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05章 宁采臣的面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朝天子一朝臣,十五年前景安帝登基,何显就是从龙功臣。

    而今十五年过去了,何显也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勋贵了,他代表的也不再是自己一人,更不是武强侯府一家的利益。

    十五年可以让人改变很多,更能让人的欲望无限膨胀。

    景安帝在位,太子注定不会与何显走到一起,所以他选择了七皇子,一个母妃出身于武勋贵族家的皇子。

    七皇子今年不过十岁,何显想要的自然不是继续做从龙功臣,而是一个可以在背后擒龙的无冕之王。

    何显想要的,景安帝如何不知道?

    或许景安帝无力扭转乾坤,让大宁朝出现中兴之势,但他可以留下一点希望,让后来的继任者有着中兴的可能。

    这种完全不同的出发点,注定让景安帝和何显这对守望相助十几年君臣最终站在对立面,而这也是大多数时候皇位更替出现的必然结果。

    景安帝向群臣问了一句,可群臣无一人回答。

    皇极殿中异常安静,清晨的阳光从殿门洒落进来,那光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仿佛时间被无限的拉长。

    “嘎嘎......喳喳......”皇极殿外响起几声鸟叫声,从殿外打破了安静。

    然而就在这鸟叫声响起的刹那,周昂看到隔着自己几个位置,一位身着大红袍的二品大员上前一步。

    “陛下,臣以为兴建伯说的有道理,城防司糜烂已久,已到了难堪重任的地步,京师城防重任当另建新军接管。”此人五十出头,须发浓密乌黑,一开口竟然站在了周昂一方。

    周昂看了此人一眼,心中顿时了然,更是明白了,刚才那几声看似不经意的鸟叫声,恐怕不是偶然。

    此人名叫卫纪年,正是六部尚书之一的兵部尚书,另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阉党的人。

    “启奏陛下,臣也赞同卫尚书之言。”下一刻又一个官员开口说道。

    不过此人出现倒是让周昂有些意外,因为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邻居太常卿王吉。

    “陛下,臣反对。如今国库空虚,哪里还有钱粮来另建新军?巡防司腐败大可换一批统领,相信上行下效,只要换上一些正直清廉的,短期内就可改变城防司的风气。”眼看越来越多朝臣赞成裁撤巡防司,终于有一个三品武官出来反对了。

    而随着这位代表武勋集团出现,整个朝堂顿时乱哄哄的一片,顷刻间各抒己见,一些人更是面红耳赤的吵了起来。

    “肃静,肃静!”景安帝身旁的太监一连喊了两声肃静,这才将殿中的声音压下。

    “现在你们一半的人要裁撤城防司,一半的人要保留城防司,那不如朕来给你们说个主意。”忽然景安帝语气有些愠怒的说道,显然也觉得这件事令人头疼。

    “恭请陛下圣裁。”下一刻满朝文武齐齐躬身,不管景安帝说的什么办法,大家满不满意,现在都要先听他说了。

    景安帝目光扫过大殿,看着殿中尽皆低头躬身的百官,脸上流露出难以琢磨的神情。

    片刻后,大殿里响起景安帝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你们一些人想变,一些人不想变,那就将城防司拆分为五城城防司,以后东西南北中五城互不统属,至于这五位城防司统领由谁来当?你们自己上折子举荐吧,退朝。”

    景安帝话音一落,便有些气愤的一甩衣袖走了。

    “陛下圣明。”这一次所有人都表现得心悦诚服,而景安帝这个安排,其实正是顺了大多数人的意愿。

    至于上书推举五位巡防司统领,其实就是将城防司这块蛋糕重新分给几大派系。

    满朝文武也都知道,有资格上书举荐的就那么几位,那些存在感不高的官员,也不会真傻到自不量力的去举荐五城巡防司统领。

    代表武勋的何显肯定会推举几个人,阉党自然会有人上书争夺其中的位子,而后文官集团也会借这次机会,至少安排一个自己的人,最后还剩下一两个位置,自然是留给周昂的人。

    看着慢慢散去的满朝文武,周昂心中也是感悟颇多。

    特别是景安帝那看似无奈,实则游刃有余的手段,让周昂也是佩服不已,这权利的制衡之道确实被景安帝玩的炉火纯青。

    出了皇宫已是正午,周昂也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大理寺衙门。

    随着周昂办了杨大年的案子,加上今日朝堂之上出其不意的瓜分了城防司权利,一些人已经认识到,这位兴建伯不仅在朝堂站稳了脚跟,更是慢慢的形成了一股自己的势力。

    而今一些不得志的官员,也开始打起了投靠周昂的心思,就连大理寺中,原本泾渭分明的两派,也有一些人生出了别样的心思。

    大理寺正堂之上,此刻周昂坐堂,堂下站着大大小小数十位官员。

    这大朝会之后,各部衙门通常也会再开个小会。

    安排安排布置布置,这该有的过程还是得有。

    周昂目光在秦颐岩和杨宁脸上来回移动,片刻之后竟然一脸笑意的站起身来。

    他绕过宽大的堂案,来到了这左右少卿身前。

    两人见周昂靠近,都是将身子躬得更低,不久前两人或许还会轻视周昂,可现在连几大派系的领袖都对周昂敬畏三分,更别说他们两个小卒子了。

    “呵呵,本官在这里先恭喜杨大人了。”忽然周昂一脸笑意的朝着杨宁拱手,一句话弄得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这何喜之有啊?下官不明白大人的意思?”杨宁一脸错愕的看着周昂,他也是刚才亲历朝会的,现在看到周昂他心中还真有些胆怯了。

    周昂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大有深意的看了杨宁和他身后的人一眼,这才再次说道:“浙江提刑按察司的按察使一直空缺,昨日本官已经上书皇帝,举荐杨大人为浙江按察使了。估计今天晚些时候圣旨就该到杨大人府上了。”

    “什么?浙江按察使?”杨宁闻言神色大变。

    提刑按察司乃一省最高司法部门,其按察使更是从三品文官,虽然各省按察使名义上受大理寺节制,但论品级也与大理寺卿相差不大了。

    “杨大人一跃成为三品大员,可喜可贺啊!”周昂再次说道,更是拱手对着杨宁施礼。

    周昂话音刚落,堂中其他官员也是纷纷上前向杨宁道贺,一些人更是玩笑的说着要杨宁请客。

    此刻杨宁心中却是气的直骂娘,谁都知道浙江是周昂的地盘,那里更是山高皇帝远,自从吴王叛乱后,淮西党的势力在浙江早就一点不剩,如今周昂将自己安排到浙江,这可比明升暗降更加可怕。

    明明心中骂娘,可杨宁脸上还得装作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谢大人栽培,大人的提拔之恩,下官一定铭记于心。”

    “嗯,现在去交接吧,吴寺丞你先接手杨大人的公务,过几日新的右少卿就到了。”周昂对杨宁摆了摆手,直接安排起了交接的事,倒是一刻都不给杨宁多待的时间。

    “时间紧迫,杨大人请吧。”吴侍御上前催促,所有人都知道,从今以后周昂算是彻底掌控了大理寺了。

    至于还有一个左少卿秦颐岩,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算他以后还留在大理寺,也只会成为一个摆设。

    很快大堂之中人群散去,周昂又坐回到堂案后,直接在大堂上就开始写起了奏折。

    没过多久,宁采臣和贺康便联袂来到了大堂之上。

    “来了?”周昂继续写着,头也没抬的说道。

    “见过大人。”两人躬身行礼。

    “折子我已经写好了,宁采臣你去做巡防司统领,虽然这只是一个五品武官官职,但位置特殊,对我们至关重要,你需要尽快掌握手下的军卒。”周昂放下毛笔,对着奏折吹了口气,而后直接开口说道。

    “属下明白,我有的是办法收拾那些**。”宁采臣郑重的说道,这么久了倒是难得的看到宁采臣严肃了一次。

    “贺康,你以后就是大理寺右少卿了,这衙门里的事,我可就都交给你了。”周昂又看向贺康,一脸笑意的说道。

    “啊?右少卿?这可是正四品的官职,我这也升的太快了吧?”贺康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贺康原本也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秀才,甚至因为瑞云连祖产都卖了个精光,可自从跟了周昂,才短短半年时间,他竟然已经成了大理寺右少卿,堂堂正正的正四品京官,这一切对贺康来说真的就像做梦一样。

    “这么说老贺比我还官高一品了?那这个月的酒钱得你出了,四品的俸禄肯定比我这五品的高吧?”然而原本还其乐融融的气氛,又被宁采臣的一句话彻底打破。

    贺康瞪了宁采臣一眼,而后一脸嫌弃的说道:“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好歹也是一个五品官了,一个月酒钱能有多少?”

    “呵呵,咱说的不是那种酒嘛?你懂得。”宁采臣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懂你个鬼。”贺康越发一脸嫌弃的样子,他知道宁采臣说的什么,但是贺康有了瑞云,哪有心思在外面花天酒地,只有宁采臣孤身一人到处浪。

    周昂看着两人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看向宁采臣的眼神却有些特别,似乎在心中挣扎了片刻,周昂才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还忘不了聂小倩,其实你们的缘分并未尽,只是时候还未到而已。”

    “大人......你说的可是真的?”宁采臣神色大变,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反倒变回了那个曾经的样子。

    周昂看到宁采臣的样子也是心中叹息,他如何不知道宁采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都是因为聂小倩。

    宁采臣看起来随时都开开心心,甚至时常搞怪,引得周围的人哄堂大笑。但周昂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或者说是宁采臣为自己带上的面具,为的只是隐藏心中对小倩的思念。

    别人都以为宁采臣慢慢忘记了小倩,只有周昂知道,宁采臣不仅没有忘,反倒越发的对小倩一往情深。

    “我的修为有限,能推算到也只有这么多,但是我可以保证,这是真的。”周昂无比郑重的说道,宁采臣是他的下属,也是他的朋友。

    “多谢大人,我明白了。”宁采臣也是无比郑重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周昂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了,今晚你们暂时先别走,陪我一起审个案子。”周昂不知道宁采臣是真的解开心结还是假的,但他也不可能一直纠缠在这件事上,便开口说起了另一件事。

    听到周昂说晚上要审案子,两人都是一脸好奇,还是宁采臣忍不住问道:“什么案子要晚上来审?”

    “审地府阴神,自然要晚上了。”周昂微微一笑的说道。

    就在周昂说出这番话时,一顶精致的软轿从大理寺的侧门进入,很快姜小昙从轿中走出,来到了大堂后的隔间之中。

    与此同时,昌平巷的周围,一个个乔装的大理寺捕快在这里守了一天,左千户更是一整日都盯着朱家,只等天一黑就去拿了朱尔旦和胡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