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02章 夜会陆之道(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有什么怪事?”看到左千户神秘兮兮的样子,周昂对朱尔旦越发好奇了。

    左千户连忙喝了口茶水,而后继续说道:“原本朱尔旦之妻胡氏,是个皮肤黝黑姿色中下的妇人,可是就在数日前,那胡氏竟变成了一个美貌绝色的女子,据街坊邻居说,胡氏相貌大变,但性情言行并未改变,认识她的人也都说那就是胡氏。”

    “什么?突然就变漂亮了?”周昂站起身来,隐隐想到了什么。

    “嗯,属下没有见到胡氏,不过从那些街坊邻居口中,对胡氏的美貌赞不绝口。”左千户还有些恍惚的样子,他办案近十年,要数最近遇到的怪事最多,这些情况他也是从未遇到过。

    “知不知道朱尔旦家在何处?”周昂忽然问道。

    “知道。”左千户很干脆的答道。

    周昂顿了一下,而后说道:“现在带我过去。”

    很快周昂换了一身常服,便与左千户离开了伯爵府,不过走之前周昂还让管家准备了一些酒菜,左千户在前面引路,后面还跟着两个下人提着食盒和酒坛。

    此刻天色已暗,街上的行人不多,而昌平巷也只是寻常百姓居住的地方,这里一到晚上便门户紧闭,并不宽敞的巷道中看不到几个人。

    “就是那里。”巷口处左千户指着顺数的第五户人家。

    周昂看到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小院,院墙斑驳木门也显得有些破旧,只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只是一个一进的小院子。

    “你就不要跟来了,在这里等我。”周昂看了一眼左千户,见左千户那一身装扮太过显眼,便吩咐他不要跟来。

    左千户点了点头,而后向巷子一侧走出几步,就很自然的隐入黑暗之中。

    周昂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衣衫,随后便带着两个随从向朱尔旦家走去。

    朱家门外,一个随从叩响了朱家的门户。

    很快,从朱家院内就传出一个声音,声音是一个女子发出的,嗓门略微有些大,就如寻常人家的妇人。

    “什么人啊?”妇人在门后问道。

    “可是朱尔旦朱秀才家?我叫余三,昨日承蒙朱兄相邀享用了酒菜,今日特登门拜访。”周昂一脸笑容的在外答道,依旧用的余三这个假名。

    “小明,有个叫余三的找你,说你认识。”下一刻周昂就听到院内又传出那个妇人的声音,她隔着老远喊着。

    周昂已经从左千户那里知道,小明就是朱尔旦的字。

    不过听着妇人直呼朱尔旦的字,周昂总感觉怪怪的,这种妻子直呼丈夫字的他倒是第一次遇到。

    很快周昂听到院内又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院门打开,便看到一脸笑容的朱尔旦。

    “没想到余兄竟然能找到寒舍,正好今日我与陆大哥秉烛夜饮,余兄快快有请。”朱尔旦依旧是那副自信从容的样子,他看着周昂显得非常高兴和好客。

    周昂明显闻到朱尔旦身上有一股酒气,而且他注意到,朱尔旦口中提到了一个陆大哥。

    “哈哈,朱兄还是如此豪爽,我也准备了一些酒菜,今夜不醉不归。”周昂也是笑着说道,同时从两个随从手中拿过食盒和酒坛。

    “你们两个先回去,不用等我了。”周昂拿过食盒酒坛就对两个随从吩咐。

    朱尔旦看了一眼周昂手中的食盒,而后笑容更盛的将周昂迎了进去,至于先前那个妇人,周昂估计就是朱尔旦之妻胡氏,不过开门后胡氏就返回了正堂,到现在周昂还没看到她的正脸。

    周昂跟在朱尔旦身后,看到不远处的正堂之中烛光明亮,桌上确实摆着酒菜,而窗户后还明显有个人影坐着,应该就是朱尔旦口中的陆大哥。

    陆大哥,陆判?周昂心中已经不禁将这两个人联系起来。

    “陆大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余三余公子,昨日在十王庙认识的。”朱尔旦先一步跨入正堂,一进屋便对着那个坐在酒桌前的人介绍起周昂来。

    下一刻周昂也跟着走了进来,目光所见便看到了朱尔旦口中的陆大哥。

    这是一个面色微黑,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大汉,他穿着不俗,面相气质也非常威严。

    “余公子?”陆姓中年也看到了周昂,不过当两人目光对视时,陆姓大汉眼神之中明显有些惊讶。

    “在下余三,见过陆先生。”周昂将食盒酒坛放在桌上,微微躬身对陆姓大汉一拜。

    见周昂主动行礼,陆姓大汉连忙起身,而后回礼说道:“在下陆之道,见过余公子。”

    “陆之道?先生可与幽冥地府陆判同名啊!”周昂一愣,没想到这个陆姓大汉直接说出名字,而名字正好与陆判一模一样。

    “哈哈,同名而已,余公子这名字恐怕也有无数同名吧?”陆之道爽朗的一笑,而后大有深意的看着周昂说道。

    “二位快快请坐,三娘,还不拿碗筷来。”朱尔旦见两人开口就处处机锋,连忙拉开板凳,请周昂坐下。

    朱尔旦一喊,那胡氏就拿着碗筷和酒具来了,此刻周昂也终于看到了胡氏的面貌。

    果然这胡氏就如左千户说的那样,是个少有的绝色佳人,尤其是那一张脸,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不过看到这张脸,周昂又想到刚才胡氏说的那几句话,无论是声音还是语气或者说话的方式,好像都与这张绝美的脸不符。

    “余公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瞧瞧这食盒都如此精致。”胡氏为周昂摆上碗筷,又很自然的打开周昂带来的食盒,取出其中菜肴。

    此刻周昂近距离的观察着胡氏的一举一动,确实感觉她只是一个寻常的妇人,既没见过世面,也不像是那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三娘你先下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朱尔旦也在看着周昂,他对于周昂一直盯着胡三娘到也不以为意,因为从胡三娘变漂亮以后,见过胡三娘的男子大多如此,他倒也习以为常。

    “那妾身先回房了,你们也别喝得太晚。”胡氏看着朱尔旦叮嘱一句,倒是很听话的便离开了。

    等到胡氏离开,三人都是下意识的对视一眼,倒是朱尔旦率先举起酒杯说道:“来来来,朱某先敬二位一杯,人生苦短,能与二位相识,便是我朱尔旦的福分。”

    周昂和陆之道跟着端起酒杯,都是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这朱尔旦言谈举止风流豪迈,是那种很自然就能调动情绪的人,三言两语倒是让三人其乐融融。

    三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周昂发现朱尔旦思维敏锐,不管是什么诗词文章,还是历史典故都信手拈来,而那陆之道更是学贯古今,无论说什么都能对答如流。

    虽然只是粗浅的交流,却也让周昂感觉道,以朱尔旦的学识和才智,八月秋闱的解元还真有可能就是他的。

    “听陆先生之言,似乎对那阴司之事颇为了解,不过我听说,如今天地失序,连地府都有些混乱了,更有地府阴神干扰阳世之事,不知陆先生对此怎么看?”酒过三巡,周昂忽然开口说道,这一句说出,陆之道和朱尔旦都是微微一愣。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愣,而后陆之道便很自然的说道:“阴阳各行其道,地府阴神怎么可能干扰阳世,即便偶尔显化,也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事罢了。阳世糜烂,都是世人堕落腐化,这世道还不是人自己一手造成的?”

    陆之道说的随意,看向周昂的目光也大有深意。

    “说的好,只是有些事情或许在那阴神眼中是小事,可在阳世就是大事了。”周昂饮了一口酒,通过与陆之道的交谈,他也大概了解了陆之道的为人。

    “哈哈哈哈,二位谈得太过遥远了,咱们生而一世,先要自己活得好,再去考虑其它,这天下不公之事多不胜数,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朱尔旦带着三分醉意说道,这话说的倒也看似洒脱不羁。

    周昂看了两人一眼,而后依旧面露笑容的说道:“时候不早了,余某就先告辞,二位尽兴。”

    “余兄这就走了?”朱尔旦闻言有些意外,他感觉先还聊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

    “我明日有事还需早起,今夜可不敢宿醉,扫了二位雅兴还请见谅。”说话之时周昂已经起身,不过还是对两人表示了歉意。

    随后朱尔旦和陆之道将周昂送到门口,两人见周昂走后,便又返回屋内继续畅饮,倒没有因为周昂的突然离去而扫兴。

    只是又过了一会,陆之道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这个余三是大贵人,不过性子有些迂腐,与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你以后少与他往来。”

    “小弟听陆大哥的,来我们继续。”朱尔旦很随意的答道,对此事并不在意。

    周昂走出昌平巷,左千户很快便跟了上来。

    “大人有什么发现?”左千户在外等了大半个时辰,闻到周昂身上有一股酒气,便好奇的闻道。

    “明日夜晚这个时候,你带人将朱尔旦和胡氏押到大理寺正堂来。”周昂边走边说,没有提及在朱家发生了什么,而是直接吩咐左千户明晚抓人。

    “啊?这两个人真的犯事了?为何要等到明晚?”左千户更加好奇,他不明白为什么不现在抓,而要等到明天晚上。

    周昂继续走着,脚下明显快了许多,好像有什么急事赶着回府一般。

    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左千户:“他们两人倒没犯什么大事,只是本官明晚要夜审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