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2章 县令斩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日公堂之事,已成为郭北县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周昂当天晚上便沐浴更衣,当夜幕降临之后,他就手提锈剑走出了县衙。

    周昂从北门而出,踏着月色向义庄而去。

    尸鬼究竟是何物?周昂也不是很明白,只知道大多数尸鬼都是尸变而形成的特殊存在。

    它们的力量也各有不同,一些尸鬼或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有一些又能摄人魂魄,一口气便能吹散人的神魂。

    虽然名字中带着一个鬼字,不过周昂觉得,这尸鬼更应该归入精怪一类。

    “本官杀过恶人,却还未杀过精怪恶鬼,不管是人是妖是鬼,但凡在我郭北县作乱,我这县令就不得不管!”一路走来,周昂心中并无半点惧意。

    很快周昂便看到密林之中一座破败的建筑耸立,月色之下义庄显得有些阴森恐怖,好像一只怪兽蛰伏。

    越是靠近义庄,地上的枯枝败叶便越厚,原本通往义庄的道路上也是铺着厚厚的落叶,月色下周昂每一步踩下,都发出一阵踩踏落叶的声音。

    寂静的夜色中,这脚步声显得尤为刺耳。

    踏上几台石阶,周昂便站在了义庄的大门前,这大门还算完好,只是上面明显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一看便是许久没有开过了。

    “既然郭北县的百姓都知道义庄中有尸鬼,那张三肯定也不会进入其中,从这大门来看这里也许久未曾推开过了,难道那尸鬼是自己跑出来杀的张三?”看着紧闭的义庄大门,周昂心中不断的思量着。

    从地面的枯枝败叶和大门墙壁的灰尘来看,周昂可以断定最近并没人进入义庄,而就算尸鬼要走出义庄,也应该留下痕迹,可眼下丝毫痕迹都没有,不禁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片刻之后,周昂伸手推开了厚重的木门,在一片寂静之中,木门发出巨大的滋呀声,久久的回荡在义庄之中。

    进入大门之后,周昂便看到两侧各是一排吊脚木楼,正对着大门十丈开外,是一座三层阁楼,在阁楼后面好像还有一排低矮的房舍。

    “这义庄规模倒是不小,看样子曾经的郭北县也是极其繁荣,可惜如今却落败如此!”看到义庄的布局和规模,周昂心中也不由的感慨道。

    义庄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到目前为止周昂还没发现尸鬼的踪迹,也不知道它隐藏在什么地方。

    “呼......”忽然周昂感觉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满是枯枝败叶和木头腐朽的气味。

    不过闻到这股气味,周昂确实眉头微皱,因为他还从这股气味中嗅到了一丝血腥气息。

    “尸鬼乃是尸变而成,初期的尸鬼并无灵智,只是本能的嗜血,这血腥之气未散,看来它果然在这里。”周昂握紧手中锈剑,有些警惕的继续迈开脚步。

    周昂直接穿过中庭,向着三层阁楼而去,因为他感觉刚才的风是正面吹拂的,血腥气息自然就是从正面的阁楼中吹拂而来的。

    阁楼门前,周昂一脚踢开房门,人没有进去,先是站在门外看向了里面。

    当阁楼木门被踢开,周昂果然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血腥之气更浓。

    阁楼之中看起来非常杂乱,一些废弃的家具东倒西歪,通往楼上的木质楼梯也是摇摇欲坠。

    周昂警惕的走入其中,他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尸鬼的踪迹,不过周昂在墙壁等处看到了一些极深的划痕,似乎是某种利爪抓过的。

    此刻的周昂异常谨慎,他能感觉到危险正在一点点靠近,尸鬼应该就在附近。

    周昂每迈出一步都小心翼翼,他不仅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四周,同时耳朵也聆听者微弱的声音变化。

    忽然,周昂右耳微微一动,他听到一道细微的声音在身旁传来,那是一滴水滴从高空落下的声音。

    “滴答......”下一刻脚畔出来一声滴水声,周昂顿时浑身紧绷,脚下重重一踏,整个人如同利箭一般倒退开来。

    几乎在身形腾挪的瞬间,周昂将锈剑横在身前,抬头看向了头顶。

    这一看之下,周昂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怪物正挂在阁楼之时,一颗狰狞的头颅垂下,那落下的水滴正是怪物口中流淌的黏液。

    一对猩红的双眼如铜铃般大小,在黑暗的阁楼之散发出妖异的血红,看起来极为瘆人。

    尸鬼见自己被发现,当下也是一声咆哮,接着巨大的身体笔直落下,震得整个阁楼都是尘土飞扬。

    尸鬼落在地上,缓缓的站直了身躯。

    周昂看到这尸鬼虽然外部还有些人形,但升高仅有一丈有余,那面目狰狞的已经看不出人样,两只手掌大如蒲扇,指甲锋利的似有寒光,也有数寸长短。

    想来只要被这尸鬼一拍一抓,普通人哪里承受的住?

    “你便是那尸鬼?在此地行凶作恶?”周昂横剑在身前,沉声说道。

    尸鬼灵智不全,血红的双目之中隐隐有些疑惑,它杀过不少人了,以往那些人见到他就六神无主慌乱无比,可今日这人好像一点都不怕,这让尸鬼也有些不解。

    “本官乃郭北县令,你为祸人间,擅杀人命,今日本官便判你死刑!”周昂声音之中透露着威严,在尸鬼面前他首先以县令的身份宣判。

    尸鬼虽然灵智不全,但也明显感觉到了周昂的挑衅,加上周昂身上有一缕浩然正气,这让尸鬼感觉很不舒服。

    当下尸鬼愤怒无比,巨大的利爪对着周昂就是一扫,利爪挥舞竟有呼啸之声,掀起的气流更将附近的木质家具轰的四分五裂。

    周昂也是神色凝重,他没有施展剑势而是先挥剑进行格挡。

    这一挡之下,周昂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险些承受不住尸鬼的力量。

    阁楼之中空间狭小,周昂几次惊险的闪躲,找了个空隙跃出阁楼。

    出了阁楼之后,周昂立在中庭之中,却并没有继续躲闪逃避。

    下一刻尸鬼也咆哮着冲了出来,巨大的身体直接将门框都给撞飞了。

    月色之下周昂挺身而立,锈剑已被他置于腰间,一只手按在剑柄之上,做出了拔剑的动作。

    尸鬼目光之中有些疑惑,本能的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当下毫不犹豫的冲向周昂。

    眼看尸鬼越来越近,周昂身上的气势也是节节攀升,无形之中身形再次与人字重合,下一刻他将锈剑拔出。

    刹那间,义庄之中似有一股浩然正气冲天而起,无形的气浪以义庄为中心扩散开来,气浪所过之处,枯枝败叶纷纷吹散。

    下一刻整个义庄范围十丈之内,地面好像被打扫过一般。

    “吼.....”于此同时,一声痛苦的咆哮从义庄之中传出。

    周昂的对面,尸鬼半个身子被削落在地,紧接着那仅余下的半个身子猛地扎进脚下泥土中。

    地面微微隆起,顷刻间尸鬼竟遁入土中,向着义庄外逃窜。

    “土遁?哪里走!”周昂先是微微一愣,不过随即身形跳跃,追着尸鬼冲出了义庄。

    片刻之后,郭北县的城北密林之中不断响起一声声如同惊雷般的巨响,同时无数的树木倒塌断裂,地面还有一道道的巨大剑痕出现。

    周昂也不知追了尸鬼多久,直到东方天地间泛起了一丝鱼肚白,那一剑下去之后,尸鬼才没有继续在土中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