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49章 垂帘听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踏入养心殿,目光从皇后刘娴身上掠过,最后与女官打扮的姜小昙目光对视,两人都轻轻的点了下头。

    “臣等拜见皇后。”无论是周昂还是何显等人,都对着御案后的皇后躬身一拜。

    “赐座。”刘娴神色有些哀伤,艰难的说了两个字。

    此刻虽然京城剑拔弩张,但这几人还是从容的坐在了大殿两侧的椅子上,倒是魏思贤很自然的站在了御案前侧,一如既往的恭谦。

    此刻他几乎掌控整座皇宫,但依然没有以权臣自居。

    “皇帝突然驾崩,本宫一介女流已经乱了分寸,诸位都是朝廷的肱股之臣,现在该怎么做,诸位不妨说说!”刘娴语气越发哀伤,显得有些无助和凄凉。

    “先帝并无子嗣,而国不可一日无君,当务之急自然是另选新君,方可安天下人心。”昌平郡王率先说道,此刻连这位宗室宿老考虑的也不是元象帝的后事,而是尽快选出一位新皇帝。

    昌平郡王也是开门见山,他话音一落,其他几人都是低头思量了起来。

    周昂一直没有说话,他还在等,等着有人先开口。

    果然下一刻武强侯何显就沉不住气了:“本侯觉得新君非越王莫属,越王是景安皇帝嫡子,以兄终弟及而论,越王继位顺理成章。”

    “哼,就算兄终弟及,怎么也还轮不到越王吧?”何显话音才落,李长善就一拍椅子扶手,直接与何显争锋相对起来。

    何显支持越王,李长善支持汉王,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李长善此刻说这样的话,自然是要推出汉王。

    果然李长善又继续说道:“越王还是皇子时,便不得景安皇帝所喜,反倒是汉王素有贤名,就算论年纪,汉王也比越王大,怎么也轮不到越王吧?”

    “胡扯,汉王也只比越王大两岁而已,而且自幼体弱多病,这样的人如何继承大统?本侯绝不答应。”何显自然是铁了心要扶持越王,一副心意已决,毫无转圜的样子说道。

    “哼,看来大都督是铁了心,本官在来之前也下了决心,非汉王不可!”李长善同样毫不退让,更是豁然起身,大有一言不合就兵戎相见的意思。

    见李长善态度强势,何显也是一下站起身来,他一身甲胄,那气势比之李长善更盛,同样语气决绝的说道:“本侯戎马一生,还从未怕过谁,既然李尚书想战,本侯便奉陪到底。”

    说话之时何显有意向外走去,看样子两人也是动了真火,而李长善也是衣袖一甩,大有立刻开战的意思。

    周昂看着两人向殿外走去,既没说话也没阻拦。

    不过两人刚走出两步,养心殿的殿门便被关上,根本不给两人离开的机会。

    看到殿门突然关闭,李长善和何显都一脸不善的看向皇后刘娴。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质问道:“皇后这是何意?”

    刘娴看着两人却并未回答,倒是魏思贤上前一步说道:“娘娘已经下旨封锁宫门,二位大人还是留下来吧,没有皇后的命令,谁也别想离开皇宫。”

    “魏公公,看来你也有中意的人选了?不妨开门见山都说出来。”李长善有些意外的看向魏思贤,这个时候这位阉党领袖站出来,倒是让李长善和何显都有些意外。

    魏思贤依旧神色如常,他躬着身子站在刘娴一侧,依旧显得恭敬如常,而后平静的说道:“如今陛下驾崩,这皇宫之中便是皇后做主,未来不管谁做皇上,皇后都将是太后,在新皇没有出来之前,咱家只听皇后娘娘的命令。”

    听到魏思贤的话,何显和李长善都看向皇后刘娴,他们的眼神之中都有些意外,终于意识到一直小看了皇后这个女人。

    “不知皇后心中可有人选?”何显转身朝着刘娴躬身一拜,终于正视起了这个从太子妃到皇后才一个月的女人。

    刘娴提起衣袖拭了拭眼角的泪痕,看起来一副悲伤的样子,而后她缓缓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绕过了御案。

    “景安皇帝曾将这大宁朝比作一口吃饭的锅,而无论是景安皇帝还是大行皇帝,甚至是本宫都只是帮大家守好这口锅。到了今时今日,谁来做皇帝真的很重要吗?在本宫看来,这根本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诸位以后还想不想在这口锅里吃饭?”刘娴站在御案前,脸上的悲戚神色已经不见,她目光变得有些凌厉起来,隐隐之中身上流露出一丝帝王气概。

    刘娴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今日京城兵戎相见,那么这个朝廷也就彻底废了,到时候很可能是各自拥立新君,而后天下重新回到诸侯征战的时代。

    “不知皇后有什么想法?”李长善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原本的怒气也被渐渐压下。

    周昂从走入殿内便一言未发,他的势力丝毫不比李长善和何显差,但现在反而一副旁观者的姿态,让李长善和何显也有些看不明白。

    “李尚书想要拥立汉王,而大都督想要拥立越王,但本宫看来,无论是汉王还是越王继位,恐怕都无法服众,因为这可不是你们两家的事。”刘娴大有深意的说道,此话一出让李长善和何显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周昂和魏思贤。

    确实如刘娴说的一样,无论是汉王或越王继位,得利的只是他们各自一派,到时候便等于将自己推到了其它三方势力的对立面。

    如果汉王继位,李长善就要同时面对何显的武勋集团,还有周昂和魏思贤两党的势力。

    同样越王继位的话,何显也会遇到相同的困境。

    “其实我倒有个主意,而且也是有例可循的。”就在情况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周昂终于开口了。

    “兴建伯有何高见?”昌平郡王第一个问道。

    周昂站起身来,也对着皇后刘娴一拜后说道:“可从宗室之中选一人,让其过继给大行皇帝,这样一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另寻宗室之子?哪有那么合适的?”何显眉头一皱,他总感觉周昂这个提议有些不妥。

    不过听到周昂的这个提议,昌平郡王倒是神色一动,而后说道:“兴建伯的提议本王看可行,这种事情确实有许多先例可循,而且我们可以选一个年纪较小的,到时候由太后垂帘听政,几位大人继续辅政,这样既不伤和气,又不至于朝局动荡。”

    这个时候昌平郡王更像一个和事佬,而当他说完这句话后,殿中所有人都沉思了起来,尤其是皇后刘娴更是明显有些心动。

    幼主登基,太后垂帘,这在历朝历代都是有的,而且这不同于外戚干政,或者宦官专权,历史上也是有太后垂帘最终还政幼主,甚至出现中兴盛世的情况。

    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既不会造成轩然大波,也很容易被天下士绅百姓接受,倒不失为解决眼下局势的一个好办法。

    “老奴以为此法可行,恭请太后垂帘听政。”片刻之后魏思贤朝着刘娴一拜。

    他口中已经对刘娴称起了太后,而此刻连新皇人选都还没定。

    这个方案是周昂提出来的,昌平郡王也极力赞成,现在魏思贤已经表态赞同,就只等李长善和何显表明态度了。

    “不知王爷可有人选?”李长善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又向昌平郡王问了一句。

    李长善如此一问,何显也看着昌平郡王。

    此刻两人心中也已明白,无论是汉王和越王都没了问鼎九五的机会。

    被李长善一问,昌平郡王面露思付之色,不过当提及此事时他已经在脑海中筛选人选,此刻也只是略一迟疑,便直接开口说道:“若按血统而论,自然要在晋王一脉中寻找,眼下倒确实有个合适的人选。”

    “是谁?”皇后刘娴有些迫不及待的问答,或许很快便该称她为太后了。

    “平阳郡王第二子,今年才七岁。而且好就好在,他的父亲上代平阳郡王半年前暴毙,将此子过继给大行皇帝,既合乎礼法,又能防止晋王干涉朝政。”昌平郡王立刻答道,将一个刚死了父亲,才七岁的孩子推了出来。

    “臣没有意见。”昌平郡王才刚说完,李长善就立刻表明了态度。

    “臣也没意见。”下一刻何显跟着说道。

    正如昌平郡王说的那样,这个已故平阳郡王的次子,如今就是个没爹的孤儿,晋王虽然是他爷爷,但估计爷孙俩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次子本就不受重视,对晋王更是没什么归属感,确实是个很好的人选。

    说的明白一点,在养心殿这些人的眼中,这样的孩子来了京城,坐上皇位之后,还不是任人摆布?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便以先皇遗诏的形式颁旨吧,册封已故平阳郡王次子为太子,即日入京继承大统。”刘娴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宣布道。

    “臣等遵旨!”众人齐齐躬身,似乎一场危机又轻松的化解。

    所有人都明白,皇后之所以用的元象帝遗诏,而且先册立那个孩子为太子,就是要从法理上确定自己皇太后的地位。

    至于根本没有元象帝遗诏这回事,只要殿中之人都认可,那没有的遗诏也会变成铁一般的事实。

    “既然大事已经定下,还望几位日后继续精诚合作,哀家便在这里先谢过几位大人了。”见尘埃落定,刘娴也改口自称哀家,同时对着周昂等人一拜。

    周昂李长善等人连忙躬身回礼,口中齐齐说着:“臣等惶恐,幼主临朝,恭请太后垂帘听政。”

    太后要垂帘是一回事,群臣三请这是面子上必须有的流程,今日这养心殿中几位权臣拜请,已经算是第一请了,也表明几位权臣对此事没有意见。

    “此事容哀家在考虑考虑,不过为了京城和天下的稳定,几位大人是不是先将城中的兵马退了?”刘娴已经完全转变了自己的身份,自称起哀家来没有半分的不习惯。

    “臣等谨遵太后懿旨。”几人恭敬一拜,而后起身准备退出养心殿。

    不过就在此时,魏思贤又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诸位且慢,这新皇的事情解决了,可大行皇帝突然暴毙,总还要给朝堂,给天下人一个交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