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35章 不服就开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绍良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大军,瞬间也清醒了不少,不过他还是有恃无恐的对宁采臣呵斥道:“你是什么人?我爹是剑南将军,难道你想开战吗?”

    “剑南将军?好大的威风,把他们给我绑了。”宁采臣一脸不屑的看着林绍良,而后对着士兵大手一挥。

    下一刻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一步步的向着林绍良等人逼近。

    这些城防司士兵在宁采臣的训练下早已脱胎换骨,阵法严谨气势如虹,加上人数众多,让林绍良等人不断的退缩。

    “动手。”军阵后方有军官出声。

    下一刻一道道锁链从军阵中飞出,这些锁链直接捆在那些马背上的剑南军身上。

    顷刻间一个个剑南军被拉下马背,而后无数长枪上前,抵在这些剑南军的命门上。

    虽然期间有反抗,也只是徒劳挣扎,最后连林绍良都被铁索捆住,被押到了伯爵府的石阶之下。

    “这些人要如何处置?请夫人示下。”宁采臣至始至终都没有再亲自出手,等到林绍良这些人都被制服后,他才躬身在姜小昙身前请示。

    “先丢进大理寺大牢,是杀是刮让你们伯爷来定。”姜小昙说了一句,而后衣袖一甩,就转身准备回府。

    “且慢。”就在姜小昙转身之时,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巷口传来。

    下一刻巷口的城防司士兵也是一阵骚动,竟然有人强行冲开了他们的封锁。

    姜小昙缓缓转过身来,看到一个中年妇人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直接朝着伯爵府走来。

    这妇人身旁只有七八人,但是每一个都是精气狼烟的高手,这些人一身气血之力凝为实质,直接将想要靠近的城防司士兵震开。

    宁采臣也是眉头一皱的挡在了姜小昙身前,他的目光看向这几人,最后目光落在妇人身旁的一个高手身上。

    在这个高手身上,宁采臣感觉到了澎湃的气血之力,这是他目前见过武道修为最强的。

    这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

    “好大的排场,你又是什么人?”姜小昙目光不善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妇人,她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最前方。

    她堂堂兴建伯夫人,皇帝亲封的乐平乡君,一代妖仙又何须别人保护?

    妇人缓缓来到府门下,她穿的也是极为华丽,大约三十七八岁,但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依然很年轻,只是身上流露出久居上位的气势,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是武强侯嫡女,定西侯的大夫人,我姓何。”妇人一脸高傲的看着姜小昙,那是一种长辈看晚辈的高傲神态。

    姜小昙闻言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就是大夫人何氏。

    不过下一刻姜小昙脸上忽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同时她昂首挺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夫人,用极其严厉的语气呵斥道:“你就是烽烟将军周元让之妻?你也是朝廷的一品诰命夫人,怎就如此不懂规矩?见了本君为何还不行礼?”

    姜小昙的声音很大,而且故意用上了严厉的语气,明显就是在教训大夫人。

    大夫人原本还一脸从容,可是听到姜小昙提到诰命夫人,又以本君自称,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姜小昙可谓瞬间握住了大夫人的命门,她是皇帝亲封的乡君,论品级比大夫人要高,主动行礼那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大夫人不按规矩来,那么便是失礼。

    失礼之罪可大可小,虽然仅凭这个对大夫人也不会有实质的损失,但是如果姜小昙有意将此事弄得人尽皆知,那么丢面子的自然是大夫人和她身后的两大侯府。

    到了她们这种层次,除了在朝堂上你死我活的利益之争,最看重的便是这面子二字了。

    大夫人铁青着脸深吸一口气,而后双手放在腰间,屈身对着姜小昙一拜,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定西侯府何氏,拜见乐平乡君!”

    “免礼吧,周夫人要不要进府坐坐?”姜小昙微微点头,算是还礼,而后同样语气冰冷的问大夫人要不要进府坐坐,不过她把周夫人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姜小昙知道大夫人是不可能进府的,不过同样也是面子,大夫人既然对自己行礼了,又是在自己家门口,这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都要做做样子请一下。

    “谢乡君好意,小妇人今日是来领我女儿回去的,另外林公子是定西侯府的客人,还请乡君把他们给放了。”大夫人压下心中怒意,一脸平静的说道。

    看到这女人如此快就镇定下来,姜小昙也是有些佩服,心道不愧是侯府大妇,这城府是没的说。

    大夫人说自己是来领女儿的,她这么说也没错,虽然秀儿不是她所出,但正妻更胜生母,她确实有资格决定秀儿的事。

    这一下反倒把姜小昙给难住了。

    “你女儿?你女儿怎么会在我府上?”姜小昙故作不解,却是明知故问的说道。

    “周秀儿在贵府,乃是京城人尽皆知的事情,而她的婚事也是两位侯爷早就定下的,如今婚期临近,她自然该回家了!”大夫人却是不再拐弯抹角,直接一句话摆明了车马。

    秀儿是定西侯府的女儿,这一点是事实,她不像周昂是被剔出族谱的,加上她是女子,婚姻之事由父母做主也是天经地义。

    姜小昙神色变得凛然起来,虽然她也知道这件事很棘手,但周昂曾明确表示过要帮秀儿,这件婚事她们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而后姜小昙一脸傲然的说道:“周秀儿本君自然认识,但她不仅是定西侯府的女儿,更是我兴建伯府的小姐,她的婚事可由不得你们来安排,得由他兄长说了算!”

    姜小昙的话可谓有些霸道了,也毫无遮掩的表明了态度,不过这也恰恰体现了如今兴建伯的威严和权势。

    “这些话也是兴建伯的意思吗?你们可想好了?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做值还是不值?”大夫人目光不善的盯着姜小昙,最后这一问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周秀儿的婚事说到底就是一场政治联姻,在大夫人甚至周元让的眼中,秀儿其实也只是一个工具。

    “这就是我的意思。”姜小昙还没开口,忽然巷口又传来一个声音,不知何时周昂已经返回了。

    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巷口,只见周昂走出官轿,步履从容的向着府门走去。

    “参见伯爷!”巷子中的城防司士兵齐齐行礼。

    “都免礼。”周昂边走边说了一句,很快便走到了大夫人身前。

    周昂在大夫人身前脚步放缓,微微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被押在石阶下的林绍良一眼,而后小声的在大夫人身旁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了,大夫人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只会耍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啊!”

    周昂自然一眼就看出来,林绍良这个蠢货肯定是受了大夫人挑唆才来的,此事不管成不成,自己和剑南军的仇便结下了,如此一来兴建伯府就等于将九大藩镇三分之一都给得罪了。

    大夫人盯着周昂,眼神之中同样不屑。

    老实说大夫人已经有些认不出周昂了,毕竟也有十多年没见过了,在大夫人记忆中,周昂还是十几年前那个木讷且毫无作为的傻子。

    “哼,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一朝得势便不知天高地厚了!”大夫人扭过头去,故意作出一副瞧不起周昂的样子。

    大夫人小声的嘀咕着,周昂的神色却一下沉了下去。

    周昂到不是愤怒,而是从大夫人这句话中明白,自己和周元让应该是真的没有关系,而这个大夫人很可能也知道些什么。

    最后看了大夫人一眼,周昂便继续向府门而去,他没理由和一个妇人一般见识,因为大夫人还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要让他平等对待的,至少也要周元让亲自出现在他面前。

    周昂站到姜小昙身边,同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绍良和大夫人,而后对周慎吩咐了一句:“去把小姐请出来。”

    很快秀儿也出现在门口,等她看到眼前的情景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大夫人竟然亲自来伯爵府了。

    周昂看着秀儿,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指着林绍良,一脸认真的问道:“告诉我,这个人你想不想嫁?”

    周昂问的直接,秀儿想也没想的就摇了摇头,而后果断的说道:“不想。”

    “好,你们都听到了吧?舍妹都说不愿意了,我这做兄长的自然不会同意。你回去告诉周元让,若不服气便让他亲自来找我。”周昂一句话说出,伸手直接指着大夫人,言语毫不客气,神态更是极度倨傲。

    “你......”大夫人气的牙痒痒,但是她却又无可奈何。

    论地位周昂不比周元让低,而且周昂如今身居要职,掌控江南富庶之地,麾下更有兵马数万,能跟他叫板的人已经不多了。

    周昂看都没看大夫人一眼,又是一摆手说道:“把他们放了。”

    “你也是个做不了主的人,滚回巴蜀告诉你爹,如果不服便开战,本官在京城等着他!”周昂微微俯身,对着石阶下狼狈的林绍良说道。

    周昂此话一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他口中用的是‘开战’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