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07章 气运金龙镇阴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左千户带捕快前往十王庙,这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半刻钟,这段时间最难熬的莫过于朱尔旦了,这短短半刻钟,他的内心仿佛经受了漫长了煎熬。

    终于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那步子落地的声音,就让感觉到是抬了重物。

    很快几个黑衣捕快就抬着陆判的雕像,出现在了大堂外。

    陆判的雕像上缠着绳索,绳索的结套中穿过两根手臂粗的木棒,陆判的雕像就这样平躺着,被四个黑衣捕快抬进了大理寺正堂。

    “回禀大人,十王庙陆判雕像押到。”左千户抱拳复命,虽然只是抬了一个雕像来,样子却做得煞有其事。

    周昂点了点头,而后目光落在了陆判雕像上。

    昨晚周昂已经见过了陆之道,再看这雕像时,发现二者之间确实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此刻所有人都看着周昂,不明白他将陆判雕像搬来干什么?

    “啪”只见周昂将惊堂木重重的一拍。

    接着他神色肃然的看着陆判雕像,而后大声说道:“幽冥地府阴司判官陆之道,干扰阳世盗取尸首,如今人证物证俱全,本官大理寺卿,特开阴阳两界,捉拿案犯陆之道。”

    周昂的声音威严浩大,话中直接将陆判定为案犯,而随着他声音响起,大堂之中一股奇异的力量出现,接着虚空仿佛被强行撕裂,形成一道漆黑的门户。

    那门户之后透露出阴冷腐朽的气息,更隐隐传出令人心悸的声音,声音低沉悠长,仿佛无数冤魂厉鬼在哭诉。

    “什么人?竟敢私自打开阴阳两界?”忽然一个愤怒的声音从漆黑的门户后传出,接着一个牛头人身的壮汉出现在门户后。

    那牛头人身的壮汉在门后向外探了探,当看它到外面是一个公堂,堂上还放着陆判雕像时,又将身子缩了回去。

    “乖乖,这人间官府何时有了这般气象?那大堂之上人道气运交织,当真是难近啊。”牛头人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一溜烟的就消失不见。

    原本他听到有人对陆判出言不逊,还想出来吓吓对方,可一见大理寺大堂之中的人道气运,就吓得不敢露面。

    周昂看到牛头阴神先是嚣张的探出头来,却一眨眼的功夫又不见了,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他也没去理会这牛头阴神,而是对着陆判雕像大喝一声:“陆之道,还不速速现身。”

    此刻陆之道正在幽冥地府的察查司后堂之中,他翘着二郎腿,手中提着酒壶,身后还有一个小鬼在为他捏着肩膀。

    忽然陆之道身形一僵,接着重重的将酒壶放在身旁的小桌上,而后目光透过幽冥地府的重重空间,满含怒意的看向了大理寺正堂。

    身为地府阴神,又受到人间香火供奉,十王殿中的雕像与他有着特殊的联系,无论是世人许愿还是对他不敬,他都能够通过雕像第一时间察觉。

    而刚才周昂对着雕像直呼他姓名,陆之道又如何感应不到。

    “哼,大胆凡人,胆敢直呼本判官名讳?”陆之道的声音如滚滚雷霆,直接在大理寺的大堂上响起。

    下一刻远在地府察查司的陆之道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了大堂之上。

    陆之道此刻一身阴司判官官服,身上元神境巅峰的气息鼓荡,双目之中隐含怒火,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整个大堂。

    “陆大哥。”朱尔旦看到陆判出现,连忙上前一步叫道,这一刻他眼神之中再次爆发出神采,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

    “朱老弟?咦,本官的雕像怎么在这里?”陆判看到朱尔旦后气势微微收敛,而后又看到自己雕像,显得有些疑惑。

    朱尔旦露出一脸无奈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而后似有所指的看向了周昂。

    陆判顺着朱尔旦目光看向周昂,对周昂他不陌生,身为地府判官,当他第一眼看到周昂时,就看到了周昂身上有浓郁的王朝气运保护,便知道周昂肯定是一位身居高位手握大权的人间权贵。

    “是你?你将我朱老弟夫妇弄到大堂上来,难道他们犯了什么事?”陆判还不知道前因后果,他以为是朱尔旦惹上了官司。

    周昂一脸威严的看着陆之道,他本就是打算唤来陆之道,判他盗取尸首的罪,此刻便是对方是地府阴神,他也会秉公办事。

    “犯事的不是朱尔旦,而是你陆之道。”周昂声音威严,这大理寺的大堂之上,他就是律法的化身,有整个王朝的律法大义加持。

    “荒唐,本官犯什么事?就算有又岂容你一个凡人指手画脚。”陆判原本就一肚子火气,见到周昂对自己像审犯人一样,那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本官问你,那吴玉娇的尸首是不是你盗取的?又是不是你将之换在了朱尔旦之妻胡三娘身上?”周昂指着胡氏直接问道,俨然一副审讯犯人的样子。

    陆判何曾被人如此问过,尤其是周昂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自己,这让陆判心中怒火更胜。

    只见陆判大步踏出,一身元神巅峰的气势向着周昂碾压而去,同时争锋相对的大喊道:“本官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就是取了一具死尸上的脑袋,本官就是做了,那又如何?你又能奈我何?”

    陆判一身阴神官服鼓荡,一脸络腮胡子炸起,那如渊如狱的气势席卷整个大堂,那些普通的捕快已是瑟瑟发抖。

    就连左千户,宁采臣等人此刻也只是苦苦支撑,无形的压力压得他们连喘息都困难。

    “这么说你是招认了?陆之道的口供都记下了吗?”然而面对陆判咄咄逼人的气势,周昂却是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他看向左侧那个大理寺文官,竟然就将陆判刚才的话当作口供了。

    “记.....都记下了.....”那文官握笔的手不断抖动,艰难的在卷宗上写下一段话,说话已是结结巴巴。

    “好,既然人证物证齐全,疑犯又当堂招供,那么本官就宣判了。”周昂左手再次拿起惊堂木,惊堂木没有落下,他先是盯着陆判认真的说着。

    “啪。”下一刻惊堂木落下,周昂神色庄严。

    此刻陆判反倒没了先前的暴怒,而是有些不屑和好笑的看着周昂,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等着周昂宣判。

    “地府判官陆之道,依仗神通扰乱人间,私自盗取尸首,如今人赃俱获,其罪成立,本官大理寺卿,按律判处陆之道杖责三十,即刻行刑。”拍下惊堂木,周昂豁然起身,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的庄严郑重。

    “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本官就站在这里,我看你如何行刑?”陆判已是怒极而笑了,他一脸不屑的看着周昂,双手一背,就那么趾高气昂的站着。

    周昂神色冷峻的看着陆判,倒是没了刚才宣判时那般庄严神圣,声音也明显比先前小了一些的说道:“天地阴阳各行其道,管你是上神还是阴神,扰乱了人间秩序便要受到责罚,今日这板子你是逃不掉的。”

    话音一落,虚空之中猛然响起一声巨大的吼叫声,这声音直透灵魂,然而只有修道入门,神魂能够出窍的修士才能听到。

    下一刻京城上方的虚空中,象征着王朝律法的獬豸一跃而起,直接落在了大理寺的大堂之上。

    这头形似麒麟的法兽脚下踏着祥云,一身鳞甲抖动,仿佛一册册古老的法典在翻动,那金色的双瞳死死的盯着陆判,口中发出低沉的嘶吼。

    “王朝法兽.....想不到你竟然能调动王朝法兽,倒是有些小瞧你了。”被法兽獬豸虎视眈眈的盯着,陆之道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郑重的神情,不过他毫不慌乱,只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周昂一眼。

    下一刻陆之道双拳紧握,身上的气机锁定了法兽獬豸,而后一脸不屑的对周昂说道:“然而就凭一头没有灵智的畜生,就能奈何我吗?”

    陆之道对法兽獬豸毫无敬畏,甚至他刚说完这句话,便大步踏上前去,巨大的拳头直接朝着法兽獬豸砸去。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这一人一兽就在大堂之上斗了起来,陆判每一拳都砸在法兽身上,砸的那些鳞甲一阵颤抖,虽然法兽极力还击,却明显要弱于陆判。

    周昂看着法兽渐渐落入下风,脸上却并无慌乱之色,似乎他对此也早有预料。

    只见周昂对着左侧一抓,那卷记载着陆判盗取尸首案的卷宗便落在身前的堂案上。

    下一刻周昂掀开右手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盒,而后伸手一抓,从木盒中抓出一方拳头大的金印。

    接着金印被重重的按在了卷宗之上。

    金印自然就是代表大理寺最高权力的印信,卷宗盖上印信,这案子也就算完结了。

    就在金印落在卷宗上的刹那,虚空之中又响起一声龙吟,听到这龙吟之声,陆判脸上也顿时露出了惊恐之色。

    下一刻只见一只巨大的金色龙爪从虚空中落下,龙爪五指张开,仿佛龙爪之中就是天地。

    龙爪一张,顷刻间就将陆判给抓住了。

    接着龙爪轻轻一提一甩,陆判强大的元神直接被丢进了那座雕像之中。

    “不.....不......我乃地府阴神,你如此羞辱我,是会遭到报应的。”下一刻陆判不甘的声音从雕像中传出。

    金色龙爪只出现了刹那,然而等到它又缓缓收回消失不见,陆判的元神依旧被禁锢在雕像之中。

    此刻陆判也真的慌了,原本他也是受人间供奉的阴神,加上又没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那王朝法兽对他并无克制。可是陆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是揍了一顿法兽,竟然惹到了气运金龙。

    这气运金龙代表着整个王朝气运,是亿万人族人道气运凝聚而成,就连圣人也不会去招惹这气运金龙。

    在气运金龙之下,他这个地府阴神也只有任由拿捏。

    “府君救我。”慌乱之中陆判喊出一句,似乎在向什么人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