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54章 障眼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日周昂的队伍继续向陕西而去,这一日他们已经行进到了太行山中。

    太行山也是九州重要的一条山脉,不过因为往来商旅众多,太行山中有一条官道连通着山西和京城。

    然而如今兵荒马乱,各地白莲教和其它隐藏的势力最近纷纷揭竿而起,这条曾经无数晋商往来的官道如今也无比冷清。

    周昂大队前行,就算路上偶尔遇到行人或商队,这些人也躲得远远的。

    当周昂的队伍还在太行山中穿行时,一则震惊天下的消息也传向各州府。

    垂拱小皇帝定于三日后登基,太后刘娴在朝臣的多次恭请下,勉为其难的答应垂帘听政,在皇帝亲政之前,大宁传国玉玺由太后保管,并且以太后懿旨暂代圣旨,御前会议也改在了太后的慈宁宫举行。

    这个消息周昂是早就知道的,其实也是他一力促成的,刘娴虽是一介女流,但她却是目前大宁朝最合适的最高统治者,不是说她有力挽狂澜的能力,而是因为她可以继续维持这风雨飘摇的朝堂。

    刘娴主政伊始,白莲教虽然到处起义,但除开西南几省白莲教声势浩大,九州其它地方还算勉强安稳。

    尤其是距离京师最近的山东,整个山东白莲教一夜之间还被大理寺尽数剿灭,接着浙江、湖广、江西、山西也传来捷报,这些地方的白莲教都受到剿灭,即便没有被一网打尽,势力也受到重创。

    其实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些地方正是如今朝中几位权臣,和已经出任陕西布政使的周昂等人的势力范围。

    大宁朝走了三百年,到了垂拱元年的时候,这个政权本质上已经是几大利益集团暂时联合的一个政体了。

    “停。”忽然队伍最前方的燕赤霞竖起手掌大喊一声。

    随着燕赤霞一声令下,整整三千多人的队伍行进动作戛然而止,长长的队伍竟没有出现一丝混乱。

    队伍停下,燕赤霞打马来到周昂的车驾旁,如今燕赤霞和宁采臣都穿上了绯色的官服,胸口补子都是云雀的图案。

    周昂出任陕西布政使,他们二人也成了朝廷任命的陕西布政司左右参议,这是一个从四品的官职,而且是分掌具体事务的实权要害职位。

    “怎么回事?”周昂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

    “回使君,前面有人打斗,属下特来请示。”燕赤霞在马上朝着车驾躬身答道。

    使君自然是对周昂的尊称,也是对布政使这种封疆大吏特有的尊称。

    “随本君去看看。”周昂的声音传出车厢。

    随着声音响起,那车厢帘布一动,接着一个人影嗖的一下射出,下一刻周昂已经落在了队伍前端的一匹战马上。

    周昂一裹马腹,率先离队而去,随后燕赤霞和十余骑铁骑紧随而上,大队人马则继续按原有的速度前行。

    此处山高林密,正是太行山上最为险要的一段路程,周昂骑马只前行了两三里,便在不远处的官道上,看到了燕赤霞说的打斗。

    那是一队明显官差打扮的人,和一个身高三丈的巨人。

    巨人足有一颗大树高,他眼睛如茶碗,嘴大如盆,牙齿足有一尺多长,身上的皮肤坚硬,仿佛披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巨人咧着牙,发出一声声摄人心魄的低吼,在他的嘶吼下,整个树林中都是狂风大作。

    对面那一群官差已经吓得不敢动弹,一个个畏畏缩缩,紧紧的守护在三架囚车旁,又因为职责所在不敢离开。

    周昂神念向着巨人笼罩而去,可是在神念之下,周昂看到哪里有什么巨人,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布袋。

    “原来是障眼法,要不要属下一剑斩了?”燕赤霞也一眼就看出了那巨人不过是障眼法,便请示周昂要不要出手。

    周昂神念辐射四周,却只见那布袋化作的巨人在不断咆哮,倒没有发现有其他人,于是便对燕赤霞说道:“不必了,我们暂时不要现身,且看看贼人究竟想干什么。”

    用障眼法化作巨人挡在官差前方,不用想周昂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而且那巨人只是不住咆哮,看起来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周昂冷眼旁观,只听那囚车之中有个中年男子对四周官差吼道:“我家夫人有降妖的手段,快让她赶走妖怪,慢了的话我们都要成为妖怪腹中之物。”

    那些官差面面相觑,此刻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匆忙之间竟真的打开了那妇人的囚车,而后只见妇人跳下囚车,手中提着一杆长枪就向巨人冲去。

    周昂发现,这妇人明显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她表现得异常英勇,好像并不怕这咆哮的巨人。

    妇人跑到巨人脚下,手中长枪向巨人刺去,那动作明显毫无章法,完全就是个没有用过长枪,更没有武技在身的普通人。

    下一刻巨人宽大的手掌伸出,一掌就将妇人握在掌中,而后大口一张,又将妇人丢入口中。

    看到妇人被吃,那些官差吓得更是魂不附体,但那囚车上的中年人又吼道:“连我夫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必须我儿子去了。”

    中年人声音急促,一副迫在眉睫的样子,此时竟然没有丝毫悲痛,反倒说要自己儿子上去降妖。

    这些官差已经彻底乱了分寸,只听那中年人一说,便慌乱的又打开了少年的囚车。

    少年应该是那中年的儿子,他也如自己母亲一般,提着长枪就冲向了巨人,不过结果与他母亲一样,最后被巨人一口吞掉。

    “啊......气煞我也,杀了我夫人,又杀了我儿子,老夫与你这妖孽不共戴天,快放了我,我要与他同归于尽。”囚车中的男子一脸狂怒的吼道,做出一副与巨人同归于尽的样子。

    下一刻官差果然将囚车打开,还将一柄大刀递给了中年人,而后中年人也口中大喊着朝着巨人冲去。

    周昂看着这一家三口的表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当中年男子跑到巨人身前时,也轻易的被巨人抓起一口吞下。

    “有意思,此人虽然只会障眼法,却能把握人心,利用人的恐惧和慌乱,若让他逃了,倒是一大隐患。”周昂看到巨人将囚车上一家三口吞下,又朝着官差大声咆哮,吓得一众官差丢下手中兵刃便掉头就跑。

    而那巨人似乎只是吓吓官差,将这些官差转身,它也转过身子,打算向密林深处走去。

    “都给本君回来。”忽然周昂一声大喝,那声音如一道惊雷出现在官差耳畔。

    于此同时一道赤色剑光落在巨人前方,接着剑光一分为二,而后二变四、四变八,最后变成无数的剑光组成一座囚笼,将巨人笼罩在其中。

    官差们听到周昂大喝,下意识的回头看来。

    接着他们看到周昂身着紫色莽龙袍,身旁还有身着四品官服的燕赤霞,以及后面十余骑官军打扮的骑兵。

    见到这些人,官差们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而后连忙朝着周昂跪拜而下。

    “这位就是新任的陕西布政使,大宁兴建伯。”燕赤霞对着官差大声喊道,向这些人表明了周昂的身份。

    官差们一听周昂的来头,立刻面露狂喜之色,他们此时也看到那巨人被剑光困住,气焰都矮了三分。

    而后一个官差头领模样的男子跑到周昂跟前来,又是恭恭敬敬的一拜:“见过使君,我们是山西按察司的捕快,负责押送要犯进京的,如今要犯被妖怪吃掉,还请使君为我等作证。”

    “原来你们是山西按察司的人,刚才那三人是什么人?为何要押解进京?”周岸神情平静,只是对那几个犯人身份有些好奇。

    “回使君的话,那人名叫赵夕谋,是山西白莲匪首徐鸿儒的亲传弟子,山西白莲教被按察司重创,那徐鸿儒逃走,但他这个弟子却被逮到了,本是要押解进京问斩的。”官差一五一十的说道,原来那囚车上的人也是白莲教高层。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而后不以为意的说道:“原来如此,你们遇到妖怪不敌,这倒也情有可原。”

    “多谢使君!”官差们听到周昂不追究他们责任,一个个感恩戴德。

    这些人可是知道的,周昂乃是上任大理寺卿,甚至如今大理寺也是周昂说了算,他们所在的按察司衙门,名义上也是归属大理寺的。

    只要周昂一句话,他们就再不用担心丢了要犯的罪过。

    “起来吧,既然这妖怪被本君的人抓住了,本君自然不会让他再危害世间,听说这类山魅精怪最怕火烧,你们去拾些柴火架在妖怪四周,本君就赐它一个火刑吧。”周昂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着,最后目光大有深意的落在那巨人身上。

    “卑职这就去办。”官差头领立刻领命,此刻怪物被困,又有周昂这些人在,他们也不像先前那般畏惧,这些拾取柴火的事,对他们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

    很快怪物四周就堆起了高高的柴堆,而此时姜小昙和宁采臣也带着郭北营赶来,整个官道之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士兵,仅仅那浑厚的气血阳刚之气,就让妖魔鬼怪望而却步。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似乎被郭北营的气血之力压制,那巨人如同泄气的皮球快速干瘪下去,而后一个布袋一阵蠕动,从里面爬出三个人来。

    正是那囚车中的白莲教赵夕谋一家。

    “点火。”周昂看到三人出现,却完全不为所动,偏偏在这个时候下令点火。

    接着一个个火把扔上柴堆,顷刻便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之中三人痛苦的挣扎,却丝毫没有得到周昂等人一丝怜悯。

    “障眼法能够蒙蔽百姓的眼睛,却逃不过天理昭彰,将他们尸体运往京城,让天下人都看看,这就是白莲邪教的下场。”周昂沉声对山西按察司的官差说道。

    对于白莲教这种邪教,周昂没有一丝的同情,这些白莲教高层,每一个其实都是无恶不作的败类,哪怕用上任何极刑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