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27章 你舞剑我跳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既然大家都不说,不如孤来开个头如何?”紫宸殿中气氛无比诡异,最后还是太子走到众人前打破了僵局。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太子身上,此刻紫宸殿中其实渐渐没了君臣之分,有的只是几方势力间的博弈。

    没人知道历史上那些泯灭的王朝是否也经历过这样一幕,至少今日紫宸殿中的情况,是普通百姓永远无法想象的。

    此刻不管是李长善还是曹吉安亦或是周昂,或者其他几个大佬都没有开口,就等着太子接下来的话。

    “诸公都很了不起啊,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军队有军队。那我想问诸公,我大宁皇家还剩下什么?”太子站到了景安帝身前,他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但没有人与他的目光相交,大家都听着,却目光游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子见无人开口,便继续说道:“诸公都是明白人,孤也就明人不说暗话。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和底线,皇家也有该有的体面,这底线和体面是什么?孤只问你们,通敌叛国勾结异族的该不该杀?意图谋反颠覆现有朝廷的该不该杀?诸公应该知道,只有维持现状才是最符合利益的,这利益不仅是我皇家的利益,更是在座诸位的共同利益。”

    说到此处太子微微一顿,似乎在留给众人考虑的时间,不过这个时间不算长,只是片刻之后太子又继续说道:“现在诸位的军队齐聚京师,大家都可以撕破脸皮,到时候只是将这京师化为修罗地狱,诸公扪心自问,那真是你们想要的?”

    “李尚书,你想为你儿子报仇,你可以与兴建伯开战,但那真的符合你的利益吗?你手下的人会服气吗?站在这里的你,可不仅是一个父亲啊!”太子最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李长善说道。

    而后太子立在原地,似乎已经说完了,剩下的就是这些人各自决断了。

    紫宸殿中的要说忠臣或许一个都没有,但每一个绝对是枭雄,所有人也都知道,维持现状才是最符合利益的。

    厚重的木门将紫宸殿与外界隔绝,除了当事的这些人,没人知道后面他们谈论了什么,但是等到殿门再次打开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此时京城的狂风暴雨早已停歇,那些空荡荡的府邸也已被清理干净,地上的血迹也被大雨冲刷的了无痕迹。

    普通的百姓甚至不知道今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直到几日后,朝中许多部门重要的位置上都换上了新的官吏,一些人才意识到,朝廷又经历了一次权利洗牌。

    这一次朝中有三十四位要员被抄家灭门,但对外却没有一点消息,甚至户部侍郎李尚来,也只是对外宣称暴毙,似乎这也是太子口中的体面。

    只是两日后,三支大军出现在京城附近,十余万大军对京城虎视眈眈,一时间又是风声鹤唳。

    好在似乎有某种平衡一直存在,这些军队也只是驻扎城外,大宁朝似乎还是那个大宁朝,只是有心人会感觉到,这个风雨飘摇的王朝,又朝着深渊迈近了一步。

    周昂回到府中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宾客们早已离开,而贺康等心腹还在处理着要事,这些人也是连一杯喜酒都没喝上。

    饭桌上还是只有几个人,只是这几日开始多了一个周秀儿,周昂没有提今日紫宸殿中发生的事,其他人自然也没问。

    吃到一半的时候,周昂突然放下碗筷对罗宗保说道:“你们明日回一趟浙江,我书房之中有一册《知行论》,带回去交给罗公,先在江南的书院推行吧。这一次回去你们多住些日子,好好侍奉一下你爷爷。”

    “难道是小侄做的不好?周叔要赶我走?”罗宗保有些惶恐的站起身来,他没料到周昂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离开。

    “坐下,罗公年纪大了,你们是该回去尽尽孝了,再说我也是让你去办事,事情办完之后再回来。”周昂像一个严厉的父辈,他让罗宗保和江城离开,自然也是为他们好。

    姜小昙见状连忙说道:“就听你叔叔的话,你们也有些日子没回去了。”

    “《知行论》?可是哥哥著的书?”秀儿却有不同的反应,她更关心周昂口中的《知行论》。

    周昂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见周昂点头,秀儿目光中露出一丝兴奋神色,而后有些崇拜的说道:“哥哥著书立说了,从江南书院开始推广,这是要博取名望啊!小妹也想看一看这《知行论》。”

    江南是周昂的势力范围,那里本就文风鼎盛,如今许多书院更是周昂出资建设的,他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是你想看还是夫子想看?”不料周昂却是大有深意的看向了秀儿。

    “嘻嘻,小妹想看,夫子也想看!”秀儿不以为意的答道。

    “宗保,随后你再抄录一份。”周昂吩咐下去,答应了秀儿的要求。

    晚饭之后周昂和姜小昙回到房间,今夜算起来还是二人的洞房花烛之夜,只是因为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一场洞房花烛之夜少了应有的热闹与喧嚣。

    没人闹洞房,甚至新人都已经换下了大红吉服,除了那大红烛和大红的帷幔床套,周昂和姜小昙甚至都会错觉,似乎两人成亲已经有些日子了。

    “今日婚礼有些草率了,都是为夫的不是。”周昂站在圆桌前郑重的对着姜小昙一拜,一如既往的相敬如宾。

    “夫君严重了,一场形式而已,再说我还要陪你生生世世,这一日又有何妨?”姜小昙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也是对着周昂屈身回礼。

    周昂闻言洒脱一笑,而后提起桌上酒壶,向两只白玉杯中斟满酒水,而后将一杯端起递到姜小昙面前:“我爱的便是夫人这洒脱,来我们喝了这交杯酒!”

    姜小昙接过酒杯,手臂与周昂相交,两人相视一笑,而后各自饮下杯中美酒。

    “府中下人都安排好了吗?”喝了交杯酒后,周昂忽然一脸严肃的问道。

    “都安排好了,我们住的地方,方圆三十丈内都不会有人出现,另外我也布置了一层禁法,就算有些动静也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姜小昙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仿佛等待她们的不是芙蓉帐暖度春宵,而是一场殊死搏斗。

    “柳先生能窥探天机,难道连他也没办法吗?”姜小昙在开口问道。

    她自然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也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周昂摇了摇头说道:“柳诚说有人想用地府的气运镇压我,要化解这种劫数只有顺势而为,毕竟整个地府的气运便是圣人也难正面抗衡。”

    “对了,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周昂好像也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

    “天黑前出城的。”

    “你该不会把今晚的事告诉他了吧?”

    “没有,不过我估计他应该能看出来吧,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个真仙,而且还是枉死城之主。”

    周昂和姜小昙说的自然是姜无畏,而姜无畏和诸葛卧龙正是天黑前离开的。

    此刻姜无畏和诸葛卧龙确实已经在城外了,不过他们两人并未返回黑山枉死城,而是在距离京城几十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两个老头似乎难得出来一次,竟然在京城酒楼买了好酒好菜,两人对坐山巅,就在这夜幕之下吃喝了起来。

    “老鬼,这一顿我不会白吃你的,我诸葛卧龙好歹也是个读书人,从不白占人便宜,今晚你要是打不过的话,我一定帮你.......呐喊助威......”诸葛卧龙一脸醉醺醺的说着。

    前面几句说的颇有豪情,甚至姜无畏听到都险些心生感动,但是诸葛卧龙最后一句话实在大煞风景。

    “你个老家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你这臭德行还敢自称读书人,真是丢了读书人的脸,本王都替你害臊。”姜无畏一脸鄙夷的看着诸葛卧龙,两人确实除了抬杠好像就不能好好说话了。

    姜无畏没有返回枉死城,作为一个真仙鬼王,又是枉死城之主,他自然一眼就看出来周昂阳寿已尽,而且还是受到了地府气运的压制。

    周昂死不死姜无畏其实无所谓,但关键是那个《三世契阔同生共死咒》,一旦周昂神魂被地府气运强行镇压,姜小昙的神魂也会一同被镇压,这让鬼王如何能忍?

    在京城以北百里之外,这里也有一座山头,山顶光秃秃的一片,像一个平坦的高台。

    此刻高台之上香气四溢,一个年轻的厨娘正在用篝火烹制着美味的烧烤,在篝火旁边还有许多的美酒糕点。

    “别说吃了这么多好吃的,就你做的东西最好吃,那兴建伯家的酒席都不如你随便弄得万一。”余三吞着口水,蹲在篝火边迫不及待的等着。

    “今晚吃的可以免费,但是买那么多烟花什么意思?这些钱可要记账的啊!”厨娘白了余三一眼,目光落在不远处一堆烟花爆竹上,又提到了那个越来越多的欠账。

    “不是.....这不是你.......”余三正欲狡辩,却看到厨娘一脸不善的盯着自己,刚开口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记着就记着呗,反正也不多.......”余三小声的嘀咕着,这些烟花爆竹确实不贵,只花了三两银子。

    说起来买这些烟花爆竹还与那一场大雨有关,下午两人离开兴建伯府,弄了一场大雨为周昂洗地,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一个烟花爆竹摊,因为突然下起暴雨,这些烟花爆竹大多都被淋了些雨水,那老板是欲哭无泪。

    正巧这一幕被余三和千面妖姬看到,两人就将一摊的烟花爆竹给全买了。

    很快厨娘就烤好了肉串,那香气弥漫,余三是早已等不急了。

    今夜有酒有肉还有菜,两人也是吃的不亦乐乎。

    临近子时,两人酒足饭饱,还有些微醉,余三晃晃悠悠的起身,将那些烟花摆放好,很快山顶上便燃起了绚丽的焰火。

    说起来无论是千面妖姬还是余三,都没有燃放过烟花,在这寂静的夜空下,绚丽的焰火冲天而起,将山顶映照的一片灿烂,此情此景当真美轮美奂。

    或许是有些微醉的原因,余三性之所至,忽然抓起秋水剑,而后一跃而起,落在了焰火之中,接着大有兴致的舞起了剑。

    这是单纯的剑舞,没有剑气横空,更没有精妙的身法,只有余三情之所至的畅快。

    厨娘满含笑意的站在一旁看着,一套剑舞下来,余三的醉意已醒了七分,然而此情此景还是让他感觉恍若梦中。

    焰火绚烂,佳人相伴!

    “余三,我为你跳一支舞吧!”忽然厨娘缓缓向余三走来,几步便走入五光十色的焰火之中。

    还不等余三反应,厨娘便炸成一团烟雾,下一刻一个身形婀娜,穿着彩衣赤着双足的妙龄女子,悬浮在了余三跟前,仿若画中走出的仙女。

    “你还会这个?”余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舞娘的形象,他万万没想到千面妖姬连这个都会。

    这一次舞娘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余三莞尔一笑,而后便身姿曼妙的翩翩起舞。

    在焰火的映照下,舞娘舞姿绝伦,那旋转的彩衣飘带,看得余三如痴如醉。

    然而不知不觉间便过了三更,在漆黑的天际之中,一根根幽黑的锁链刺透夜幕,落向了京城的四面八方。

    其中两根最为粗大的锁链落向了兴建伯府,那锁链之上还有幽暗玄妙的符文流转,还有一根正好朝着余三落下。

    锁链无声无息,就连这些当事人都没有丝毫察觉。

    舞娘自己也沉浸在焰火和舞蹈之中,然而下一刻,就在她不远处的余三,忽然双眼之中神色消散,整个人如同木桩一般倒下。

    “余三?你怎么了?”看到余三倒地,舞娘立刻落在了余三身旁,她赤着双脚就那么直接踩在泥土上,脸上露出了无比关切的神情。

    然而下一刻舞娘脸上神色一滞,有些错愕的说道:“神魂没了?”

    “嘭......”舞娘的身体炸成烟雾,这一次一个身着一袭淡黄衣裙,披着一根粉色薄纱披帛的少女出现。

    少女脸上带着一张精美绝伦的面具,那面具只有美貌并无半分神情,但是她的双眼之中一片冰冷满含杀意。

    “幽冥地府,本公主与你们誓不罢休!”精美绝伦的面具下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下一刻天地之间响起一阵阵高亢的龙吟之声。

    (不出意外,明天还是万字,大家给个推荐票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