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34章 走一步就是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刚踏出官轿,就看到江都郡主站在大理寺的大门下。

    等到周昂踏上台阶,江都郡主便低头跟在身后,看起来极懂规矩。

    周昂走在前面,江都郡主跟在后,一路上两人一句话也没说,不过周昂发现,江都郡主每一步迈出的距离几乎都一模一样,连走路看起来都极为严谨。

    穿过回廊来到公房前,江都郡主又快步走在周昂前面,赶在周昂抵达房门前先一步打开房门。

    而后她束手立在一侧,恭敬的低着头,等着周昂进去。

    周昂看了江都郡主一眼,没有说什么,迈开步子跨过了门槛。

    “进来。”周岸踏入屋内之后,声音才传了出来。

    江都郡主微微一愣,她除了按时给周昂端茶和送来糕点,绝不会进去打扰周昂,不过这一次周昂竟然主动让她进去。

    等江都公主进去后才看,周昂已经搬了一把椅子,站在了一面墙的前面,那墙上挂的是大宁朝的疆域地形图。

    “将朱笔给我。”周昂仰头看着地图,用手指了一下公案。

    江都郡主很快拿过朱笔,双手举起恭敬的递给了周昂。

    周昂拿过朱笔,便在地图的西北角,一个狭长的地带上描绘了一个红色的轮廓,红色区域内,正是著名的河西走廊。

    而后周昂继续用朱笔描绘着,在北方画了一个箭头,箭头指向陕西布政司的地界,又在陕西布政司的北面庆阳府和西面临洮府,各画了一个红色三角形。

    “大人,您要的北狄和西域诸国地图取来了。”就在周昂标准地图的时候,门外一个大理寺吏员恭敬的捧着两卷地图。

    周昂从椅子上下来,而后四下打量了一番公房,最后将目光落在悬挂九州地图那面墙壁的左右横梁上。

    “将那两幅地图挂在这里。”周昂指着横梁吩咐道。

    很快便有大理寺的人将一幅北狄的地图和一幅西域诸国的地图挂了起来。

    三幅地图正好处在公房的右侧,三面环绕瞬间像一个小房间。

    因为周昂没有让江都郡主回避,她便站在一旁一直看着,不过虽然心中有许多好奇,却一句话未说。

    “很好奇吗?”周昂看出了江都郡主眼中的好奇,他背对着江都郡主问了一句。

    江都郡主抬头看着周昂的背影,有些拿不准周昂在想什么,还是很快答道:“九州地图曾在爹爹书房见过,北狄和西域的地图第一次见。”

    “西域三十六国联合北狄剌靼部进犯九州了,河西走廊已经丢失。”周昂依旧背对着江都郡主说道,同时抬起手来指向了河西走廊的位置。

    “啊.....异族起兵,那不是西北战事又起了?”江都郡主闻言下意识的一惊,虽然她年纪不大,也知道异族与九州每次爆发战争都是尸山血海生灵涂炭。

    周昂没有回答江都郡主,不过此刻屋外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大人,属下可以进来吗?”

    “你的动作还真快啊,快进来。”周昂闻言立刻转过身来,脸色还露出了明显的笑容。

    下一刻一个身穿麻衣道袍,看起来像个道人又像个书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这位是柳先生。”周昂对江都郡主介绍了一句。

    江都郡主闻言立刻对着柳诚屈身行礼。

    柳诚也跟着看向江都郡主,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去为柳先生泡杯茶。”周昂又吩咐了一句,而后江都郡主便躬身退了出去。

    柳诚回头看了一眼离开的江都郡主,而后大有深意的对周昂说道:“从面相来看,这孩子可是命运多舛,将来的命运更可以用凄惨来形容,大人这又是打算与天命抗衡吗?”

    “曾经答应过这孩子的父亲,有些担当责无旁贷!”周昂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并不以为意的说道。

    柳诚点了点头便不再讨论此事,而后他一脸正色的对周昂说道:“玄鉴司的势力还没有触及到西北,现在只能找到一些王晋生的信息,不过陕西都指挥之死,肯定是妖孽作祟无疑。”

    “说说看。”周昂走了几步,而后指着身旁的椅子说道,示意柳诚坐下。

    柳诚等周昂坐下,也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周昂身边,而后继续说道:“王晋生是山西大同人,可谓年少有为,今年刚满三十,便做到了山西布政司参政,他的出身很普通,不过他的夫人有些来历,乃是大同陈氏的嫡女。”

    原来柳诚是为周昂带来了山西布政司参政王晋生的消息,一个三十岁的三品大员,就算放在京城也是不一般。

    周昂对大同陈氏也有些耳闻,这是一个地方门阀大族,在山西有两大家族,一个是太原周氏,另一个就是这大同陈氏。

    “西北的局势有些古怪,要不要我亲自去一趟?”柳诚见周昂一直沉思不语,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不可,值此金龙易位之际,你最好还是留在京城。”这一次周昂几乎想都没想就否定了柳诚的提议。

    柳诚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他正准备说话,却见江都郡主又端着茶杯返回了,于是欲言又止。

    江都郡主似乎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快速的放下两杯茶,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不过她刚走到门口,便隐约听到身后好像传来一句话:“金龙易位便在这几日了。”

    江都郡主站在屋檐下,虽然她很想听听周昂和那个神秘的柳先生谈的什么,但还是强压下心中的好奇,静静的候在门外。

    兴建伯府后院,姜小昙正在周昂的书房中写着字,或许是受周昂的感染,这位妖仙不爱女红,也喜欢没事就看书写字,如今一手字也写的极为漂亮。

    “夫人不好了,府外来了大队骑兵,他们扬言若不交出秀儿小姐,就要冲进府来抢人了。”忽然书房外传来一个侍女慌张的声音。

    姜小昙闻言神色一沉,而后放下手中毛笔,下一刻她衣袖一甩,书房的门便自动打开,而后身形一闪人就站在了门口。

    “跟我去看看。”姜小昙神色阴沉,说话时便迈出了书房向府门走去。

    远远的姜小昙就看到,自己家门外密密麻麻的全是人,而且这些人都是骑着高头大马,手持刀兵的武士,从气息来看还是那种久经沙场的军伍精锐。

    此刻管家周慎带着数十个家丁手持棍棒的护在府门下,明显能感觉到这些家丁也是紧张无比,论气势这些普通人自然比不上对面那些凶神恶煞的高手。

    “老东西,让周昂给小爷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踏平这伯爵府。”统领那上百骑兵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长得倒也不错,不过一脸的桀骜不驯,一身傲气更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大胆,哪里来的狗东西,敢直呼兴建伯的名讳。”姜小昙一身贵妇装束走到府门下,她远远的就听到那桀骜的年轻人口出狂言。

    也是姜小昙最近改了性子,她强压着心中怒火,提醒自己是伯爵夫人,是有封号的乐平乡君,言行要有风度,不然以她以前的性子,早就祭出飞剑将这些人斩了。

    姜小昙的话彻底激怒了那桀骜青年,他将手中佩剑对着姜小昙一指说道:“小爷我是剑南军的少将军,你敢骂我狗东西?你又是什么东西?”

    “原来你就是那个林绍良?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难怪妹妹看不上你,就你这德行本君也不会答应这婚事。”听到对方自报姓名,姜小昙不怒反笑,她衣袖一甩,口中自称本君,倒是将气度摆的十足。

    “哼,周秀儿是他爹许配给小爷的,凭什么要你们答应?我再问一句你交不交人,小爷耐心有限,别怪我不客气了!”林绍良在巴蜀之地横行无忌,从来都是旁人巴结他,今天他没有直接冲进周昂府中,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我看谁敢?谁敢越过这台阶一步,上来就是死!”姜小昙上前一步,伸手对着脚下石阶一指。

    她这一步踏出,没有动用元神之力,但仅仅是身上的气势,便惊得那些马匹慌乱的后退。

    “给我冲进去!”林绍良拔出佩剑,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位纨绔公子是真的动了真火。

    随着林绍良一声令下,十余骑武士催马上前,就朝着府门冲去。

    这些都是剑南军的精锐,也是林家的死士,别说一个朝廷命官的府邸,就算林绍良让他们冲击皇宫,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

    姜小昙冷眼看着这些死士冲来,只等这些人上了石阶,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斩杀这些人。

    不过就在姜小昙准备出手时,一道恢弘的刀气忽然破空而来,那刀气落下直接斩在石阶的边缘,此刻有几匹战马正好头颅越过了边界,刀气落下那些战马头颅被整齐切下。

    刹那间人仰马翻,马匹的鲜血洒落在石阶上,剩下的战马惊慌乱窜,伯府前乱糟糟一片。

    “属下来迟,让这些杂碎惊扰了夫人,请夫人降罪。”宁采臣从空中落下,他手持刀柄将长刀竖在身前,单膝跪在伯爵府石阶下。

    宁采臣出现的同时,无数厚重的脚步声整齐的出现在昌平巷口,接着如潮水般的士兵涌入。

    “立刻封锁街道,列阵......别让这些人跑了!”士兵之中有军官严肃的喊着,自然是宁采臣的城防司军队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