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30章 临死前的醒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大人?你为何在地府之中?诸位今日又是为何来找地府的麻烦?”崔府君认识周昂,当看到周昂之后也很是意外,不过他更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强者都要同时对地府出手?

    “我为何出现在此,府君应该问问陆之道。”周昂巨大的元神衣袖一甩,浩然之气激荡,让地府之中阴魂鬼怪苦不堪言。

    “交出余三的魂魄。”

    “交出我女儿的神魂。”

    在周昂开口的同时,那愤怒的黄龙和姜无畏也几乎同时说道,两人同样怒意未消。

    倒是虚空之中,伫立在九宫神火柱中的柳诚没有开口,他是一脸看戏的样子。

    此时钟馗魏征等人也站到了崔府君身后,今日地府可谓遭遇了阎罗大帝失踪后的最大劫难,如果不是崔府君还在,恐怕此刻转轮地府也分崩离析了。

    陆之道也站在不远的地方,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些害怕了,看起来那龙女和姜无畏应该不是自己惹得麻烦,但周昂确是自己借用地府气运拘禁来的。

    周昂完全挣脱了地府气运的镇压,浩气元神直追真仙,还有那个身后燃烧着熊熊神火,周身铜钱飞舞,像是书生又像是道人的年轻人,明显也是周昂一伙的。

    崔府君闻言微微一愣,而后目光落在了陆判身上,只见崔府君随手一招,陆判手中的生死簿和勾魂笔就自己落到了崔府君手中。

    “几位稍安勿躁,待本君查明前因后果,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崔府君说话之时已经翻动生死簿,这一翻之下顿时怒不可遏。

    下一刻,崔府君握着勾魂笔对着陆判猛然一挥,口中无比愤怒的吼道:“陆之道,你好大的胆子!”

    崔府君真仙巅峰的含恨一击,加上勾魂笔携带的地府气运,陆之道顿时便倒飞出去,巨大的力量轰在他的魂体上,在地上砸出一道巨大的沟壑,沟壑延伸数百丈,最后撞在一处石壁上,这才停了下来。

    这一击之下,陆之道已是衣袍破烂,头顶的官帽也跌落不见,披头散发的狼狈无比。

    相比于样子上的狼狈,他的神魂同样受到重创,一身实力顿时去了七八成。

    “府君息怒,属下一时走火入魔,还请府君放我一条生路。”陆判心知崔府君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篡改生死簿了,只有认下错误。

    此时他还觉得,周昂只是受了点小刑,也没有多大损失,以自己这些年在地府的功绩,崔府君应该还不至于痛下杀手。

    “哼,看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你以为错的只是篡改生死簿?却不知正因为你的一己私欲,造成今日地府之中上万阴魂飞灰湮灭,如此因果你担得起吗?便是杀了你也难消本君心头之恨!”崔府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此刻连他都有想杀了陆判的冲动。

    听到崔府君之言,陆判神色大变,他已经是阴神了,如果再死就成了聻,那便彻底失去意识,无声无形,连转世都做不到了。

    “既然崔府君都说你该死,那本官就亲手来了结这段因果。”听到崔府君之言,周昂巨大元神抬起手来,那完全由浩然正气组成的手掌朝着陆判落下。

    周昂是阳世之人,神魂被拘禁到地府便相当于死了一次,等于他与陆判已经结下了生死大仇,现在他就算亲手击杀陆判,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看到不断落下的手掌,陆判一脸死灰,此刻他真的感到了恐惧和绝望,心中也升起了无尽的悔意,悔不该当初随心所欲,以为一点小错无伤大雅!

    临死这一刻,陆判终于想明白了,造成如今这局面,都是从他为朱尔旦换心开始,一切其实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天人五衰,天地失序,地府没有阎罗大帝镇压,崔府君又东奔西走忙于聚拢地府残余势力,那时候陆判其实已经有些心态失衡了,他开始变得随心所欲起来,认为乱世之中不拘小节,天道都自顾不暇又怎会去管他?

    然而事实证明,当他心生怠惰的时候,今日的恶果便已经悄然形成,这一切都是罪有应得。

    陆判在最后一刻也算大彻大悟,此刻他心中的怨气尽消,反倒一脸平静的等待着彻底的泯灭。

    “慢着!”就在周昂的手掌落在陆判头顶只有十丈远的时候,崔府君却又再次开口,同时她手中生死簿翻动,将陆判头顶的时空禁锢,挡住了周昂。

    崔府君最后时刻再次出手,所有人都以为他还是舍不得陆判去死。

    此刻周昂目光如炬的盯着崔府君,姜无畏也时刻准备出手,就连原本作壁上观的柳诚,身后九宫神火柱都猛烈翻腾,仿佛滔天火焰随时可能倾泻而下。

    崔府君面对几大强者虎视眈眈,神色依旧从容,他拿着生死簿握着判官笔,脚踏虚空缓缓走向陆判。

    “陆之道是地府判官,却因一己私欲篡改生死簿酿成大错,但就算他要死,也应先受地府阴律之刑。”崔府君一步步的从虚空走下,最后落在了距离陆判三丈外的地方。

    听到崔府君之言,周昂等人便不再干涉,大罗之下第一人的崔府君,此刻要执行家法,恐怕没人敢不给这个面子。

    陆判艰难的挪动身体,此刻他眼中没了仇恨,心中只有自责和悔意,他也不辩解也不求饶,只是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崔府君面前。

    崔府君此刻也是神色平静,那滔天的怒火早已消散,目光之中连先前的失望之情都没有了。

    地府之中十大阎君是大帝化身,那是斩断了七情六欲的圣人,无论是判官无常,还是牛头马面阴兵鬼将,对十大阎君都只有敬畏。

    但崔府君在地府之中却是另一种存在,他是十大阎君之下的第一阴神,是所有地府阴神鬼将的同僚。

    但他有七情六欲,他可以像朋友一样,和其他三大判官促膝畅饮,他可以像兄长一样,与阴神鬼将聊着天南地北,他也会像长辈一样,对那些孤魂野鬼嘘寒问暖。

    如果只有十大阎君的地府,那只是一个冰冷的轮回之所。

    但是有崔府君的地府,那就是一个鲜活的世界,是所有阴魂孤鬼的归宿。

    “陆之道让府君失望了!可惜没了来世,若有来世......陆之道还愿追随府君!”陆之道将头叩在焦黑的大地上,没了仇恨和怒火,他的心境反倒成长了不少。

    崔府君看着陆判,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像将心中的郁结吐了出来。

    “在这一刻你才真正明悟,虽然有些晚了,但至少证明我崔珏没有完全看错你。”崔府君有些惋惜的说道,他的话也感染了不少人,尤其是地府中的阴神。

    毕竟陆判与他们共事千年,那感情肯定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