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25章 血染帝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幽冥地府,转轮殿阴律司。

    陆判这半月来可谓尽心尽力的处理公务,他也确实谨遵崔府君的惩罚,没有离开阴律司半步。

    只是从今日开始,陆判就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看向不远处供桌上的生死簿,他不断的掐算着时辰,无比期待的等着午夜子时的到来。

    巳时三刻,便是婚礼开始的吉时,此刻伯爵府中宾客都已入席。

    不过朝中显贵大多不会亲自出席,多是派来代表,有些甚至只是送上一份贺礼。

    比如武强侯府和定西侯府,仅仅只是派人送来了一些锦缎和珠宝这类寻常贺礼。

    所以虽然府中宾客满堂,但多是一些陌生面孔。

    伯爵府的正堂,这里便是婚礼的主厅,早已被布置的喜庆热闹,正堂屋檐下就是唢呐班子,外面便是主要的宴席酒桌,此刻数十张圆桌都已坐满了人。

    这些席位自然越是靠近正厅越尊贵,但姜无畏和诸葛卧龙却坐在了最末席。

    姜无畏身份特殊,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暴露出来,今日他注定只能当一个旁观者。

    他们这最后一桌似乎也是预备的,到目前也只有他与诸葛卧龙两人。

    不过就在新人即将出现的前一刻,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出现在宴席之中。

    少年环顾一周,最后拉着小姑娘坐到了姜无畏一桌,两人看起来似乎是兄妹。

    姜无畏和诸葛卧龙略带笑意的对着少年点了点头,虽然大家都不认识,但都是宾客自然要显得客气。

    “吉时已到,有请新郎新娘。”正厅前太常寺卿王吉一脸喜庆的喊着,这位负责王朝祭祀礼仪的太常卿,今日也是兴建伯婚礼的司仪。

    随着王太常声音落下,周昂和姜小昙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此刻两位新人一身盛装,顷刻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两人在周秀儿江城等人的簇拥下,缓步向正堂走来。

    周昂自然是面带笑容,不住的对着两侧的人点头致谢,而姜小昙则只是面露微笑,端庄贤淑的跟在周昂身侧。

    当两人走到姜无畏身前时,周昂微微顿了一下脚步,对着姜无畏和诸葛卧龙轻轻点头。

    姜小昙只是目光瞟了一眼姜无畏,神色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倒是姜无畏脸上笑容灿烂,看起来无比高兴,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欣慰之色。

    周昂余光落在同桌的少年和小姑娘身上,目光之中竟有些意外,不过他只是余光一瞟,便继续迈开脚步向前走。

    “恭喜恭喜!”

    “恭贺兴建伯喜结连理”

    “祝兴建伯早生贵子”

    周昂一路走过,两侧参加宴席的宾客都是说着恭喜祝福的话,场面倒是一片喜庆热闹。

    “呵呵,恭喜兴建伯,恭喜乐平乡君。”当两人走到厅前,王太常远远的就迎了上来。

    他对周昂的称号还是兴建伯,但对姜小昙却是以乐平乡君相称。

    其实有些眼力的人也都发现了,今日姜小昙头戴的不是寻常头冠,而是宗室女才有资格用的珠翠三翟冠,

    她身上穿的,更是丹矾红大衫,外套深青纻丝金绣孔雀褙子、肩披金绣练鹊文霞帔。

    这是一套标准的宗室女朝服。

    今日一早,皇帝册封姜小昙和周昂母亲的圣旨便已经送到了兴建伯府,与圣旨一道的还有这套乡君朝服。

    姜小昙的正式封号就是‘乐平乡君’,而周昂母亲余氏的封号,则是‘高安乡君’。

    这乐平乡和高安乡,正好又都是郭北县治下的乡镇。

    “有劳太常了,怎么不见元丰和小翠?”周昂对着王太常还礼。

    “一早就嚷着来了,那不是嘛。”王太常看向宴席中间,用目光给周昂示意,果然在一个角落看到了王元丰和小翠。

    王元丰看到周昂在找自己,也是一脸兴奋的站起来挥手,还一脸天真的喊着:‘木头哥!’

    “元丰快坐下,忘了出门跟你说的了吗?只准吃不准说话。”小翠连忙将王元丰拉下,还用手捂着他的嘴,又在王元丰耳畔小声的提醒道。

    周昂自然听到了王元丰的声音,只是一脸微笑的对着王元丰点了点头,一旁的姜小昙听到王元丰叫着木头哥,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周昂。

    王太常有些尴尬的笑着,不过他今日倒也不怎么生气,以前他可是都不敢带王元丰出来,尤其后来府中又有了小翠。

    但是自从周昂住在了自家对面,也不知为何那日周昂登门拜访后,小翠便像换了个性子一般,不仅不会跟着王元丰胡闹,反而时常约束管教王元丰,这倒是让二老无比欣慰。

    “太常,开始吧!”周昂看了一眼天色,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周昂说开始自然是要正式举行仪式了,不过在这之前,王太常还要讲上一些话,其中包括对新人的祝福,还有宣读皇帝的册封旨意,毕竟封君也算大事,对于今日的婚礼来说更是喜上加喜。

    就在伯爵府即将开始仪式的时候,紫宸殿中却是一片寂静,殿门关闭后,往日扮演着主持者的曹吉安也迟迟没有开口。

    紫宸殿越是安静,殿中几位重臣的心情便越发压抑。

    因为往日御前内阁会议都会提前通知会议内容,可今日一切都太过突然了。

    直到气氛压抑到顶点的时候,景安帝的声音终于在帷幔后响起:“你们可知?这些奏折里写的都是什么?”

    景安帝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越来越近,当声音结束时,大袖白袍的景安帝已经走出帷幔,飘逸清瘦的身影出现在紫宸殿中。

    “恭迎陛下,恭祝陛下圣安!”众人齐齐躬身,便是心中再好奇,也要等见礼之后再说。

    景安帝未作任何表示,径直走到了众人身前,而后站到了堆满奏折的圆桌前。

    几位重臣还保持着躬身的姿态,所有人都用余光看着景安帝,只见景安帝随手抓起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份奏折。

    奏折被景安帝缓缓打开,而后就听到他用少有的肃杀之音读到:“大理寺奏报,兵部员外郎陈功启,私通南蛮,将兵部最高机密,九州兵力分布图卖给了南蛮暹罗部。”

    景安帝一句话让众人神色大惊,就连兵部尚书卫纪年都没想到,这奏折竟然是弹劾兵部之人的。

    下一刻只见景安帝又从桌上拿起一封书信,他没有打开书信,而是直接递给了卫纪年。

    “这里还有他给暹罗首领的亲笔书信,你身为兵部尚书,应该对陈功启的字不陌生吧?”景安帝的声音完全变得冰冷,通敌叛国历来都是不可赦免的大罪。

    卫纪年战战兢兢的接过书信,若兵部有人通敌叛国,他这个尚书也是难辞其咎。

    书信才一打开,卫纪年便瞬间脸色惨白,这书信笔迹自然确认无误就是兵部员外郎陈功启的字,而书信中的内容更是毫不掩饰的通敌叛国之言。

    有了这封书信,几乎审都不用审就能判陈功启一个满门抄斩了。

    “陛下恕罪,臣确实不知兵部有人通敌叛国啊!”卫纪年已是满头大汗,此刻只有惶恐的跪下。

    景安帝没有理会卫纪年,而是将手中奏折朝着卫纪年重重一摔,下一刻奏折凌乱的落在卫纪年身前。

    紫宸殿中又是一片寂静,不仅卫纪年,连同其他几人也是大气不敢出。

    就在奏折落地的同时,兴建伯府婚礼也进行到了高潮。

    “一拜天地!”王太常大声的喊道,府中宾客更是欢喜的鼓起了掌。

    同时唢呐器乐之声越发喜庆,将婚礼的气氛开始推向高潮。

    周昂和姜小昙联袂朝着堂外跪下,面朝天地,双手放于额前,郑重的拜了下去。

    同一时间,兵部员外郎陈功启的府邸大门被黑衣捕快强行撞开。

    “大胆,你们大理寺越发放肆了,可知本官是谁?”陈功启怒目而视的盯着左千户。

    左千户展开手中卷轴,将眼前陈功启与卷轴中的画像对比。

    他也不理会陈功启,只是点了点头便直接说道:“兵部员外郎陈功启通敌叛国,依律诛杀满门!”

    “你敢......本官要见卫尚书,要见陛下,我乃.......”陈功启脸色大变,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一柄战刀便从空中划过,陈功启头颅直接飞起,而他的身体还立在原地,只是断开的脖颈处喷出一道高高的血柱。

    “啊......”顷刻间陈府之中此起彼伏的响起惨叫与哀嚎,然而这些声音只是短暂的出现,很快便死一般的寂静。

    从左千户出现在陈府到离开,不足一盏茶的功夫,可当他带着人离开时,陈府之中已是尸横遍地,那厅堂台阶之上,已经完全被鲜血侵染,整个陈府都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刑部郎中李久良,收受贿赂私改卷宗,在任两年时间,私放死囚共计二十七人。”紫宸殿中景安帝顺手又抓起一份奏折,等他念完之后,直接将奏折砸在了刑部尚书廖文辉身前。

    此刻与陈功启府邸相似的一幕,正在京都其它地方发生着。

    随着景安帝读出一份份奏折的内容,一座座府邸被臂缠红绸的武士血洗。

    好在今日满城的香火气,才将那血腥气味掩盖,又有兴建伯府响彻京都的唢呐锣鼓声,将那些惨叫哀嚎声完全压住。

    寻常百姓尚且不知,在这看似平静之下,京城早已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