”周昂随口说了一句,便登上了马车,最后又不忘提醒了一句。

    “恭送伯爷!”安幼舆和身后的仆人恭敬的朝着周昂车驾一拜,等周昂的队伍远去,他们又继续寻找起来。

    车厢之中,姜小昙有些好奇的看着周昂问道:“那个安幼舆恐怕是遇到妖类了,你怎么不告诉他?”

    周昂闻言笑了笑说道:“他既然见过了那妖精,身上却一点妖气都没有,想来那妖精也不是要害他性命。再说那安幼舆明显是用情至深了,此时就算劝他也听不进去,前面就是西安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事等着我们!”

    说到最后周昂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目光更是透过车厢看向西安方向。

    华山脚下安幼舆带着仆人继续寻找,又找了足足一个时辰有余,依然没有丝毫线索,期间他们也遇到一些砍柴或采药的人,一打听也都说附近没有村庄,更没有人知道华山附近有姓章的人家。

    最后安幼舆也只能无奈的返回,不过他脑海之中对花姑子挥之不去,神情显得无比落寞。

    傍晚时分,周昂的队伍终于抵达西安郊外。

    西安古称长安,也曾是数朝古都,更是除开北方的京都,江南的金陵,整个九州的第三大城池。

    还未到西安,周昂便看到那巨大的城池上空人道气运盘踞,不过在那些人道气运四周,无数的黑气萦绕,正在不断的蚕食着人道气运。

    要知道其它地方的人道气运就算稀薄飘摇,那也只是自身的变化,而西安这座西北重镇的人道气运,直接被邪气所蚕食,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没想到这西北局势已如此危急,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看着那岌岌可危的人道气运,周昂目光如炬,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周昂今夜抵达西安的消息早已提前传到了城中,此刻城门下早已堆起了篝火,更有上百的官吏站在城下等待。

    因为西安是布政司、都司、按察司三司衙门驻地,所以这里官员众多,加上是周昂赴任,西安城中有品阶的官员都出城迎接了。

    不过西北的肃王不在西安,他的王宫在距离西安城只有二十余里的咸阳县,加上肃王身份尊贵,自然没有亲自前来。

    另一个没来的便是烽烟将军周元让。

    原本周元让的势力范围是河西走廊,烽烟军的驻地也在嘉峪关,只是如今河西走廊丢失,大军一路后撤,如今周元让的将军行辕设在了平凉府城。

    周昂的郭北营停在了城门口,大军令行禁止气势如虹,停下的那一刹那就让迎接的官员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

    “恭迎使君!”城门下近百官吏齐齐对着周昂的车驾躬身。

    下一刻周昂走出车厢,早有亲卫搬来车凳,他走下车驾几步便来到了一众官员前。

    周昂一边走一边看,只见这百余人站的有些杂乱无章,但是却唯有一人站在所有人的前方。

    这人身穿银甲,看起来三十出头,明明像个文人,却做着武将的打扮。

    “诸位免礼,这位想必就是王指挥使吧?”周昂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还是回到了眼前这个银甲武将身上。

    这人自然就是原本的陕西布政司参政王晋生,在周昂没来之前就是此人暂代陕西军政大权。

    不过当周昂被任命为陕西布政使后,王晋生便不再暂行布政使之权,而被周昂举荐成为了正式的陕西都指挥。

    “下官王晋生,拜见使君。”银甲武将再次躬身,声音浑厚清朗,仅凭声音就能感觉这是个雷厉风行之人。

    周昂一眼扫去,见王晋生后面最多只有几个四品官,整个陕西三品以上的竟然只有眼前这个王晋生。

    于是他沉声说道:“免礼,怎么只有一人,陕西按察使何在?”

    王晋生闻言微微抬起头来,一脸自责的看着周昂,而后单膝跪了下去:“都是下官失职,昨日按察使大人也死于卧室之中,死法与上任都指挥使刘述一模一样。”

    “竟有此事?”周昂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他人还没进城,这陕西就又发生了大案,死的还是正三品的按察使。

    “下官未能破案,更没能阻止贼人行凶,请使君降罪。”王晋生还半跪在地上,他对此事毫不推诿,甚至主动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周昂对此也有些意外,按理说此事过错并不在王晋生,他如此主动揽下责任反而有些反常。

    不过周昂却伸手扶起王晋生,还一脸和颜悦色的说道:“此事倒不能怪你,既然本君来了,自然会为两位大人讨回一个公道。如今按察司是何人主事?”

    “回使君的话,如今是按察司佥事安宏博在主事。”王晋生连忙答道,他说话之时,身后一个五品文官也跟着上前一步。

    “下官按察司佥事安宏博,拜见使君。”周昂见个安宏博四十出头,到这年纪还是五品官,大概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不过周昂看到此人,发现他与今日在华山脚下见到的安幼舆有几分相似。

    “安幼舆是你什么人?”周昂见两人长相酷似,而且也是同姓,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听到周昂忽然说出了安幼舆的名字,安宏博也是一愣,不过还是立刻答道:“那正是犬子。”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而后话锋一转又问道:“按察使的案发现场可还在?尸体你们如何处理的?”

    “因为知道使君今夜便到,所以下官命令按察司衙役封锁了案发现场,如今按察使大人的尸体还在房中,整个现场丝毫未动。”安宏博再次答道,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人。

    “做的不错,其他人都退下吧,王指挥使安排一下郭北营的驻地,安大人带本君去案发现场看看。”周昂点了点头说道,对安宏博保护案发现场的举动还是很满意的,而他入城第一件事就打算先去案发现场。

    “下官已将城中大营收拾妥当。使君麾下将士可随时入驻。”王晋生抱拳答道,似乎一切都安排妥当。

    很快周昂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入了西安城,不过很快大军分开,郭北营去了城西的军营,那是前朝禁军的营地,至今还能勉强使用,而且距离布政司衙门也不远。

    而周昂的车驾在三十骑亲卫的保护下,由安宏博领着,向陕西按察司衙门而去。

    “这个王晋生很可疑啊!不过他对夫君好像很敬重,明明你们品阶一样,他却处处以下官自居,该不会是扮猪吃虎吧?”马车之中姜小昙小声的问道,她虽然没有下车,但刚才城门口发生的事情都被她看在眼里。

    周昂闻言微微一笑,而后有些玩笑的说道:“哟,夫人都知道扮猪吃虎了?这个王晋生确实可疑,不过是不是扮猪吃虎还不好说,现在看来只能说他是个明白人。”

    “明白人?”姜小昙好气的瞪了周昂一眼,却没有与周昂斗嘴,因为她更关心周昂是如何看王晋生的。

    “对,明白人。因为他至少知道,你夫君我能一句话让他做上真正的陕西都指挥使,也能一句话令他一无所有。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慢慢我们就会看到的,倒是这个不断杀害陕西要员的妖怪,我们要尽快找出来。”周昂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双目之中反而浮现出杀意。

    “待会我陪你一起进去吧,柳先生来看过刘述的尸体,他说那是狐族妖类杀人的手段,若还是妖类作案,我应该能感觉到残留的妖气。”姜小昙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还主动提出一起前往案发现场的要求。

    就连姜小昙都能感觉到,一省要员被连续暗杀,这对人道秩序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