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章 春雷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昂的脑海中还回荡着“妖魔易降,人心难测!”的话,等他回过神来时,早已没了周秀儿的身影。

    将人字墨宝贴身收藏,那句话在周昂脑海中还挥之不去。

    周昂感觉似乎周秀儿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告诉自己这句话才是真正的目的。

    对于妖魔易降周昂难以理解,毕竟他还没有见过妖魔,更不谈降服了。

    而人心难测周昂倒是有了很深的理解。与其说理解不如说切身体会!

    周昂无法知道,已经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的那位烽烟将军,是不是真的喜欢过自己的母亲?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因为出身卑微,加上生下了自己这个男丁,而受到大夫人的迫害,最后母亲在悲愤与绝望中去世,而自己那位父亲却一直无动于衷。

    后来周昂才知道,只因为大夫人的娘家是军中领袖武强侯府。

    一直以来周昂就是周府的一个笑话。

    他出生卑微,加上生性木讷,读书不行,练武也没有丝毫成就,更是得了一个“周木头”的绰号。

    周昂也知道,现在自己依然是京都的一个笑话。

    历来将门子嗣都不屑参加科举,而烽烟将军之子却成了进士,这便是天大的讽刺。

    而阉党担心自己真的投靠了文官系,就给了自己一个县令的官职。

    在外人看来,便是一甲前三的状元、榜眼、探花都不一定能得到七品县令的实职,而自己一个最后一名却捡漏到了七品县令,成为一县之尊。

    可这个郭北县令,其实就是阉党要自己的性命!

    周昂能感觉到,在自己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甚至在那高墙大院之中,“周木头”能活多久?已经成为了达官显贵取乐的赔率。

    周昂走的很轻松,一个灰布包袱,里面只有一套换洗的衣物和朝廷的任命文书,是他的全部身家,一柄有些旧的油纸伞,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

    郭北县位于金华府,出了京都向南还有两千余里。

    周昂没有马,也雇不起马车,他这徒步而行,少说也要走一个半月。

    而出了京都所在的京兆尹后,周昂才深切的感受到这个世道是何等的黑暗与混乱。

    周昂所见,皆是各府县横征暴敛,豪强地主巧取豪夺,军队私设关卡,山头盗贼林立,百姓流离失所。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背后却是无数黎民的幸酸与血泪,更有荒冢野坟中无数的尸骨。

    “圣贤有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管我因何做了郭北县令,既然为官一方,便要造福一方,我便先从管好郭北县开始吧!”周昂一路的目睹,加上时常观摩那个蕴含浩然正气的人字,心中不断的坚定了做个好官的想法。

    这一月以来,周昂一边走也一边开始修炼记忆中的一些功法。

    在周昂已觉醒的记忆中,有许多修道入门的观想之法,如《白骨观》《宝塔观》《金刚观》都是简单易入门的观想之法。

    可是这些本应该最简单的入门之法,周昂却是始终不得入门。

    神魂修炼难入其门,不过武技修炼周昂倒是有不小的收获。

    在周昂的记忆中,有一套名为《剑势》的武技功法,这套功法有别于一般的武技,它不重招式,而更重气势。

    这套武技也不需要日积月累的苦练,它只有拔剑与出剑两招,最重要的便在一个势字上。

    这种武技对悟性心性要求自然是极高,虽然神魂修炼没有进展,但周昂对势的运用却已初窥门径。

    手中没有刀剑,周昂便随意取了一节树枝。

    右手紧握树枝,按照《剑势》中的要领,迅速从腰间抽出树枝。

    树枝抽出如同宝剑出鞘,竟响起了剑鸣之声,树枝顺势而出,下一刻竟在身前巨石上留下了一道手指深浅的剑痕。

    只不过周昂手中的树枝也同时碎裂,断成了无数碎屑。

    “我这些记忆果然非凡,不过半月时间,已经从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拥有了杀人的本领。一招拔剑便让我有了自保之力,也不知神魂修炼之后是何等神妙?”看着巨石上的剑痕,周昂心中思绪万千,有了一些力量后,心中倒也多了几分底气。

    越往南走春意越浓,一月之后已是初春,而周昂距离金华府也只有不足百里了,约莫着再有四五日便能到郭北县上任。

    “翻过这将军岭,便是一马平川了,眼看天色已暗,不如今夜便在将军岭过夜。”山岭之中周昂看到不远处有一处破败的残垣,再看已渐昏暗的天色,他便停下了脚步。

    周昂一路走来都是风餐露宿,对于夜宿山头这种事情他早已习以为常。

    在来之前周昂已经打听过,这座山头名为将军岭,也不知是什么朝代有位将军在这里阵亡了,后来山上修了一座将军庙,这山头便有了将军岭的名字。

    眼前这片残垣断壁,正是昔日的将军庙。

    然而除了还有些房屋的轮廓,已经看不出来这里曾是一座庙宇了。

    院中只有一座墙体破损严重,屋顶摇摇欲坠的房屋,看样式倒有些庙宇的痕迹。

    只是破屋之中周昂没有看到任何塑像,连牌位香炉之类的东西都没有。

    有的只是密密麻麻的蛛网,和墙角一堆枯枝干草。

    “这里应该时常有人落脚,倒省了不少麻烦,可以将就睡上一夜了。”看到那堆铺的还算整齐的枯枝杂草,周昂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很快周昂升起一堆火,端坐在枯草堆上,习惯性的拿出来人字墨宝。

    这人字墨宝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周昂发现每一次观摩,人字的形态和气势都有不同。

    “也不知这位大儒究竟是谁?竟然将人的正直不屈、勇敢果毅、甚至胸怀苍生的意念全部融入了这一个字。与这位大儒比起来,读书一道我也尚未入门。”周昂越看感触越多,他甚至心中有种错觉,这个人字中的气势似乎可以融入到《剑势》之中。

    只是周昂自觉实力还不足以将人字气势融入剑势之中,这也只是一个想法罢了!

    “轰隆隆.......”就在周昂出神之际,忽然天际一道惊雷乍起,将周昂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一片漆黑,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大片乌云,原本稀疏的月光也被遮挡殆尽。

    “春雷起,春雨至.......看这天象是要下雨了!”周昂低声自语的说道,脸上多出了些许无奈。

    春雨虽然不至于下的太大,但在这荒郊野外遇到下雨也是很不幸的。

    周昂无奈的起身,顺手拿起了那柄旧油纸伞。

    就在周昂起身的同时,一道闪电划过,让整个破庙瞬间明亮了刹那。

    “按照记忆中的说法,若能将神魂遁入春雷之中接受雷霆洗礼,便可令神魂由阴转阳,那样即便失去了肉身还能神魂转世保持记忆不灭,莫非我前世便是一位鬼仙?”周昂忽然对春雷好奇起来,下意识的拿着油纸伞走出了破庙。

    破庙外一片漆黑,不过偶尔划过的闪电还是让周昂看到了满地的杂草丛生。

    一滴细雨正好落在周昂的脸颊上,下一刻稀疏的雨滴开始不断落下,春雷之后春雨如期而至。

    闪电与雷霆交织,不断照亮夜空,又发出滚滚轰鸣之声,周昂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雷霆如此之近。

    又一道闪电划过,这一次闪电就是奔着将军庙而来。

    只是在闪电照亮的刹那,周昂看到在一处残垣下,一抹雪白的颜色格外惹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