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40章 夜入皇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快另外几位朝中重臣也相继来到万寿宫,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穿上了丧服,不管这些人心中是如何想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悲痛。

    来的人不多,只有四人,吏部尚书李长善,左都御史秦瑞,大都督何显,以及昌平郡王。

    这一次主要是商议景安帝的后事,这几人加上周昂和魏思贤,已经足以代表如今朝堂上的势力,之所以只叫了这么几人,也是太子有意从速从快的解决此事。

    “陛下......你怎么就走在臣的前面了啊!”昌平郡王刚一踏入长寿宫,便一脸悲痛的跪在景安帝的棺椁前,他抱着棺椁就旁若无人的痛哭起来。

    昌平郡王是景安帝最小的叔叔,年纪比起景安帝也大不了几岁,当年在诸多皇子中是最不起眼的一个,直到景安帝登基前,这位皇叔连个郡王封号都没混上。

    后来还是景安帝给了他一个昌平郡王的封号,而后任命他为宗人令,成为唯一一个在京的宗室王爷。

    见昌平郡王只顾着悲伤,元象帝上前几步,亲自去将他扶起:“皇叔公也请保重身体。”

    元象帝语重心长的说道,心中却也是纳闷,明明是自己死了爹,怎么反倒自己去安慰起旁人了?

    “好了,既然陛下将我们叫来,诸位便说说看接下来怎么做吧。”周昂瞥了昌平郡王一眼,而后目光落在李长善何显等人脸上。

    接下来几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景安帝的驾崩,彻底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第二日一早,景安帝驾崩的消息便正式宣告天下。

    顷刻间整个京都一片缟素,京城外十余万大军继续严阵以待,这是这次三处大营都默契的不再对准京城,而是调转方向,摆出了一副守卫京城的架势。

    皇帝大行,先是文武百官和京城百姓哭丧。

    一夜的准备时间,今日太极广场到万寿宫前都跪满了文武百官,京城的大街小巷也跪满了一身缟素的百姓。

    一时间哭声笼罩京城,莫名的便有一种天地同悲的气氛。

    哭丧开始后,便是京城所有宫观鸣钟三万次,这个过程相对较长,同时皇宫之中也会举行一些仪式,为大行皇帝出殡做着最后准备。

    景安帝在位已经十五年,早在五年前他的陵寝就已经修好了,所以通常最重要的陵寝问题已经不用考虑了。

    在朝中几大巨头的默认下,景安帝的整个葬礼还是有些从简,甚至显得有些匆忙。

    虽然一应程序都按照礼制进行,但整个葬礼所花的时间,足足比正常情况快了三分之一。

    等到景安帝陵寝地宫封闭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初一这一日,元象帝的登基大典又在万众瞩目开始了。

    三天前京城之中还一片缟素,天地同悲。

    而三天后同一座京城却又张灯结彩,普天同庆。

    皇宫还是那座皇宫,不久前还一脸愁容的文武百官,今日又换上了喜笑颜开。

    元象帝高居御座,满朝文武三拜九叩的对着他行大礼,那礼乐之声响彻云霄,就连城外隔着数十里的三座大营都能隐约听到。

    新皇登基,为了犒劳将士,元象帝还下旨犒赏三大营士兵酒肉。

    往日里一片肃杀的三大营,今日也都默契的放松了不少,开始享受那些御赐的酒肉。

    元象帝登基之日,便首先颁布了两道圣旨,一道是册封先皇后萧氏,也就是元象帝的生母为太后。

    而第二道圣旨便是册封太子妃刘娴为皇后,就在同一日,刘娴身着凤袍在皇极殿中一同接受了百官朝贺。

    这一日元象帝意气风发,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定要一扫大宁朝积沉多年的颓势。

    登基伊始,元象帝不修宫室,不纳美人,除了五日召开一次的朝会,他还每日准时召开御前会议。

    元象帝的御前会议,已经不叫御前内阁会议了。

    因为参会的人已经大有不同,六部尚书除了李长善继续出席,其余五位尚书全部被排斥在外。

    而除了李长善之外,便只有大理寺卿周昂,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何显,司礼监掌印太监魏思贤。

    因为一共只有四人,私下里这四人便被称作四大辅臣。

    四大辅臣的出现,说明大宁朝的势力划分更加明确,权利也更加集中。

    而古往今来,出现这种几大巨头相互制衡的情况,也预示着更大的风暴即将到来。

    元象帝确实是个好皇帝,他每日按时起床,做完那些一个皇帝必须做的事情后,他就会认真的翻阅奏折,一直批阅到半夜三更。

    历朝历代所有皇帝都有批阅不完的奏折,所以渐渐有了内阁和司礼监这类为皇帝分担政务的机构。

    但是景安帝登基这几日,他竟然能将每日的奏折全部批阅完成。

    今夜景安帝依旧在养心殿批阅奏折,养心殿就是皇帝的书房,不过只是其中之一。

    因为以前景安帝沉迷炼丹,所以养心殿一直荒废,而今元象帝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这养心殿了。

    殿中灯火通明,元象帝认真的读着奏折上的内容,虽然如今大宁朝自己控制的地方越来越少,但这九州之事依然繁多。

    比如他此刻所看的奏折,正是山西布政司上的折子,说黄河今年发大水,几处河堤都被冲毁,有多少民房被毁,有多少农田被淹,最后又是向朝廷要钱要粮。

    元象帝眉头深锁的看着奏折上的文字,他知道这些内容并无虚言,他也很想大笔一挥,写上调拨多少粮食,调拨多少银两赈灾的话。

    可是元象帝知道,无论是粮食还是银子,他都没有!

    “陛下,夜深了,该休息了!”皇后刘娴不知何时来到了养心殿中,她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小碗,碗里盛着小米粥。

    刘娴已经贵为皇后,可如今穿的依旧算不上华丽,可见即便成了皇后,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节俭。

    “皇后来了?待朕将剩下的这几个折子看完再休息,倒是皇后你也该早些歇息了。”元象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看着刘娴,他语气温柔,这一帝一后看起来也是相敬如宾。

    刘娴看着元象帝,目光之中有些心疼,而后她走到元象帝身旁,将小米粥放下:“这是臣妾亲自为陛下熬的,听太医说小米养胃,陛下先吃一点吧。”

    “好好,朕吃,皇后亲自熬的,朕说什么也要吃完。”元象帝一脸欣慰的说道,虽然贵为帝王,可他与刘娴依然有着这种小小的幸福。

    刘娴一脸满足的看着元象帝,看着元象帝将自己送来的东西吃下,这也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陛下,臣妾能求您一件事吗?”眼看元象帝就要吃完,刘娴恭敬的朝着元象帝一拜。

    元象帝见状连忙起身扶起刘娴,而后说道:“皇后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又何必如此呢?”

    不知道这大宁皇室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王朝已历三百年,皇帝都出了十几个了,虽然这些皇帝将这大宁朝是治理的越来越差,但历来帝后之间相处和睦,却是历朝所罕见的。

    “臣请陛下早日纳妃!”刘娴依旧躬着身子,任凭元象帝扶她也不起来,同时无比诚恳的说道。

    “你呀......怎么和那昌平郡王一样?”元象帝一脸好气的说道。

    这几日昌平郡王可是每日都会上一个折子,偏偏那折子内容都是一模一样,就是要元象帝早日纳妃。

    元象帝尚无子嗣的问题,可不仅景安帝一人挂念,身为宗室宿老的昌平郡王,在元象帝一登基就立刻发现了,而现在他就像催着晚辈早生孩子的老人。

    “陛下若无子嗣,便是臣妾失职,请陛下体谅臣妾的苦衷。”刘娴无比郑重的说道,身为皇后她同样考虑的也不仅仅是男欢女爱和恩宠了,她同样也要考虑帝王子嗣的延续。

    元象帝看着刘娴如此郑重的样子,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皇后看着安排便是。”

    “让臣妾安排?”刘娴大为意外的看着元象帝,这让皇后给皇帝选妃,好像还是第一次。

    “怎么不愿意?”元象帝面带微笑的看着刘娴,眼神之中大有深意。

    刘娴一愣随即便也明白,而后点头应下:“臣妾定为陛下好好选几个妃子。”

    元象帝的意思其实非常清楚了,他让刘娴这个皇后来给自己选妃,无非就是告诉刘娴,也告诉整个后宫,不管他纳多少妃子,皇后永远是皇后,永远是这后宫之主。

    “陛下,皇后,兴建伯来了!”就在元象帝与皇后刘娴你侬我侬之时,殿外突然响起一个内侍的声音。

    刘娴听到周昂来了,便对着元象帝施礼说道:“这么晚了兴建伯还进宫,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臣妾就先告退了。”

    此刻已是深夜,按理说任何外臣都无法进入皇宫,但是元象帝登基后,什么都没给周昂封赏,唯独给了他一个任意出入禁宫的特权。

    这道旨意让周昂在任何时候,都能见到元象帝。

    周昂靠近养心殿的时候,刚好遇到皇后刘娴出来,两人正好一个照面。

    “臣参见皇后娘娘。”周昂立刻立在原地,朝着刘娴躬身一拜。

    “兴建伯有礼了,快进去吧!”刘娴知道这个手握重兵的大理寺卿对她和皇帝意为着什么,无论于公于私她对周昂都很客气。

    周昂点了点头,便与刘娴擦肩而过,很快便在养心殿中见到了元象帝。

    “周卿这么晚了入宫,可是有什么急事?”元象帝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周昂。

    说实话他还是有些怕周昂这个时候进宫的,担心又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