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43章 天机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皇宫中多了四位美人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开始刻意的揣摩消息的深意,而周昂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笑了笑。

    八月十二日,今日是元象帝登基的第十二天。

    夜幕才刚刚降临,皇后刘娴便带着一群宦官侍女出现在了养心殿外。

    不过今夜皇后似乎不是来给皇帝送吃的,她身后的贴身女官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盖着一方红绸。

    养心殿中元象帝依旧俯首案前,就连皇后走进殿中他都没有立刻察觉。

    “臣妾参加陛下。”刘娴走到御案前恭敬的一拜,今日明显比往日郑重了不少。

    元象帝抬头看向了刘娴,他自然也发现了刘娴与往日有些不同。

    而且元象帝还发现,往日通常只是皇后一人进来,今日她却连自己的贴身女官也带了进来,还有那女官手中端的是什么?

    “皇后有事?”元象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的问道,他能看出来今日皇后连神情也有些异样。

    刘娴没有立刻回答元象帝,而是对着身后女官一招手,随即那女官上前三步,走到了刘娴的一侧。

    下一刻刘娴伸手掀开托盘上的红绸,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四面木牌,每一面木牌上都有一个名字。

    “陛下今夜要在何处就寝,臣妾好提前安排。”刘娴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好像她就是为公事才来见元象帝的。

    元象帝看到托盘中的牌子,而后一脸苦笑的看向皇后,他如何不知道刘娴话里的意思。

    作为皇帝,除了处理政务之外,延续子嗣也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不仅是他的私事,更是关乎天下社稷的公事,元象帝也明白这个道理。

    下一刻,元象帝满目柔情的对皇后说道:“朕今晚要住坤宁宫。”

    元象帝的话让刘娴一愣,她们还在东宫之时几乎日日同房,倒是做了皇帝皇后之后还没有同过房,刘娴估计应该是自己出了问题,所以才如此费心的为元象帝张罗后宫女子。

    “陛下,别胡闹了!”刘娴双颊噌的一下便红了起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元象帝今夜去坤宁宫。

    “皇后,朕可不是开玩笑,朕也知道这些日子有些冷落你了。”元象帝靠近刘娴,拉起她的手轻声的说道。

    刘娴已经将头低下,两人虽然也算老夫老妻,可毕竟身份不同,像这样说着露骨的情话还是很少的。

    但刘娴毕竟也才二十出头,即便身为皇后,却终究只是女人,又如何受得了元象帝这样的攻势。

    “陛下真的要住坤宁宫?”刘娴的声音越来越小。

    “君无戏言!”元象帝靠的更近,几乎贴着皇后刘娴的耳朵说道。

    很快养心殿的灯火便熄灭下去,而后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皇帝和皇后去了坤宁宫歇息。

    皇后的寝殿外,一群太监宫女都背对着寝殿站的远远的,不过一个个都竖着耳朵,显得无比好奇。

    寝殿之中,皇后刘娴沐浴完毕,因为本就是夏日,她穿的也是异常清凉,一袭薄纱若隐若现,将身姿勾勒的妖娆动人。

    元象帝躺在床榻上看着皇后款款走来,目光在皇后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

    “陛下,臣妾伺候你就寝了。”刘娴声若蚊蝇,在这个寝殿之中,皇后也展现了她小女人的姿态。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元象帝,样子看起来很是郑重,仿佛要举行某种仪式一般。

    “皇后给朕倒杯水吧,朕先将这丹药服下。”皇后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元象帝却忽然说出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来。

    皇后刘娴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向元象帝,只见他手中正捏着一枚铁锈色的药丸。

    “这是?”皇后一脸不解的问道。

    “先帝让兴建伯转交转给朕的丹药,希望服下它,皇后便能为朕生下一个太子。”元象帝细细的打量着手中药丸,虽然感觉有些荒唐,但他相信自己的父皇不会坑自己。

    皇后刘娴的神情更加错愕,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真的行?”

    “呵呵,试试不就知道了?”元象帝一脸坏笑的看着刘娴,一句话让刘娴脸色更加羞红。

    可能觉得太过难为情,刘娴连忙转身去倒来清水,服侍元象帝将药丸服下。

    很快殿中灯火逐一熄灭,最后寂静漆黑的寝殿中春光无限。

    第二日清晨的阳光洒落,坤宁内无论是太监还是侍女,一个个都一脸喜庆。

    寝殿之中,元象帝悠悠醒来,他感受到刺眼的亮光,神色顿时大变。

    往日里他都是天未亮便起来开始处理公务,像今日这般睡到自然醒还是第一次。

    元象帝心中有些自责正欲起身,不过他刚一动,便感受到一具温暖细滑的酮体缠绕着自己。

    侧过过头,元象帝看到一脸迷醉,尚在熟睡中的皇后刘娴。

    看到刘娴的脸,元象帝心中一动,顿时感觉浑身精力充沛,竟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股股力量在体内涌动,急切的想要发泄。

    “啊.....陛下你干什么?”刘娴惊慌的看着元象帝,此刻元象帝又已经翻身而上,将皇后压在了身下。

    “朕忽然感觉精力充沛,不想负了这大好时光,更不想负了朕的娴儿。”元象帝一脸柔情的说道,口中叫着皇后的小名,一句话便让皇后彻底沦陷。

    很快寝殿之中春色又起。

    两人一番行乐,已是日上三竿,最后元象帝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坤宁宫。

    很快皇帝夜宿坤宁宫,并且日上三竿才离开的消息又出现在了司礼监。

    魏思贤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的笑意,还不住的赞叹:“陛下真是春秋鼎盛,雄姿勃发啊!”

    当天夜里周昂回到府中,两人在入睡之前,姜小昙也一脸神秘的说起了今日被皇后召进宫里,说到皇帝最近需求旺盛。皇后还让姜小昙帮忙出主意,如何让皇帝雨露均沾,也去那四位美人的地方就寝。

    “这么厉害?”周昂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有些惊讶,不过他知道元象帝应该是服下了那枚丹药。

    只是这效果有些出乎意料了,其实不仅是周昂觉得意外,就连元象帝自己都觉得这药效有些太猛了。

    今日元象帝虽然依旧在养心殿处理公务,但是总是心中莫名骚动,总感觉精力太过旺盛需要发泄。

    到了傍晚,皇后再次来到了养心殿,她的身后还是跟着女官,那些牌子自然也带来了。

    “陛下,今晚换个地方吧!”皇后刘娴实在有些累了,她觉得趁皇帝精力旺盛,应该早些广撒网多播种,所以她开口便让元象帝换一个地方。

    元象帝不是那种沉迷女色之人,但这一身精力又不得不发泄,便直接翻了潘灵儿的牌子。

    第二日元象帝起的更晚,似乎有发泄不完的精力。

    当听到元象帝在潘美人宫中足足待了大半日,最高兴的莫过于户部尚书潘仁贵了。不过当周昂听到这个消息时,眉头却微微皱了下。

    虽说当务之急是让元象帝播种,但是这过犹不及,周昂隐隐有些担心起来,担心这虎狼之药下去,元象帝身体受不受得了?

    接下来的几日,元象帝在几个美人宫中轮流就寝,而且一天比一天起来的晚,甚至中途有一次朝会他都没有出席。

    仅仅几天时间,原本那个勤勉自律的皇帝,仿佛一夜之间堕落,成了一个沉迷女色的昏君。

    八月二十日,原本应该举行的小朝会再次取消。

    周昂终于开始心绪不宁起来,而他还一如既往的在大理寺处理公务,其中部分内容便是这几日元象帝积压下来的。

    原本周昂是想亲自进宫劝一劝元象帝的,希望能让他节制一点,但是这几日元象帝多在几个美人宫中,这让他有特权也不敢擅用。

    “不行,情况有些不对,以我的心境不可能这样莫名的心绪不宁,必须立刻进宫见到皇帝。”周昂放下手中公文,他神色异常难看,心中终于下了决定,要进宫见一见元象帝。

    原本周昂会灵棋经也能占卜,但是元象帝的气运与王朝气运金龙融合,便是圣人都难以推算他,所以周昂也看不出元象帝的未来。

    很快周昂的官轿离开大理寺,朝着最近的宫门而去。

    在大理寺的地下,同样有着一处府邸,这座府邸的样式与地面的大理寺非常相似。

    整座府邸幽暗阴森,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用伟力在地下修建出了这样的建筑。

    那府邸的大门悬挂着一块漆黑的门匾,门匾上有三个血红的大字‘玄鉴司’。

    此刻玄鉴司的大堂上,天地人三榜悬挂在虚空中,一只火焰组成的麒麟法兽匍匐在大殿一侧,似乎正在打盹。

    而作为玄鉴司的首座,柳诚盘膝坐在天地人三榜的下方,他的周身依旧有无数铜钱环绕。

    那些铜钱不断的旋转变幻,似乎正组成一个个玄妙的阵型。

    忽然,柳诚身躯一颤,接着飞舞的铜钱也变得有些紊乱,而后他猛然睁开双眼,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怎么会这样?”柳诚小声嘀咕一句,而后手指掐动,那飞舞的铜钱再次高速的旋转起来。

    就在柳诚推算之时,京城上方虚空盘踞的金龙也忽然变得萎靡起来,那一片片金色鳞甲收缩,庞大的身躯都仿佛小了一截,而后金龙巨大的双眼也缓缓闭上,似乎变得异常疲惫。

    “噗......”玄鉴司大堂中,柳诚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原本飞舞的铜钱尽数落在地上。

    “完了完了......金龙易位竟然并未真正完成。现在天机彻底混乱,连我也遭到反噬,难道这一切努力,终究是镜花水月?”柳诚的神色无比难看,原本自信从容的脸上,只余下一脸后怕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