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092章:我答应过你我会穿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眠眠,你还记得之前下雨,电梯停止运行,你爬楼梯时唱过的歌吗?”封北霆忽然开口,却不是催促她。

    “我唱的歌……”

    姜亦眠陷入回忆。

    她当时貌似哼哼周董的“蜗牛”了。

    啊……

    嫌她走的慢就直说啊,这么拐弯抹角的犯得着嘛!

    这种阴阳怪气的就应该先掐死再说。

    刚想翻个白眼儿,姜亦眠的身体先大脑一步否定了这个指令。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太容易对封北霆卸下心防了。

    只要他朝她笑,用那种自然熟稔的语气同她讲话,她就会不自觉的像从前那样和他相处,忘了防备和警惕。

    她大概是疯了!

    “眠眠?”

    姜亦眠回神,深吸了一口气朝他走去。

    伸头是一刀,缩尾也是一刀,她豁出去了!

    大步流星的走到床边,她“唰”地一下将被子全部掀开,爬上床之后她往靠右边的床沿那一缩,用后脑勺朝向封北霆。

    在察觉到对方从后面靠近的时候,她又“腾”地从床上坐起,用尽量的语气说,“哎呀!我还没定闹钟呢,明天得早起!

    我手机呢,我定个闹钟。”

    “早起做什么?”

    “当然是去找我师父和Colby医生了,毕竟我来这是为了交流学习的嘛。”姜亦眠回答的十分随意,仿佛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如果忽略她冰寒颤抖的指尖的话。

    封北霆垂睫,眼底有一闪而逝的幽光。

    揽着姜亦眠的腰将她按回床上,他的手从她颈下穿过扣在了她的肩膀上,让她枕在了他的肩上。

    “诶……”

    “不用闹钟,明早我叫你起来。”

    “真的?!”

    “当然,我不会骗你的。”只是叫你起来,至于起来之后的事就得到时候再说了。

    “……”

    姜亦眠心想,你骗我的还少嘛!

    心情忐忑的被他抱在怀里,姜亦眠的心擂鼓似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

    不过很快,这位少爷就为它们找到了位置。

    将她的手按在了自己腰间,封北霆满意的笑了,伸手要去关灯。

    他的手臂横在姜亦眠面前,她刚好看到了他手腕上的牙印。

    其实痕迹已经很淡了,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原本很难发现,只是因为姜亦眠白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牙印和他腕上的相似,因此刚刚就留心看了一下。

    那道齿痕已经不似初时那般清晰可辨,但轮廓还在。

    待她要细看时,灯光却恰好熄灭。

    卧室瞬间就陷入了黑暗。

    姜亦眠所有的所知所觉,都来自身边躺着的人。

    也许是黑暗给了她一丝勇气,又或许她只是因为看见了那道牙印所以才决定问出心底的疑惑。

    “封北霆,你手腕上的牙印是怎么回事?”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异常冷静的响起。

    “你咬的。”

    封北霆的声音懒洋洋的,醉了一般。

    相比之下,姜亦眠就清醒多了,“什么时候?!在哪里?我为什么那么做?”

    “嗯……”他抵在她头上的下颚轻轻蹭了蹭,猫一样,“记不清了……大概是为了撒娇吧……”

    “……”

    我可去你的吧!

    就知道撒娇!

    沉默了约莫有几分钟,姜亦眠不清楚具体的时间,她是估计的。

    “封北霆?”她试探的唤了一声。

    他没应声,似乎已经睡着了。

    呼吸浅浅,气息拂过姜亦眠的额头,很轻柔的。

    “封北霆?”她又叫了他一声,搭在他腰间的手扯了扯他的衣服。

    她知道他肯定没睡着,这会儿多半是在试探她。

    果然,他握住她的手,给了回应,慵懒的“嗯”了一声,微微上扬的语调,像是疑惑,又像是在调情。

    那种感觉……

    就像有人拿着一根羽毛,拂着你心尖上的痒。

    姜亦眠想,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太过诡异,她说不定会被他撩拨到。

    收敛心神,她用近乎讨好的语气对他说,“我还不困,想玩会游戏。”

    她想拿回手机。

    封北霆侧过身搂着她,对她的真实目的毫无所觉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说,“睡不着?”

    “嗯。”

    “想玩游戏?”他的语气中似乎夹杂了一丝笑意。

    “……嗯。”姜亦眠明显迟疑了。

    她的话音方才落下,封北霆环在她腰间的手就忽然收紧,彼此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她的手横在身前,但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温热的唇轻轻拂过她的耳垂,见她瑟缩着身子猛地躲开,封北霆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低声笑了。

    音色很沉,是那种令人心安的笑,可姜亦眠听了只觉得惊心。

    这厮又想干嘛?!

    封北霆捞回她,轮廓线完美的下颚担在她的肩上,“眠眠害羞了……”

    姜亦眠:“……”

    她没有害羞!

    她那不是害羞!

    是害怕!

    把玩着她肌肤细嫩的手,封北霆极具耐心的问她,“你想怎么玩?

    是我来?还是你来?”

    “……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来,就是我玩你,你来,就是你玩我,不懂?”他含着她的耳垂,声音像一条小虫又轻又慢的爬进她的耳朵里,酥酥麻麻的。

    “……”

    你是魔鬼吗?

    封北霆不知道姜亦眠的腹诽,拉着她的手勾住了他nei裤的边缘,声音轻的像是只能说给她一个人听的小秘密。

    “眠眠,你摸出来了吗,这是你买给我的那条。”他又笑了,“我答应过你我会穿的。”

    “……”

    她在思考。

    如果她现在把封北霆踹下床,他是会选择睡了她还是废了她。

    实在是受不了了!

    真的,他这么不奸不杀的光调戏她,实在是太考验人的心理素质了。

    姜亦眠觉得,她距离精神崩溃就差一根头发的粗细。

    她猛地收回手,裤腰回弹,发出了极其细微的“啪”地一声。

    因为是夜里,卧室里又安静,所以那声音显得尤为清晰,他们俩都听得一清二楚。

    静——

    死一般的沉寂。

    姜亦眠的手还保持着刚刚收回来的动作,五指还没并拢,有点僵硬。

    距离精神崩溃的那段缝隙,已经被一根头发填满了。

    转瞬,封北霆的手覆了上来,与她十指相缠。

    呼吸渐沉。

    “眠眠……”他噙着她的唇,音色欢愉,“你这么含蓄的暗示,就不怕我不懂吗?”

    “……”

    她不怕他不懂,就怕他太懂。

    能够这么过度解读的人,他是她认识的第一个。

    “对、对、对不起……”姜亦眠挣吧着抽回自己的手,还得小心着幅度不能唤醒被子底下的野兽,“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崩的有点疼。”封北霆有些委屈的说。

    “之前被人捅刀子的时候都不觉得疼,现在居然有感觉啦?”明明知道不应该,姜亦眠还是忍不住怼了他一句。

    真当她啥也记不起来呢!

    谎言被戳穿,又被怼了一句,封北霆默然片刻,忽然泄气般倒在了姜亦眠身上。

    他还在不死心的继续掩饰,“位置不同,这里比较敏感。”

    姜亦眠:“……”

    所以呢,她还得让他弹回来是咋滴?

    她隐约觉得,封北霆下一句或许要说“你给我揉揉就不疼了”。

    而她是绝对不想给他这个机会的。

    因此赶在对方开口之前,她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不说这些了,我刚刚说想玩游戏指的是手机游戏。”

    封北霆没有立刻回答。

    黑暗中姜亦眠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她猜,他应该是在皱眉。

    他开口时,语气撕掉了几层伪装,“很晚了,玩手机伤眼睛。”

    “不会的,就玩一会。”

    “明天白天再玩,你要是实在不困的话,那我……”

    “困了!睡觉!”

    话落,姜亦眠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转过身拢紧了被子,手掌却暗暗紧握成拳。

    ------题外话------

    *

    ps:一看到这个标题就想起那条内裤的小仙女有木有O(∩_∩)O哈哈~冒个泡我瞧瞧~