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32章 江都郡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大婚的第二日,他便返回了大理寺衙门正常办公,不是他不想与姜小昙享受闺房之乐,而是实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昨日京城之中血流成河,死的还都是朝中重要岗位上的朝臣,作为昨日事件的主导者,即便几大势力在紫宸殿中已经达成了妥协,可依然有许多事情需要他这个大理寺卿去善后。

    今日办公不在正堂,而是在周昂自己的公房中,离他最近的小院,便是贺康办公的地方。

    不过贺康此刻也在周昂的房中,两人谈论的也不是昨日之事。

    “江南大营已经抵达廊桥,已经按大人的吩咐让他们驻扎廊桥了,刚才得到消息,燕云军也在张家口一带驻扎,而李长善调集的三万府兵,驻扎在了承德关。这三个地方距离京城的路程都差不多。”贺康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向周昂汇报,这三支大军便是如今保持京城微妙平衡的关键。

    廊桥距离京城只有不到五十里,那里也算是京城的南大门,而张家口和承德关,同样距离京城也只有五十里左右,一个是北大门,一个是西大门。

    “传令傅天仇,让他严加警戒,还有约束士兵不得随意出营扰民,一应粮草自有萧家为他们供应。”周昂低着头说道。

    他的身前展开了一张地图,已经用朱笔在上面圈上了三个圆圈。

    周昂口中的傅天仇,便是浙江都司的都指挥使,这是一个从二品的武官,也是周昂亲自安插在浙江的官吏。

    当年吴王之乱平息,那三万兵马改编后归入了浙江都司衙门,而傅天仇便是罗大业举荐给周昂的,是一位能文能武的老将,虽然周昂也只见过一面,但也算是知根知底。

    “对了,傅将军的家其实就在京城,他问能不能准许他回家一趟?”贺康想了一下,还是将傅天仇夹杂在密信中的一张纸条内容说了出来。

    周昂抬头微微一愣,他这才想起原本傅天仇就是因为没有靠山背景,一直赋闲在家七八年,上次周昂启用他,这家伙也是马不停蹄孤身一人到杭州赴任的。

    “这两日暂时不行,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让宁采臣为他安排,将我的原话告诉他吧。”周昂略一思量便开口说道。

    论品级傅天仇这个都指挥使比周昂还高,但周昂才是江南大营实际上的掌控者,傅天仇也只是他的下属而已。

    随后两人又说了几句,贺康便匆匆离开去处理周昂交代的事情了,如今周昂势力已成,但真正能替他在朝堂分忧,也只有贺康一人。

    现在唯一让周昂省心的是,有了柳诚的玄鉴司,整个京城地界已经很难看到妖魔作乱,那些方外之士也销声匿迹,而玄鉴司在柳诚的建设下,也开始向着九州各地延伸,一些重要的城市正在开始建立分部。

    同时玄鉴司更充当起了情报机构的职能,正逐渐成为周昂的耳目。

    周昂低着头批示着一份份公文,这许多都是近几日积压下来的,作为一个依旧初心不改,心中还装着天下百姓的官员,这里的每一份公文他都会仔细的查看而后做出批示。

    许久之后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周昂虽然在看着公文,但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一开始周昂还没在意,以为只是路过的,但那轻盈的脚步声竟然走进了他的房间,从脚步声判断,还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

    周昂终于抬起头来,便看到一个身着粗布衣裙,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用托盘端着一杯茶,正低着头向自己走来。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周昂神色威严的说道,在他的记忆中大理寺应该是没有女仆的。

    那小女孩似乎对周昂的话充耳不闻,继续向前走着,直到快要靠近公案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小女孩缓缓的抬起头来,当看到这小女孩的面孔后,周昂大为意外的叫出了她的名字:“江都郡主?”

    “大人错了,奴婢是罪臣之女,不是什么郡主,大人可以叫我江都。”小女孩又将头低下,语气极其平静的说道。

    小女孩正是吴王的女儿江都郡主,不过吴王除国,她的郡主封号自然也被剥夺,如今只剩下江都这个名字。

    “谁让你来的?”周昂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虽然今日江都郡主没有表现出对自己明显的仇恨,但周昂还是能从她的双眼中看到,在她的心中依然隐藏着对自己的仇恨。

    江都郡主将目光移开,没有与周昂对视,她一脸平静的继续朝着周昂走去,很快便来到了公案一侧。

    而后她小心翼翼的将茶杯放到周昂一侧,又屈身对着周昂说道:“大人已经连续批改了一个时辰公文,奴婢为您泡了一杯提神的茶,请大人歇息片刻!”

    江都郡主没有回答周昂的问题,而是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如今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个藩王嫡女的尊贵,无论言谈举止都像极了一个普通的丫鬟。

    “本官问你是谁让你来的?”周昂没有去端那杯茶水,而是盯着江都郡主,继续问出了先前的问题。

    江都郡主的出现太过突然了,而且出现的方式更是让周昂都有些猝不及防。

    “是奴婢自己。”江都郡主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的神情变化,只能感觉到她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平静的不像一个十一二岁小孩子。

    听到江都郡主的回答,周昂露出了思索的神色,而后他端起江都郡主送来的茶杯,打开茶盖喝了一小口。

    “宗人府还能让你自由出入?”周昂这次有些不解的问道。

    “叔公告诉我,大理寺在招收端茶倒水的下人,我便自己来了!”江都郡主有问必答,甚至周昂还没问的她也说了。

    周昂知道江都郡主口中的叔公,就是宗人令昌平郡王,而这位宗室宿老似乎对江都郡主这个罪臣之女很好。

    “为什么?”周昂继续问道。

    他已经感觉到,这个经历有些特殊的小女孩,有着与她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这一次江都郡主缓缓的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周昂,虽然语气依旧平静,但他的眼神之中并不平静:“我想看看,能杀我爹爹的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我想向他学习!”

    在江都郡主的心中,他的父亲吴王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然而她心中那个无所不能,无法战胜的父亲,却死在了周昂手中,她对周昂除了仇恨之外,同样有着好奇。

    “你想报仇?”几乎在江都郡主话音刚落的时候,周昂便直接说道。

    这一次江都郡主没有回答,不过她对着周昂点了点头。

    “他们每日给你多少工钱?”周昂继续问道。

    “十文。”

    “以后我个人再额外给你三十文,但你必须每日将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端茶倒水不可有半分怠慢。”周昂一脸严肃的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奴婢谢过大人。”江都郡主屈身一拜,她竟然没有拒绝,更没有丝毫的疑惑或不解。

    “下去吧。”周昂挥了挥手,便打发江都郡主出去,而后又认真的批复起公文来。

    江都郡主年纪虽小,但俨然是一个合格的下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没有刻意的出现在周昂面前,更没有对周昂的工作造成丝毫的影响。

    但是每隔一个时辰,她又会准时的端上一杯重新冲泡的香茶,每隔一个半时辰,会为周昂送上一些糕点。

    每次她不会多看,也不多说,只做着自己份内的事。

    临近傍晚,周昂伸着懒腰走出了公房,就在她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江都郡主便从一侧的屋檐下走出。

    她双手交叉放在腹前,低着头迈着碎步紧跟在周昂身后。

    周昂没有理会江都郡主,就任由她跟着自己,两人一路走出大理寺衙门,直到走下衙门口的石阶,江都郡主才站在官轿前,恭敬的对着周昂屈身一拜:“恭送大人。”

    “把手伸出来。”周昂站在官轿前忽然转身对江都郡主说道。

    下一刻江都郡主也是顺从的伸出一只手掌,接着周昂抬手,一串铜钱便落在了江都郡主手中,仔细一看不多不少正好三十枚。

    “记住,要想报仇的话,先要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话音未落周昂已经转身上了官轿,只留下声音回响在江都郡主耳畔。

    江都郡主握着手中的铜钱,看着官轿消失在街道中,这才返回大理寺衙门。

    回府之后,周昂将今天遇到江都郡主的事对姜小昙说了出来,听到周昂的讲述,连姜小昙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怎么不告诉她真相?”姜小昙不解的看着周昂,她是知道周昂和吴王最后的那些谈话的。

    周昂无奈的一笑,而后有些惆怅的说道:“她好不容易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告诉她真相的话,只会让她重新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这样其实挺好的。”

    “可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啊!”姜小昙有些不忍的说道。

    “她是吴王的女儿,生来便注定她要比普通人承受的更多。”周昂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似乎在他的心中江都郡主就不是普通人。

    姜小昙叹了口气,便也不再说什么。

    不过下一刻她又想起了一件事,便有些郑重的对周昂说道:“对了,今天我听到一个消息,剑南军的那个少将军林绍良来京城了。”

    “哦?是为妹妹而来的吗?”听到姜小昙的话,周昂眉头一挑,已经猜到了此人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