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31章 龙门客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下一刻崔府君神色郑重,手中勾魂笔对着陆判一指,口中朗声说道:“转轮殿察查司判官陆之道,欲念蒙心,为一己私欲篡改生死簿,造成阴阳混乱,劫数波及地府,致上万阴魂泯灭,当受九幽神雷之刑。”

    崔府君话音一落,地府的天空之中忽然生出一道道幽暗的雷霆,那些雷霆都是漆黑,一连九道从天空落下,一道接一道的劈在陆判身上。

    这九幽神雷乃地府特有的雷霆之力,便是真仙都不敢硬抗,每一道神雷落下,陆之道身上就出现一道巨大的伤痕,伤痕深可见骨,等到九道神雷全部落下,陆之道的神魂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看到陆之道那奄奄一息的样子,周昂甚至都有种错觉,恐怕不用自己动手,这陆判也活不了多久了。

    然而下一刻崔府君又再次开口了:“你铸下大错,本君现在便剥夺你地府判官之位,从此以后地府之中便再无陆判!”

    崔府君将生死簿一合,大有一种言出法随的味道,他话音一落,陆之道身上残破的判官官服就消失不见,原本与地府相连的气运也被切断,已经与一个孤魂野鬼没什么区别。

    陆之道已经无力支撑,瘫软的趴在地上,用仅有的意识看着崔府君,仿佛在做最后的告别。

    “现在周大人可以动手了。”崔府君衣袖一甩,转身不去看陆之道,同时那禁锢的时空也被解除。

    周昂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陆之道,又将目光看向了崔府君。

    忽然周昂巨大的浩气元神消散,下一刻他与姜小昙并肩飞出察查司,两人神魂出现在柳诚身旁。

    “恭喜崔府君,贺喜崔府君,府君已经踏出了自己的圣道。今日学生也获益良多,这陆之道如今已受惩罚,加之他幡然悔悟,不杀也罢,不杀也罢!”出乎意料周昂先是对崔府君一番恭贺,而后竟然大笑着饶恕了陆之道。

    “什么?”此刻最为诧异的便是陆之道,他没想到自己那样对周昂,竟然最后还会放过自己。

    “周大人胸怀令人佩服,我崔珏今日承了大人之情,他日定当厚报。”崔府君对着周昂拱手,口中许下承诺。

    “陆之道多谢周大人不杀之恩!”下一刻陆之道也艰难的说道,这一次他是真的心悦诚服了。

    柳诚看着崔府君和陆之道,突然一脸坏笑的看向周昂,而后小声的说道:“恭喜大人化劫为运,这一个半圣的人情,可是赚大了!”

    当周昂说出崔府君已经踏出自己的圣道时,在场的强者也都已经发现,崔府君身上的气息与真仙气息已经有些不同了,那是一种更加包罗万象,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却又无比亲切的感觉。

    而这正是真仙之后踏足圣道的表现,严格来说崔府君已经不算是真仙了,但他也不算圣人,所以这种存在通常被称作半圣。

    “余三的魂魄呢?”下一刻那黄龙再次口吐人言,她可不管什么半圣不半圣的,依旧不善的瞪着崔府君。

    “这位姑娘是龙族的公主吧?待我查查这里可有叫余三之人。”崔府君闻言立刻翻动生死簿。

    他与龙女并无仇怨,他觉得只要是误会便都能说得清。

    不过这一次生死簿翻动,崔府君的神色又是大变,他忽然看向周昂一脸难以置信的说着:“森罗万化......大帝.....你?”

    周昂见状大感不妙,立刻对着崔府君摇了摇头,而后直接拱手说道:“在下还有要事,告辞!”

    周昂说完也不等崔府君反应,对着柳诚点了点头,而后九宫神火柱开始收缩,下一刻三人便已消失不见。

    “喂,查没查出来?抓错了就赶紧给我放了,要是他有个什么好歹,我要你们所有鬼陪葬。”龙女巨大身躯在虚空盘旋,她也感觉到崔府君已经开始踏足圣道,但她也有她的底牌,面对一位半圣说起话来依旧硬气。

    崔府君短暂错愕之后很快恢复如常,他脸上露出儒雅的微笑,对着龙女遥遥一拜,没有丝毫半圣的架子。

    “确实是地府疏忽抓错了,本君已经让余三还魂了,小公主不妨回去看看。”崔府君就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让人火气尽消的人,当然他本身实力也强,这也是让人信服的原因。

    既然崔府君都如此说了,龙女也不再说什么,她龙爪朝着虚空一伸,顷刻间打通阴阳两界,也消失不见了。

    看着龙女离开,崔府君又转身看向姜无畏和诸葛卧龙,这些被陆判惹来的强者,最后还要崔府君来一个个送走。

    “姜兄别来无恙啊!”崔府君笑意更盛,仿佛与姜无畏是多年老友一般。

    姜无畏从虚空落下,站在诸葛卧龙身旁,同样对着崔府君拱了拱手,而后心平气和的说道:“不打扰府君了,本王告辞。”

    看着一个个强者离去,崔府君这才真正松了口气,而后他看向那些损毁倒塌的大殿,又将手中勾魂笔一划,随即时间仿佛倒流一般,那些损毁的大殿开始重聚,顷刻间恢复如初。

    “你便从一个最普通的阴兵做起吧,等你积攒够十万阴德,方可重回判官之位。”最后崔府君看了陆之道一眼,丢下一句话后便带着其他两位判官和无常返回转轮殿。

    魏征临走前也看了陆之道一眼,同样叹息的摇了摇头,不过魏征隐约觉得,这陆之道虽然历经此等大劫,加上还要积攒十万阴德,但如果他真的积攒够了十万阴德,再重回判官之位时,恐怕便会更上一层楼。

    兴建伯府的婚房之中,大红烛光依旧亮着。

    “夫君怎么就饶了陆之道?”姜小昙和周昂已经神魂归窍,两人坐在床榻之上睡意全无,姜小昙便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在姜小昙看来,这次他们算是亏大了,两人遭了罪不说,那页珍贵的圣人遗篇也被用掉了,没了圣人遗篇,周昂日后便没了敢与真仙叫板的底牌。

    周昂自然明白姜小昙的心思,他拉着姜小昙的手,耐心的解释道:“死在你夫君手上的人鬼妖魔还少吗?我之所以两次都放过陆之道,皆是因为崔府君,每次在崔府君身上,其实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周昂缓缓的说道,一提到崔府君,他的语气也有些惆怅起来。

    到目前为止,周昂在两个人身上看到过自己的影子,或者说自己会走上与这两人相似的道路。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吴王,另一个就是已经踏出了自己圣道的崔府君。

    “陆之道死不死不重要,但是卖了崔府君这个面子,一位半圣的人情,一定比一页圣人遗篇更有价值。这天地失序,我们日后和地府打交道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一个陆判换来这么多好处,夫人说咱们是赚还是亏?”周昂继续说道,最后大有深意的看着姜小昙。

    姜小昙恍然大悟,不过又有些担心的看着周昂:“你这岂不是算计一位半圣了?不过那崔府君看起来人倒是不错,应该不会和你这小小凡人计较吧!”

    “这怎么能叫算计呢?崔府君是个明白人,我为他留下陆之道,他只会心生感激。你以为他最后用九幽神雷给陆之道行刑,真是为了维护地府的阴律?他这其实就是在保陆之道,如果我这个时候还真的杀了陆之道,崔府君也不会阻拦,但从此以后才真是被一位半圣给算计上了!”周昂摇了摇头,说出了一些让姜小昙一头雾水的话。

    “这怎么说?”姜小昙毕竟经历有限,尤其没有周昂在朝堂之上经历的那些波云诡异与势力博弈,其中一些深层次的东西看不出来也想不到。

    周昂一脸认真的看着姜小昙,好像是想教会自己妻子一些什么,只见他认真的说道:“如果我第一次出手崔府君不阻拦,那么杀了陆之道便顺理成章,从此我们与地府两不相欠。但是那一次崔府君出手了,而后他以九幽神雷重伤陆之道,又剥夺了他判官之位,此时的陆之道只是一个孤魂野鬼了。就算此时我再杀他,杀的页只是一个孤魂野鬼,地府的面子保住了,但我以圣人遗篇凝聚出的浩气元神杀一个孤魂野鬼,冥冥之中我的气运是会受损的,这就是阳谋,也是崔府君的圣人算计。”

    说道此处姜小昙听得都有些一头雾水,不过她倒是想起了周昂最爱说的一句话‘妖魔易降,人心难测。’。

    “所以想要皆大欢喜,我就必须停止击杀陆之道,说到底其实大家都有难处!”周昂最后说了一句,神色也显得颇为无奈。

    “你到底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想不到?”姜小昙好奇的打量着周昂。

    周昂闻言又是无奈的一笑:“这可不是什么修行功法中学来的,也不是那些经史子集中有的,是那个朝堂教我的!”

    最后一句话,周昂伸手指了指身后,那里就是皇宫大内,皇极殿所在的方向。

    京城北方百里之外的山顶上,余三迷迷糊糊的醒来,他恍惚记得自己昨夜好像喝了些酒,然后舞了套剑,接着看千面妖姬跳了段舞,再后来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一块石头上,天色已经微亮,就在自己的身旁还坐着一个身穿黄衣,披着粉色薄纱披帛的少女。

    只是余三看到这少女脸上带着一张精致的面具,此刻正双手抱膝,脑袋也放在膝盖上,好像在看着日出。

    “你是?”余三小声的问道,因为以前千面妖姬虽然形象多变,但也没有带着面具。

    “你什么你?不能喝酒就别学人喝酒?那么一点就醉了,就这样子怎么跟我混江湖?”然而下一刻,余三眼中却是那个黄衣女侠一脸鄙夷的对自己大喊大叫。

    听黄衣女侠的口气,好像昨晚自己真的醉了?

    “不是......刚才那人?就那面具?”余三被黄衣女侠一吼也有些懵逼,以为自己刚才产生了幻觉,但还是不确定的问答。

    “什么刚才面具的,你肯定是酒还没醒眼花了?什么人都没有!”黄衣女侠斩钉截铁的答道。

    余三甩了甩脑袋站起身来,他迎着朝阳深吸了一口,顿觉神清气爽,也就没去纠结刚才那是不是幻觉了,反正他也不知道千面妖姬究竟长啥样。

    片刻后,余三身旁传来黄衣女侠有些兴奋的声音:“京城没什么好玩的了,我们换个地方吧?”

    不久之后,两个背影向着西北方向逐渐远去。

    “我们去西北干什么?”余三将一把剑扛在肩膀上,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听说西北有沙漠,而且那里还在打仗。”黄衣女侠随口答道。

    “就去看沙漠和打仗?”余三顿时举得有些无语,他感觉自己一直没有跟上这个女人的节奏。

    “我没有见过沙漠,我们可以去沙漠里开个客栈啊,听说那里有很多往来的商旅,还有很多九州之外的人。我继续做老板娘,你还是做伙计。”黄衣女侠似乎早就想好了一切,余三也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开客栈啊?那咱们得好好想个名字了。”余三顿时也来了兴趣,虽然对继续做伙计心中也有些不爽,不过好像除了伙计他也没别的可做了。

    “不用想了,名字我都想好了。”

    “什么名字?”

    “就叫龙门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