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21章 法网初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玄鉴司?”听到柳诚的介绍,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因为从未听过世间有这样的机构。

    虽是第一次听说,但从柳诚的话语中,所有人又都隐约感觉到,这大理寺野心不小,不仅要司法人间之事,如今设立这玄鉴司,更是想将方外世界也纳入管理。

    “就凭你?”朱尔旦语气不善的问道,神色之中难掩轻视。

    朱尔旦投靠了那个天族天孙,正是欲借助这中元鬼市,让这些妖魔鬼怪去刺杀周昂,原本一切进展都很顺利,眼看计划就要开始了,却突然杀出个什么玄鉴司。

    不过朱尔旦也不慌,他如今手段层出不穷,背后更有一位真仙境界的天族靠山。

    柳诚看着朱尔旦没有说话,而是手指掐动,接着衣袖之中无数的铜钱飞出,那些铜钱绕着柳诚飞舞,他的身体也跟着悬浮起来。

    等到身体停在十丈高空后,柳诚与朱尔旦正好处在同一高度上,这时他才缓缓开口:“凭什么?就凭我帮手比你多!”

    柳诚话音刚落,北方天际便有一道赤霞剑光如流星般坠落。

    那赤霞剑光并未受到九宫神火柱的阻挡,剑光直接砸在街市的一处屋顶,而后剑光敛去,显露出一个青衫儒巾的书生,书生手持赤霞飞剑,不是燕赤霞又是何人?

    京城玄武门上,宁采臣大刀金马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几乎在燕赤霞出现的同时,他缓缓站起身来,而后顺手提起身旁的一柄大刀。

    宁采臣向前走了两步,手中大刀就朝着鬼市方向一斩,接着一道刀气破空而出,下一刻宁采臣身形一动,人就站在了刀气之上。

    刀气破空却距离有限,不过每到百丈之后,宁采臣再次挥刀,人又踏上了下一道刀气。

    几十里的距离瞬息而至,躲在九宫神火柱外的余三和黄衣女侠也看到了宁采臣,这种御空方式连黄衣女侠都是一次见到,两人脸上也无比震撼。

    “此人真是会玩,脚踏刀气,他是怎么做到的?”余三有些羡慕的说道,便是他这些日子见识了无数奇门异术神通妙法,也从未想过刀气还有这种用法。

    巨大的刀气落入九宫神火柱中,那势头未歇,直接斩在一栋房屋上。

    下一刻整个鬼市地动山摇,被刀气斩中的房屋瞬间倒塌,扬起大片的尘土。

    “咳咳咳.....啊呸.....”宁采臣满身尘土的从烟尘中走出,看起来无比狼狈。

    宁采臣身穿官服外套皮甲,此刻灰头土脸,比起对面屋顶青衫儒巾的燕赤霞,形象上简直判若云泥。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还不熟练,没收住力道!”宁采臣尴尬的说着,一边说着还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让原本紧张肃杀的气氛一下荡然无存。

    好在此时一阵马蹄声响起,接着一匹高头大马快速冲入鬼市。

    那战马披着铁甲,马背上是一个身穿银色软鳞甲的武将,武将手中提着一把长柄战刀,最引人注目的是此人背后还背着四把刀,那背后四把刀呈扇形展开,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武将驻马在柳诚身旁,而后翻身下马,抱拳恭敬的说道:“柳先生,刚才在林中迷路了.....下官来迟,还请恕罪。”

    那武将话音一出,差点引得哄堂大笑,他竟然说刚才迷路了?

    这句话让悬浮空中的柳诚神色都是一僵。

    听武将的声音正是左千户,而熟悉周昂的人都能认出,今日左千户身上穿的银色软鳞甲,正是周昂平吴王乱时所用的那套。

    “不迟,来的刚刚好。”虽然心中对左千户的耿直也颇有微词,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柳诚还是很有风度的说了一句。

    “这个周昂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就那个燕赤霞看起来正常一点。”九宫神火柱外,黄衣女侠也是被逗笑了。

    宁采臣是让人忍俊不禁,而左千户则是不分场合的耿直,还好有九宫神火柱镇场面,不然就凭这两人出场,估计那些妖魔鬼怪不用打自己都笑死了。

    “额.....还好吧,那个什么玄鉴司首座看起来也挺正常的啊!”余三只能随口答了一句。

    而两人都忽略了,作为正主的周昂至今都没有现身。

    鬼市之中大战一触即发,另一边的京城大理寺衙门,此刻大堂之中也是灯火通明,无数黑衣捕快或书吏进进出出,看起来忙碌异常。

    这大半夜的不仅大理寺大堂一片忙碌,就连明日将要成为新郎官的周昂,也穿着官服出现在了大理寺大堂之中。

    周昂站在堂案之后,此刻堂案上一字排开三幅卷轴,卷轴完全打开,上面却还是一片空白。

    大堂下贺康也是一身官服侍立,他看到城外天空一片火红,便躬身对着周昂说道:“大人,已经开始了!”

    周昂闻言没有回话,而是手指一伸,下一刻惊鸿笔便落入手中。

    “今夜是玄鉴司第一战,而明日就看你的了。”周昂低头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一直盯着堂案上三幅卷轴,似乎准备在卷轴上写些什么。

    “属下也已准备就绪,只等天亮便开始行动,定不会影响大人婚礼。”贺康躬身答道,说着只有他与周昂明白的话,似乎除了今夜城外鬼市的玄鉴司行动,他们还有其它的行动准备发起。

    周昂没做任何表示,下一刻手中惊鸿笔便已落在了第一幅卷轴上。

    “天”

    惊鸿笔落在卷轴顶端,在中间的位置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天字。

    而当这个天字落在卷轴上,虚空之中王朝法兽一声怒吼,它四蹄紧绷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巨大的眼眸中无数锁链纠缠晃动,鼻孔之中喷出一道道气流,在虚空中也形成一根根锁链。

    此刻京城上空王朝法兽气势暴涨,但巨大的金龙却陷入了沉睡,它蜷缩不动,仿佛天塌地陷都难以惊动。

    法兽在虚空咆哮,一道庞大的气运落下,径直落在写有‘天’字的卷轴上。

    而后周昂落笔不停,又在第二幅上写下了一个‘地’字,接着第三幅上写的是‘人’字。

    天地人三幅卷轴,每一个字完成,虚空中法兽就会降下一道气运。

    “今日本官立下这天地人三榜,从今往后,管他是神仙佛魔,还是山精鬼怪,亦或者方外之士,但凡干扰人间秩序,行凶作恶者,皆会榜上有名。凡入此榜者,终难逃法网恢恢。”周昂声音不大,好像在喃喃自语,说的正是眼前三幅卷轴的用处。

    就在他说话之时,又在三幅卷轴的两侧,竖着各自写下两行字来。

    人间正道

    律法为先

    这两行字仿佛为卷轴封边一般,当天地人三榜上有了这几个字后,虚空之中法网交织,那些法网以大理寺为中心,不断地向着天地四方扩散。

    法网初成,然而天地污浊日久,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妖魔鬼怪并无实质性的作用,但这终究是一个开端。

    鬼市之中,柳诚再次抬起右手,指尖轻轻掐算几下。

    忽然他神色变得郑重起来,口中朗声说道:“恭请三榜降临!”

    就在柳诚开口的同时,大理寺中周昂对着身前三榜一挥,下一刻三幅卷轴悬浮而起,紧接着三道虚影从卷轴上分离,如同修士神魂出窍一般。

    几乎同一时间,鬼市中柳诚话音落下,身后就凭空出现三幅卷轴光影。

    此刻柳诚悬浮虚空,周身铜钱法器环绕,脚下火焰法兽虎视眈眈,身后天地人三榜展开,如同三道巨大的光影屏风拱卫,更有无数的法网交织,将他衬托的威严神圣。

    “好厉害....他竟然凝聚出了法网,若再进一步便是言出法随,那岂不是说.....”九宫神火柱外,黄衣女侠神色动容,不过她只看了一眼柳诚和身后的法榜虚影,最后将目光看向了京城方向。

    黄衣女侠知道,周昂到如今连雷劫都没渡过,最后一句话她便怎么也没有说出口。

    相比于黄衣女侠的动容,朱尔旦此刻神情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他对周昂恨之入骨,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周昂,甚至他谋划许久,想借这些妖魔鬼怪之手刺杀周昂,都是因为心中的恨。

    可现在朱尔旦才意识到,自己煞费苦心的计划,连周昂的面都没见到,仅仅是周昂的几个手下,就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朱尔旦目光之中满是愤怒,他看向柳诚的眼神也是恨之入骨,他不仅恨周昂,也恨这个突然出现的玄鉴司首座。

    如果不是柳诚这个神秘人投靠周昂,他的所有计划都能顺利实施,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被动。

    “为什么你有一身本事却要帮那个周昂?为什么不能为我所用?”朱尔旦念头渐渐入魔,在他的眼中一切不遂自己意愿的都是错的。

    然而下一刻柳诚的一句话,顿时让朱尔旦大惊失色。

    “天族余孽,天孙夜玄,搅乱天地,残害生灵,其罪当诛,当入天榜!”柳诚双眼微眯,右手举在半空,轻轻的掐动指尖,说出了一句只有朱尔旦能听懂的话。

    他的声音煌煌浩荡,仿佛在宣读判决。

    而随着柳诚说出这段话,他身后的天榜光影上,浮现出一个面容阴沉的黑袍男子,正是那个山河图中的天族人。

    在黑袍男子的画像下方,还有一行小字。

    “天孙夜玄,真仙境界,画壁杀人十三万六千九百二十四。”

    一行小字似乎是注解,却是将此人的来历、姓名、罪行都写的明明白白。

    (周一开始,每日万字更新,争取多坚持几天,看能不冲一下均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