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6章 百鬼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已是夜深人静,整个县衙又只有周昂的书房还发出光亮。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这脚步声走的并不急促,反倒每一步落下都极为均匀,仿佛有人在深夜之中闲庭信步一般。

    听到这脚步声越来越近,周昂也放下手中书本,一脸平静的看着屋外。

    很快黑暗之中一道人影走出,远远看去那是一个身穿魁梧,手中提着一柄环首大刀的壮汉。

    壮汉身穿灰布长袍,行走之间有一股龙行虎步的气势,身上煞气逼人,比起那些恶贯满盈的通缉犯更加让人生畏。

    “看来本官不死,你们的主子真不肯善罢甘休了。临死之前能告诉我,杀我的人究竟是谁吗?”看着越来越近的壮汉,周昂依旧语气平静的问道。

    “死人没必要知道太多,怪只怪你不该来这个地方。”那威猛壮汉没有回答周昂的问题,看起来他也极为谨慎,此时也不愿意说出自己身后的势力。

    看到壮汉的态度,周昂心中也不免有些失落,他之所以这么说,也确实想从这壮汉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不过显然对方太过谨慎,无奈周昂摇了摇头,而后继续说道:“不愿意说吗?那不妨让本官来猜一猜!”

    “你虽然外罩长衫,里面却穿着鱼鳞叶明甲,此甲乃军中将领所用,而且至少也需正六品昭信校尉才有资格使用,加上你身上浓烈的军武气息,不知阁下官居何职?”周昂继续说道,几句话却是让对面的大汉神色大变。

    “不愧是烽烟将军之子,对军中之事知道的如此详细。”大汉虽然有些意外,却也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还随口称赞了周昂一句。

    周昂继续大有深意的看着这个大汉,片刻后又继续说道:“文官一系杀人从来不用刀,所以你不是他们派来的,而武将一系也不屑于做这种暗杀的事,倒是阉党喜欢这么干,但是如果阉党要杀我,他们会在半路上就杀了我,不会让我安心的赴任。”

    “所以你不属于他们任何一系,而要在浙江布政司的地界上,出动一位六品武官来做这暗杀的勾当,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随着周昂的话继续,大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很明显周昂的猜测完全正确。

    大宁朝在前朝十三部洲的基础上,将之改为十三布政司,每一个布政司衙门下辖数府。

    而金华府便隶属于浙江布政司,其布政司衙门所在地为杭州府。

    “周县令当真厉害,越是如此你就越要死了。你以为凭你袖中所藏的那柄剑,能够救你性命吗?”周昂还没说出那一种可能是什么,大汉便开口打断了周昂的话,似乎他并不想让周昂讲出来。

    下一刻,大汉话音刚落,他便脚下猛地一踏,接着人就提着大刀,凌空朝着周昂斩下。

    此刻两人还相距数丈之远,见大汉出手,周昂也是豁然起身,就在环首刀落下的同时,他也将余鸾以拔剑式抽出了衣袖。

    周昂的拔剑式,配合飞剑余鸾,所发挥的威力比往日足足大了三倍。

    可是下一刻,在两人之间的虚空中,爆发出一道无比猛烈的气劲,那气劲如惊雷炸响,气浪散开仿佛整个县衙都在摇晃。

    “刀气?”

    “剑气?”

    就在气浪炸开之后,周昂与大汉几乎同时开口,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无比郑重的神色。

    不过下一刻,两人几乎又是同一时间再次出手,这一次直接是短兵相接,周昂与大汉开始近身搏斗,余鸾也与环首刀不断的碰撞。

    两人不断交手,周昂是身法灵动,出剑快而准。而大汉则是招式大开大合,却又是招招致命,完全是军中武技的风格。

    “若不是余鸾能够自动护主,每次都能第一时间挡住对方的刀,单论武技而言,我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交手之中周昂心中也在不断思量,他更是庆幸不久前发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飞剑。

    与周昂交手的大汉此刻心中也是大惊,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来,不是周昂与自己势均力敌,而是对方手中的短剑太过神奇。

    似乎感觉拖得太久,忽然大汉横刀荡开周昂,而后身形急速后退,与周昂拉开了三丈距离。

    周昂持剑而立,也没有继续出招。

    说起来周昂真正会的剑招只有一招,便是拔剑式,而拔剑式周昂已经使过,对这大汉根本无法造成威胁。

    “看来不拿出真本事,还真杀不了你了!”片刻之后大汉将环首刀在手中一挽,语气深沉的说道。

    周昂一脸凝重,知道此人要用杀招了,而周昂此刻也是凝神静气,念头之中不断闪过《剑势》的第二招,也是剑势真正的杀招,出剑式。

    出剑一式,周昂从未用过,甚至他都没有练习过。

    因为这一招威力实在太大,而且一招之后真的不是敌死就是我亡,这一招是将出招者的所有力量和精神全部集中于剑招之中,一剑之后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会力竭。

    对面大汉也不废话,手中环首大刀飞舞,身上的气势更胜先前。

    下一刻,周昂看到在大汉的身后,一个巨大的狼头浮现,这大汉所使的刀法也已经凝聚了气势。

    虚空之中狼首环顾,忽然张口对着周昂一声咆哮,与此同时那大汉手中大刀朝着周昂斩下。

    瞬间周昂感觉,仿佛天地都被咆哮的巨狼吞噬,眼前一片漆黑,只感觉无边的血腥之气。

    然而下一刻,周昂将余鸾向前一指,这一指并无什么特别,甚至看起来有些随意。而后他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如柳叶一般随风而起。

    周昂这一剑刺出,看起来缥缈轻柔,甚至毫无半点杀气。

    刹那之后,天地万籁俱寂,周昂与大汉还立在庭中。

    此刻周昂长剑向前,剑尖正好与大汉的环首刀顶在一起。

    忽然,大汉双目之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接着他难以置信的看到,自己手中的环首大刀竟寸寸碎裂,当环首刀碎裂跌落,大汉身上外罩的长衫也仿佛受到巨力的撕扯,竟然轰然碎裂向着四周纷飞飘落。

    长衫碎裂,露出壮汉身穿的黑铁铠甲,周昂手腕一动,将余鸾再次收入袖中,静静的看着壮汉。

    “噗......”一个呼吸之后,壮汉忽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接着整个人气势瞬间萎靡,脚下虚浮的后退了几步。

    “我再问你一次,临死之前能告诉我,杀我的人究竟是谁吗?”周昂调整着气息,语气平静的问道。

    到此刻那壮汉才明白,原来周昂一开始说的那句,临时之前告诉他,杀他的人究竟是谁,是在劝自己死之前将秘密讲出来。

    壮汉脸上露出凄惨的一笑,不过只是瞬间之后,他反而露出疯狂之色。

    接着壮恶狠狠的对周昂说道:“你以为这就赢了?”

    看到壮汉的举止,周昂心中顿感不妙,不过此刻他用了出剑式,却也暂时无法阻止壮汉。

    只见壮汉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漆黑的小幡,那小幡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黑气萦绕,隐约可见无数张人脸在上面若隐若现。

    当黑色小幡出现的刹那,整个县衙忽然阴风阵阵,虚空之中无数凄惨哀怨的声音响起。

    “这百鬼幡还差最后一个主魂便祭炼完成,便让我来做这幡中主魂,而你将是第一个死在百鬼幡下的,我要将你的神魂囚禁其中,让你时时刻刻饱受折磨!”壮汉一脸惨笑的说道,神色变得越发疯狂。

    等壮汉说完之后,他的身躯便瘫软跌到,接着一团黑影从他身体飞出,径直投入到百鬼幡中。

    “哈哈哈哈......我要这郭北县都化为鬼域!”随着壮汉神魂投入百鬼幡,一阵放肆的笑声响起,接着那百鬼幡无风自动,那黑气翻滚间不断的扩散开来。

    很快黑气幻化成壮汉的脸庞,只是这脸庞出现在空中,至少有房屋大小,而且在他的脸上还有无数正常大小的面孔浮现,这些面孔尽皆露出痛苦凄惨的神情。

    “纵然你武技了得,又如何能挡法器之威?”头顶的鬼脸得意的说道,他迟迟没有动手,似乎想要让周昂恐惧绝望。

    这百鬼幡确实属于法器一类,而且还是非常歹毒的鬼道法器。

    要炼制这种法器,首先要将人折磨致死,让死者灵魂都充满怨恨,而后将这些满是怨恨的神魂拘禁在百鬼幡中,待凑足一百个神魂,便成了一面百鬼幡。

    而且这种法器还是可成长的,随着拘禁的神魂越多,其威力也越大,到了千鬼幡时,几乎可以与雷劫鬼仙抗衡,而一旦练成万鬼幡,便是真仙也要退避三舍。

    不过这种法器容易蒙蔽心志,少有修士炼制使用,加上其本身有伤天和,炼制的过程本就劫数不断,历来还没有真正炼成万鬼幡的。

    鬼脸看着周昂,期待他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不过周昂却迟迟没有表现出恐惧,反而在片刻之后长叹一声。

    “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炼制如此歹毒的法器,今日便是本官饶过你,这天理昭昭也饶不过你!”忽然周昂厉色说道,同时他缓缓的竖起手指,不知何时他的双指之间已夹着一张碎纸。

    当那碎纸出现的刹那,一股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在那正气之中,一个高冠博带,身形巍峨如山岳的古代圣贤身影出现。

    那圣贤虚影顶天立地,只是五官极其模糊,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不过他的双目璀璨,正目光如炬的俯视着百鬼幡所化的鬼脸。

    “魑魅魍魉,还不消散?”下一刻周昂一声呵斥,只见那圣贤双目之中光华暴涨,两道浩然正气激射而出,只是一眼那鬼脸便化作青烟消散。

    “不......我不甘心.......”虚空之中还留下壮汉不甘的声音,而所有的鬼影早已不见了踪迹,那面百鬼幡也变得破破烂烂的落在了壮汉的尸体旁。

    看着壮汉的尸体和破碎的百鬼幡,周昂将大儒墨宝收入怀中。

    此刻他也无比庆幸,幸亏这家伙用的是百鬼幡,若是换作其它手段,大儒墨宝无法完美克制,而自己又毫无还手之力,最终的结果可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