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46章 专业造反白莲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枚红丸,元象帝已是精神大振,当着几个重臣和后妃的面,他喝下一碗小米粥,而后自己下了床榻,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到了这个时候,周昂这些外臣自然纷纷告退,不过在离开之时,周昂故意走的慢了些,最后差不多和太医院的几个医官走到了一起。

    “那枚红丸怎会有如此奇效?为何你们太医院束手无策的病症,一枚红丸就让陛下生龙活虎了?”周昂刻意与太医院首席医官走到了一起,他小声的说着,向这位老太医问出了心中疑惑。

    这位首席医官已经年逾七十,走路都有些蹒跚,他低着头向宫外走去,听到周昂的问话身子微微一顿,而后也跟着放慢脚步。

    “伯爷可知回光返照?”首席医官与周昂并排而行,他的声音同样很小声,小到刚好只能周昂听到。

    周昂闻言脚下下意识的一顿,回光返照他如何不知道,一个月前就是柳诚用秘术替景安帝借命,在最后那一刻回光返照,才有了紫宸殿中那一出好戏上演。

    “那第二枚红丸?”周昂神色变得难看起来,但还是问了出来。

    两人继续向宫外走去,几步之后首席医官说道:“服不服用第二枚,结果都是一样的。”

    “其实......若陛下没有服下红丸,老夫用针灸药石还是能让陛下慢慢恢复精元的,但现在一切都晚了。”首席医官咬了咬牙,还是将这句话讲了出来。

    此话一出周昂再次停下脚步,原本他还以为元象帝遭此一劫,都是因为景安帝留下的虎狼之药,甚至自己这个送药之人心中还多有自责。

    但现在听了老太医的话,他发现原本此事是大有转机的,而元象帝真正的劫数其实是在那枚红丸上。

    “李可灼知不知道那红丸的药效?”周昂最后沉声问了一句,到了此刻他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一枚小小的红丸,背后可能是一场天大的阴谋,而那李可灼很可能都被蒙在鼓里,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首席医官神色一动,目光之中也露出许多疑惑,而后对周昂说道:“这个不好说,不过从那红丸的药效来说,虽然有些太过刚猛,但其本身确实极有价值,便是放在医药大家眼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丹药。”

    对于那枚红丸,这位老太医同样有许多疑惑,按理说能炼出那种丹药的人,肯定有不俗的医道造诣,不可能不知道给一个元气亏空的人服下是什么后果。

    “真的无法补救了吗?”周昂有些不甘的问道。

    “恕下官才疏学浅,确实回天乏术啊!”老太医叹息着说了一句,而后迈着步子向宫外走去。

    周昂怀着压抑的心情走出了皇宫,等他回到大理寺后,立刻前往了地下的玄鉴司。

    “立刻调动所有力量,调查鸿胪寺卿李可灼,尤其是他年轻的时候曾在峨眉山的经历,越详细越好。”周昂一见到柳诚,立刻吩咐了一句。

    玄鉴司网罗了不少奇人异士,还有一些心性不坏的精怪阴魂,这些也是周昂手下一支重要的力量。

    柳诚闻言点了点头,天机混乱之后,这位玄鉴司首座实力凭空折损了大半,也等于让周昂做事失去了先机。

    离开了玄鉴司,周昂又叫来了左千户,同样吩咐左千户盯紧李可灼。

    目前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周昂的掌控,天机混乱之后,这天下就好像被搅乱的一缸浑水,谁是敌谁是友?暗处又隐藏了多少势力,这些周昂都不知道。

    八月二十七,距离元象帝服下第二枚红丸还有两天了。

    今天周昂得到了一个消息,元象帝竟然重新站起来,而且还让司礼监送去了奏折,虽然只批阅了小半个时辰,但确实开始重新理政了。

    而也是在今日,元象帝明旨给李可灼,对他进献红丸做出了嘉奖。

    当李可灼收到皇帝嘉奖圣旨时,太医院所有太医的联名奏折也送到了元象帝跟前。

    这份奏折内容是太医院集体引咎辞职,而元象帝竟然也大笔一挥,准了这些太医。

    皇后刘娴一脸愁容的坐在寝宫之中,那些女官侍女都退到了宫外,唯独姜小昙在殿内陪着她。

    刘娴其实刚从元象帝那里回来,刚才她看到元象帝,确实见元象帝精神不错,批阅奏折也劲头十足,但是刘娴总感觉服下红丸后的元象帝与往日有些不同了。

    “皇后娘娘也不必太过担忧,陛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姜小昙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导皇后,只能说着一些安慰的话。

    “幸得乐平君在本宫身边,若只有本宫一人,还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些事情。”皇后刘娴对姜小昙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虽然皇帝重新站起来,看起来也开始康复了,但她反倒心绪不宁起来。

    姜小昙轻轻的一笑,而后对着皇后点头说道:“皇后娘娘不嫌弃,臣便一直陪着您,伯爵府将永远站在皇后一边的。”

    听到姜小昙的话,皇后终于微微松了口气。

    当元象帝昏迷的那一刻起,刘娴心中便不得不做起了最坏的打算,她虽然贵为皇后,但终究只是个女人,而且也没有母家做靠山。

    虽然不愿意看到最坏的情况发生,但却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这个时候身为皇后的刘娴,就必须得到朝中实权派的支持。

    而兴建伯府,便是刘娴最好的选择。

    京城之中表面一片安宁,似乎都在等着两天后元象帝服下第二枚红丸。

    若第二枚红丸服下,元象帝恢复如初,自然一切照旧。

    但若第二枚红丸服下出现什么意外,那恐怕将引发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这几日李可灼的府外眼线密布,不仅有大理寺的眼线,其他势力也派了大量眼线,谁都想要料敌先机,而李可灼就是目前的关键点。

    不过此人自从昨日进献了红丸之后,回到府中便再也没有出来过,甚至他独自在密室之中,连府中下人都见不到他。

    李可灼家中的密室,隐藏的极为隐蔽,密室中只有一盏烛台,隐约可见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对联。

    这对联写的很奇怪,既非喜庆吉祥之意,也非言志明理之言。

    左边一联写着:淤泥源自混沌启

    右边一联写着:白莲一现盛世举

    说是对联,倒更像是江湖接头的暗号。

    在这两幅对联之间,还有一张案几供桌,不过供桌上不是供奉神像之类的东西,而是一枚银质的令牌。

    令牌正面铭刻着一朵白莲,背面还是那副对联上的两句话。

    此刻李可灼坐在一个蒲团上,他对着那枚令牌双手合十,而后恭敬的一拜。

    这动作看起来不伦不类,非佛非道的,也不知是一种什么礼仪。

    而后只听李可灼对着那莲花令牌口中念念有词,他语速极快,只听有什么‘无生、真空、圣女’之类的话。

    等到李可灼念完,那莲花令牌上忽然投射出一道光华,光华照在李可灼身前,接着光影之中显露出一个人影的轮廓。

    见到这人影出现,李可灼连忙起身,而后恭敬的对着光影一拜:“属下李可灼,拜见圣女。”

    李可灼堂堂朝廷三品大员,竟然对着那光影口称属下,而他将对方称着圣女。

    那光影乃是通过令牌投射而来,也不知跨越了多远的距离,但仅是如此也能看出,这所谓的圣女修为不凡。

    “你做的很好,元象帝已经服下了第一枚红丸,只待两日后让他服下第二枚红丸,不仅能让狗皇帝丧命,甚至可以削弱气运金龙。此事一成,必将天下大乱,我圣教便可趁机举事,而你自然是圣教的大功臣。”光影之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有些冰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倒也符合这所谓的圣女身份。

    李可灼闻言面露激动之色,而后有些狂热的说道:“为圣教大业,属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你放心,你是圣教的功臣,事成之后即便会有些麻烦,圣教也不会让你丢了性命的。”那光影之中的圣女似乎洞悉一切,连李可灼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无人知晓李可灼密室之中发生的这些,就连周昂也不知道,偌大的朝廷之中竟然还有其它势力潜藏。

    两日后元象帝一连下了三道旨意,催促李可灼尽快献上红丸,直到傍晚时分,这位鸿胪寺卿才带着第二枚红丸前往了皇宫。

    当李可灼进宫之时,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而周昂更是利用自己的特权,紧随李可灼之后前往了皇宫。

    宫门外周昂正准备进去,柳诚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宫墙一角。

    柳诚浑身笼罩在白袍之下,除了周昂看到他之外,那些守卫皇宫的禁军竟然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周昂快步走向柳诚,他知道柳诚此时出现在这里,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告诉自己。

    “李可灼这几日未离开府邸半步,我们多方探查,才找到一些他任职四川布政司经历司都事一职时的线索。”柳诚的声音从白袍下传出,显然是已经发现了李可灼身上的端倪。

    布政司下属的经历司是一个很小的机构,类似于档案室一般的存在,而经历司都事也只是一个从七品的芝麻官,就是一个保管档案的闲职。

    这正是二十年前李可灼在四川布政司的官职。

    周昂没有答话,在等着柳诚继续说下去,他知道柳诚之所以提到李可灼二十年前在四川的官职,应该此事与四川还有关系。

    下一刻柳诚接着说道,一句话便道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今四川还存在着大量的白莲教教徒,而许多线索都表明,李可灼与白莲教牵扯紧密。”

    “白莲教?就是那个专业造反上千年的邪教?”周昂闻言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件事还与一个邪教扯上了关系。

    对于白莲教周昂多少知道一些,这是一个前朝的前朝就已经存在的组织,而他们上千年来就专干一件事。

    那就是无论谁取得天下,他们就造谁的反。

    所以历朝历代白莲教都被定性为邪教,是受到正统朝廷剿灭的对象,本朝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这白莲教生存能力极强,历朝历代虽然多次镇压剿灭,但却从未真正将其剿灭过,它就像那野草一般,一场春风便又生长了出来。

    “正是那个白莲教,而且我们发现四川有大量的白莲教徒,剑南军很可能都被白莲教渗透了,另外现在对白莲教发号施令的,是一个被称作圣女的神秘女子。”柳诚继续说道,将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告诉了周昂。

    周昂闻言点了点头,相比于剑南军被白莲教渗透,周昂其实更担心的是朝堂被渗透到了什么程度?

    李可灼这个鸿胪寺卿肯定是白莲教的人,但他绝对不是唯一的一人。

    “果然这天机一乱,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想到此处周昂握紧双拳,语气阴沉的说了一句,他双眼之中又一次显露出浓浓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